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第786章:得寶後天靈根(18-05-22)      第785章:壓寨夫人(18-05-22)      第784章:隨地大小便者,殺!(18-05-22)     

第194章:請開始你的表演


    雄州到臨安的官道上,隊伍浩浩蕩蕩,秦觀和沈逸辰的車在最前麵,推官等官吏緊隨其後,後麵是百輛拉著糧食的大車,兩千廂軍緊緊跟隨。

    龐大的隊伍一進臨安,就引起了過路百姓的注意,紛紛躲避。

    在臨安縣城門外,縣丞顏博,何主簿、陳縣尉等縣衙官吏前來迎接,看到這龐大的隊伍都非常驚訝,當看到沈逸辰和知府秦觀一同下車的場景,幾人的臉色都有些微變。

    縣丞顏博,何主簿、陳縣尉拜見上官,秦觀打量了一下縣丞顏博,四十多歲的樣子,額頭有一道深深的皺紋。

    又瞅了瞅何主簿和陳縣尉,含笑點點頭。

    秦觀的和煦,讓所有人如沐春風,在後麵陪著笑。

    一行人來到縣衙,秦觀笑著對沈逸辰說道:“自打來到雄州,本知府還沒有正式升堂審理過案子呢,今天就借用你這大堂感受一番,如何。”

    陳縣尉湊趣說道:“那要不要下官給大人找出幾份案件卷宗,把原告被告叫來,讓大人審理一下。”

    秦觀笑笑:“不用不用,我們這的人就夠了,對了,把臨安縣的官員吏員都叫來,那樣效果更好。”

    陳縣尉趕緊跑出去叫人。

    不多時,縣衙的一眾官吏過來,拜見知府大人後,站在一旁。

    此時站在堂內的人,很多人心都有一個想法,這個新任知府,感覺很不靠譜啊,叫官吏過來模擬升堂問案,搞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

    秦觀看人來的差不多了,坐在縣衙大堂正坐,掃視了一圈下麵的人,最後定格在何主簿臉上,含笑說道:“何主簿,本官手有一份單據,你看看可是你的筆跡。”

    何主簿一愣。

    心思急速轉動,感覺這位知府大人,可能是要自己配合演戲,擠出一個笑容說道:“不知大人手是什麼單據。”

    熊二搬出一個木箱放在桌上,從麵拿出幾份單據,拿到何主簿麵前打開。

    何主簿一看這些單據,臉色劇變,猛地跪在地上,大聲喊道:“知府大人,下官、下官知錯,請給下官一個機會吧。”

    旁邊的人看了,都以為何主簿在演戲,很多人心想到,這何主簿就是厲害,看那下跪的幹脆勁兒,看那臉上驚恐的表情,演的還真是到位。

    他們哪知道,此刻何主簿的心已經沸騰如潮了。

    當他看到那份單據的時候,他突然意識到,今天這位知府大人哪是弄什麼模擬審案,這是要對著他們下刀了。

    何主簿跪在地上,臉上的汗都下來了。

    秦觀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笑意,嘴說道:“看來你是心中明白啊,來人啊,摘了他的官帽,扒去他的官袍,帶到後堂詢問筆錄,簽字畫押。”

    秦觀看向何主簿,說道:“最後給你一個機會,檢舉有功,我會適當減輕你的處罰,就看你自己如何選擇了。”

    州府來的幾名衙役,動作麻利的摘了何主簿的官帽,把官服一扒,直接拖著走了。

    這一幕看的堂內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都感覺好逼真啊。

    陳縣尉心還琢磨著,一會兒如果知府大人叫到自己,要不要來點新花樣,配合知府大人,好在知府大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就在他還琢磨的時候,秦觀含笑看向他,說道:“陳縣尉,我這也有你的幾份單據,你要不要看看。”

    陳縣尉動作十分麻利的跑到大堂中間,咕咚一聲就跪下了,大聲說道:“知府大人斷案入神,下官看到知府大人那一刻,大人的神威就已經將下官折服,自然而然心中就生出無限悔恨之意,下官願意交代一切罪刑。”

    表情動作幅度有些大,略顯浮誇。

    不過卻把秦觀逗笑了。

    “哈哈哈哈,看來陳縣尉是個明白人啊。”秦觀說道。

    秦觀笑了,大堂內的其他人也跟著笑了。

    陳縣尉點頭,“是的是的,下官負責緝賊捕盜,對大趙國的律法十分精通。”

    這家夥自己還吹上了。

    秦觀說道:“既然你懂律法,那你看看你這個應該如何處罰,什麼罪過。”

    說著對著熊二一揮手,熊二又從箱子挑出幾張單據,遞到陳縣尉麵前。

    陳縣尉初時還滿臉笑容,可是當他看到那幾份單據時,身子忽然開始顫抖起來,滿臉驚駭的抬頭看向秦觀,臉色變成慘白色。

    這一刻,秦觀臉上的微笑,如今看來卻是如此可怕。

    陳縣尉忽然大聲道:“大人,饒命啊,還請大人放過下官這一回,當初下官也是被逼無奈,才......”

    沒等他說完,秦觀淡淡說道:“摘掉官帽扒去衣袍,帶入後堂審問清楚,我也告訴你一句,檢舉有功,如何做你自己選擇。”

    旁邊又上來幾個衙役,扒了陳縣尉的官帽官袍,直接拖了下去。

    這時,堂上的人似乎都意識到,這好像,好像不是演戲啊。

    想到這,人們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縣丞顏博剛剛看到何主簿被帶下去,心中就有些疑惑,演戲用得著如此認真嗎,還扒掉官帽衣袍,而且看那何主簿也不像是作假。

    如今看到陳縣尉又被待下去,他心中已經肯定,出事了,出大事了,他猛地看向知府秦觀,發現這位笑眯眯的知府大人,笑容下隱藏的,卻是尖銳的獠牙。

    他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唾沫,強自鎮定下來。

    就在這時,秦觀再次開口。

    “顏縣丞,我手還有幾份單據,上麵有你的親筆簽名,你要不要看看。”

    顏博深吸一口氣,看向秦觀擠出一個笑容,說道:“大人,下官在臨安縣為官十幾年,就算是做縣丞也有七八年了,簽過的字無數,有幾份單據不足為奇,隻是不知道大人手中是什麼單據。”

    秦觀看著顏博,心浮現出幾個字,“垂死掙紮。”

    “熊大,找出顏縣丞的單據給他親眼過目。”

    熊二從箱子找出一遝單據,比何主簿和陳縣尉的都多,拿到顏博麵前,一張張的給他翻閱。

    顏博一眼就認出了那些單據,心猛地一緊,呼吸變得急促,臉上不自覺的抽搐幾下。

    

Snap Time:2018-05-22 23:59:07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