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第786章:得寶後天靈根(18-05-22)      第785章:壓寨夫人(18-05-22)      第784章:隨地大小便者,殺!(18-05-22)     

第171章:郡王咋滴,狠狠懟他


    秦觀和沈逸辰勒馬站住,看著眼前奢華的車隊,還能聽到陣陣鼓樂仙音。

    就在這時,一匹駿馬跑過來,馬上一個漢子對著秦觀等人喝道:“通報一下你家主人秦觀秦知府,雄安郡王請他過去喝茶。”

    說完也不等回複,調轉馬頭走了。

    秦觀看著前方那奢華的車隊,問旁邊的沈逸辰:“你可聽說過這雄安郡王。”

    沈逸辰微微皺眉說道:“來之前到是打聽過,這雄安郡王乃是皇族,簡宗皇帝第十一子,賜封雄州為王,本代雄安郡王名叫宋克。”

    秦觀點點頭,看了看遠處奢華的車隊和龐大的仆役人群,說道:“看這做派,這位郡王不止是會送客,還是一個很會享受的人呢,而且家經營的也不錯。”

    沈逸辰道:“皇室宗親,雖然每年都有爵食俸祿,但絕不可能支撐他如此奢華。”

    “有可能是一隻大老虎。”

    “少遊兄要小心應對了,曆代雄安郡王在此地經營幾十年,可謂是真正的地頭蛇,雖說如今已經五代,但依舊是天家血脈皇室宗親。”

    “你們再次等候,我去會會這會送客的郡王。”秦觀說完,一抖韁繩打馬上前。

    熊大熊二在後麵緊緊跟隨。

    秦觀三人在奢華車隊三十米前停下,勒住馬匹,這時暗黃錦繡車簾向兩邊緩緩拉開,一個穿著一身暗黃雲龍紋服侍的男子坐在側臥在錦塌上,周圍跪著四個女子,一個個隻是附著輕紗衣衫半裸,身材曼妙,手都端著托盤,上麵拜訪這水果酒水。

    這人想來就是什麼雄安郡王了,秦觀仔細看去,隻見此人年約三十,一雙眼睛狹長,生的十分俊朗,正對著秦觀輕笑。

    “這位可是今科狀元,詞仙秦觀秦少遊,秦知府,昨日聽說秦知府到了雄州,我讓葉縣令去請秦知府,秦知府沒有賞光,今日本王早早過來特意在此等你。”

    這雄安郡王說的客氣,可是身子靠在錦塌上卻沒有半分尊敬之意,語氣還如此隨意,顯然沒有將秦觀這個知府放在眼。

    秦觀對他隻有一個感覺,裝逼。

    秦觀心想,今天這家夥攔住自己,款待未必,示威的可能性更大。

    就在這時,秦觀腦海突然接到係統信息,“係統發布臨時任務,作為一個穿越者,怎能讓一個土鱉在你麵前裝逼,狠狠懟回去,懟的越狠獎勵越高。”

    突然接到係統信息,秦觀心就是一喜,已經好久沒有接到臨時任務了,之前幾次臨時獎勵的道具,秦觀都派上了大用場,他現在可是極度渴望得到係統獎勵的那些道具。

    秦觀此刻看向這位雄安郡王,眼睛滿滿都是笑意,這可是送分題,而且還是親自送上門來的,好人啊。

    秦觀道:“不管去沒去,都要謝謝郡王的精心安排了。”

    雄安郡王說道,“今日本文特備美酒美人,此地風景不錯,也算優雅,就在這款待秦知府吧,正好本王有些事情要和秦知府說明。”

    秦觀坐在馬上屹然不動,說道:“有什麼事情,雄安郡王就說吧。”

    宋克見秦觀根本沒有上車的意思,這是明顯不給麵子,臉色有些不悅,落下臉說道:“本王祖輩賜封雄州,雄安郡王府在這雄州也有些產業,秦知府如今執掌雄州,還請多為照顧了,當然,好處少不了你的,以後我王府產業,有你一成利潤,隻要我們安安穩穩,少不得讓你發財。”

    秦觀臉色變得很是難看,這位還真是囂張,就在這官道上,明目張膽的賄賂一州知府。

    秦觀眯眼含笑問道:“想來郡王家的產業不少吧。”

    宋克將嘴的葡萄皮吐到旁邊一名侍女的手,哈哈一笑說道:“那是當然,這雄州大大小小的產業,做的最好的就是我郡王府,糧食買賣、酒樓妓館、精鐵武器作坊、礦山、毛皮生意、買賣馬匹牲畜、酒水生意,與遼國西夏的邊貿。”

    “隻要你與我合作,我保你每年最少分的上萬貫錢。”

    上萬貫可不是小數目,秦觀現在是知府,一個月工資也不過一百四十貫錢而已。

    一萬貫,可是秦觀六年的工資呢。

    升鬥小民,很多人一輩子也賺不到一萬貫錢。

    秦觀一笑,“郡王的這些產業,都照章納稅了嗎。”

    宋克先是一愣,繼而臉色沉下來,看著秦觀冷冷說道:“秦知府這是什麼意思。”

    “既然郡王的產業都要壟斷雄州的經濟了,那肯定交了不少賦稅,依法納稅自然要受到鼓勵,我準備回去好給郡王送上一塊納稅大戶,納稅先鋒,納稅達人的牌匾。”

    宋克眼睛眯起來,眼中射出一絲陰冷,“看來秦知府是無意與我郡王府合作了。”

    “官員在你眼中如走狗,丟幾塊骨頭就可以呼來喝去,可惜,秦某不是,也不缺那幾個錢。”

    “這是大趙國的雄州,不是某人的雄州,如今這雄州在我的治下,所有人都要按照朝廷的律法行事,稍有差池,絕不輕嬈,皇室宗親也一樣。”秦觀直視對方說的鏗鏘有力,大義凜然。

    這一刻,秦觀都為自己一心為公的舉動所感動。

    宋克大怒,

    “好好好!好一個一心為公的狀元郎。今日本郡王算是見識了什麼叫正臣,既然如此,那我們來日放長吧。”

    宋克說完,刷的一下將車簾拉下來,隱沒其中。

    最後在簾子傳來一個聲音,“本王要直行,所有閑雜人等讓開道路。”

    這就直接開罵了,說秦觀是閑雜人等。

    秦觀哪會示弱,朗聲說道:“本官要前行,任何人不得擋路。”

    宋克刷的一下又掀開簾子,一雙丹鳳眼怒視秦觀:“你準備與本王為敵嗎,信不信我讓你在這雄州做不安穩。”

    “隻怕你沒那個本事,雄安郡王。”秦觀早就十分不爽這個家夥了。

    宋克怒道:“一個區區五品官,見到本王竟然敢不讓路,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打到路邊。”

    秦觀冷聲道:“一個閑散郡王,真的以為這雄州是你的了。”

    

Snap Time:2018-05-23 09:40:59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