《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198章:廂兵成軍


    天高氣爽,已進九月。

    早上秦觀起來,練了一通劍法,吃過早飯後準備去軍營看看,新招募的廂軍,已經安頓好,訓練了一個月時間,熊大說已經有些模樣,請秦觀去看看。

    一個月就有些模樣,秦觀有些疑惑,就算是現代,新兵入伍一個月,連隊列都還沒練出來呢。

    可洛依人卻叫住了他。

    “老爺,妾身想向老爺匯報一下接收郡王府產業的情況。”洛依人道。

    “咦,怎麼昨晚沒說。”

    “昨晚,昨晚老爺哪有讓妾身說話的機會,本想事後再說,可是最後妾身累的直接睡著了。”洛依人嗔道。

    秦觀一笑。

    兩人來到書房,洛依人拿出一本賬冊,放到秦觀麵前,一邊給他看一邊講解。

    “老爺,到現在為止,那些契約上的產業,我已經掌握了六成。”洛依人道。

    秦觀對洛依人的成績都感到驚訝,簡直是刮目相看,驚喜道:“哎呀,我的依人竟然這麼厲害,不到一個月就能掌握六成,給本老爺說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洛依人拿到契約後,冥思苦想,最後製定了策略,那就是盡量掌控這些大掌櫃,如果沒有這些熟悉產業的人掌控,這些生意怕是會一落千丈,這不是她想要的。

    至於如何做,就是以勢壓人、分而化之。

    洛依人找人搜集了八大掌櫃的性格和家庭,以及他們對郡王府的忠心程度,最先對那些容易突破的下手。

    洛依人先是找來八大掌櫃中的夏伯年,夏伯年今年54歲,掌管郡王府的田地山林和糧食買賣,做生意精明也有些謹小慎微,上次州府降低糧食價格的命令下來,夏伯年在請示了陶統領後,就以最速度將雄州的糧食價格降了下來。

    洛依人直接拿出契約擺在夏伯年麵前,夏伯年一開始驚訝無比,這時熊二以平統領的身份出現,告訴他,郡王府已經將這些產業送給了秦知府,問他是否願意繼續打理這些產業。

    夏伯年知道,自己要麼轉投秦知府,要麼選擇回家抱孫子,當即表示願意轉到知府這邊,幫知府大人打理這些產業。

    隨後洛依人將那些掌櫃的一個個叫來,掌管鐵石礦山、武器作坊的趙如圭,掌管酒樓妓館的童花娘,掌管酒水生意的穀智鑫,掌管藥材生意的肖子富,掌管毛皮生意的季宗齊,這六個掌櫃,洛依人或軟或硬或拉或打,一個個將他們降服。

    可是在掌管牧場和馬匹牲畜買賣的大掌櫃胡礪以及掌管與遼國西夏邊貿的大掌櫃孫承這,卻遭到了挫折。

    孫承嚴詞拒絕,很是硬起的說,沒有郡王的親口命令,他的生意不會交給任何人。

    至於胡礪,更是傲氣的不行,他甚至對洛依人說:“我乃是王府出來的老人,一輩子為郡王府服務,我不知道郡王是受了如何蠱惑,將產業全都交給了秦知府,不過我手的產業,你們卻是別想拿去一分一毫。”

    說完連熊二也不看,甩袖走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秦觀問道。

    “就是昨天,我調查知道,他們兩個最是難搞,所以放在了最後,妾身雖然已經做了準備,可最後還是失敗了。”洛依人對沒有能夠全部完成掌控產業有些許沮喪。

    秦觀摸摸她的臉,說道:“你做的已經夠好,超乎我的預期很多,他們兩個,就交給老爺來處理吧。”

    秦觀琢磨了一下,宋克與遼國西夏邊貿,其中或許涉及到很多灰色生意、走私,甚至更深層次的原因,所以孫承才會拒絕交出。

    至於胡礪,估計仗著自己是王府老人,囂張跋扈慣了,所以才會如此反應。

    秦觀帶著幾名護衛,來到軍營。

    熊大熊二帶著指揮使、都頭在門口迎接秦觀。

    這還是在招收新廂軍後,秦觀第一次來軍營視察。

    騎在馬上,秦觀看到軍營的規模已經擴大了好幾倍,無數軍卒正在操練,不過這些軍卒卻隻是穿著布衣,用青巾包頭,手拿著木杆長矛,很是簡陋。

    秦觀覺得這些廂軍,怎麼看怎麼像雜牌軍,甚至說是農民起義軍,哪有一點官府軍隊的樣子。

    秦觀站在高台上,一萬士兵在台下站好,接受檢閱,然後是操練隊列,最後還弄了一個五百人對的廝殺表演。

    秦觀點了點頭,隻一個月時間,能夠將這些原本的農民,變成可以聽懂命令的士兵,熊大熊二做的確實不錯。

    檢閱結束後,秦觀背著手,走在操場上,看著那些還在訓練的士兵,熊大熊二在身後陪同。

    秦觀問道:“軍營有什麼問題嗎。”

    熊大熊二對視一眼,回道:“確實有些問題。”

    “說說看。”

    “第一是軍官問題,現在這些軍官,都是我們兩個從那些廂軍中挑選出來的,說是指揮使、都頭,可是都沒有名分。”熊大道。

    “都是什麼來頭。”

    “都是以前當過兵的老人,甚至經曆過軍陣廝殺,不過後來因為各種原因退回鄉,這次因為人手奇缺,就把他們提拔起來了。”

    秦觀點點頭,很有種草台班子的味道。

    這個問題,秦觀也是無解。

    如果讓朝廷派人來,那這隻軍隊他不敢保證完全聽命於自己,如果用這些人,卻是無名無份的。

    最後秦觀說道:“你告訴他們,好好幹,等以後有機會,我一定上報朝廷,給他們一個出身。”

    “還有呢?”秦觀又問道。

    “還有就是夥食,如果想要速形成戰鬥力,就要加大訓練量,可是這就需要加強夥食,要不然士兵們頂不住。”

    秦觀點點頭。

    “這個可以直接解決,以後變兩餐為三餐,三天吃一回肉食。”秦觀直接道。

    別看三天一回肉食,這個標準在古代已經很高了。

    “少爺,還有就是軍械鎧甲,您也看到了,現在很多士兵,拿的還是一根棍子,連個矛頭都沒有,更別說兵甲了。”

    “一隻真正的軍隊,要有弓箭手、刀盾兵、槍兵這些最基本的單位,才能配合作戰。”

    “現在這隻廂軍,什麼都缺。”

    

Snap Time:2018-08-22 09:13:27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