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081章:鄉試進行中......


  入廁後,那名衙役就那麼死死盯著秦觀,眼睛還不是瞟過秦觀的那啥,讓秦觀很別扭。
  “這位衙差大哥,你這麼盯著我,我很難拉出來。”秦觀皺眉說道。
  衙役不屑的一笑:“拉不出來就是不憋得慌。就像有些人說,心情不好不想吃飯,要我說,那就是不餓。如果趕上饑荒,餓他三天,我估計給他一口狗屎他都能塞嘴。”
  “瞅什麼瞅,說的就是你們這些讀書人。”
  秦觀聽完,感覺好有道理的樣子,他竟然無言以對。
  這些衙役職責所在,如果真的有人作弊,對他們的處罰也非常重,所以就算是入廁,他們也會瞪大眼睛瞅著,絕不給你任何機會。
  看就看吧,又不是沒被人看過,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隻要不嫌臭,隨你便。
  努力解決完,用冰棍簽字刮了屁屁,提起褲子重新回到考場。秦觀也沒在答題,正是晌午十分,天氣也有些熱了,秦觀答了一上午,也感覺很累。
  將東西收拾好,將薄毯鋪開,放上枕頭躺下,考房狹窄秦觀伸不開腿,隻能蜷縮著,慢慢睡了過去。
  科舉考試,原則上來說,隻要你不抄襲作弊,考生在考房做什麼,巡查官吏都是不管的。
  一覺好睡,醒來發現天色已經暗了,有的考生已經點上了油燈蠟燭,這是準備挑燈夜戰的架勢。
  秦觀從提盒拿出兩個燭台,將蠟燭插好點上,考房內頓時明亮起來,不管其他,先吃飯再說。
  秦觀再次拉響鈴鐺,和衙役要了一壺開水,吃了老娘準備的飯菜,喝了幾口茶,覺得差不多了。
  此時天色已經全黑,外麵十分寂靜,隻剩下蠟燭燃燒發出輕微的劈啪聲,還有其他學子寫字發出的嚓嚓聲。
  先不管詩賦卷子,秦觀先打開了經義卷子。
  經義總共五題,何為經義,簡單來說就是以經書中文句為題,應試者作文闡明其義理。如果說的明白寫,後世發展到大成的八股文,就是從經義來的,經義可以說是其前身。
  打開試卷第一題,“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
  這句話秦觀還真有印象,好像是出自《中庸》。
  左手拇指飛起,不到三秒答案出來。
  確實是出自《中庸》的一句話,原文是“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
  意思是心有喜怒哀樂卻不表現出來,被稱作中;表現出來卻能夠有所節製,被稱作和。中,是穩定天下之本;和,是為人處世之道。”
  這道題的經義答案不少,有四五個。
  ,還有誰,還有誰有咱這麼闊綽,吃一個丟兩個,都還有剩餘的。
  挑選了一個出自宋朝某會元的答案,秦觀提筆開始答題。
  “揭性之德於中,而原其未發之情焉。夫喜怒哀樂,情之具於性者也......”
  半個多小時過去,一篇經義完成,洋洋灑灑四百餘字,寫的那叫一個暢淋漓。
  休息十分鍾,繼續答題,第二題,“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這一題答案有,不過卻是明朝某次鄉試的答題。
  而且答題用的八股文模式,秦觀沒得選擇,反正八股文也是經義的一種,不管其他,先抄了再說。
  ......
  夜間也有巡場,不過要比白天次數少很多,夜漸漸深了,天氣也有了一絲涼意,在答完第四題時,秦觀停下筆。
  看看時間,已經到了晚上11點鍾,他也確實有些累了。
  還剩最後一題,剩下的就是詩賦,可以說秦觀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八十的考題,他抬頭往外看了看,現外麵依舊有很多考生的考房亮著燈光。
  三年一次的大比,沒有人敢懈怠,可以說,每個人都在拚盡全力。
  過,則榮耀加身!
  敗,則又將蹉跎三年,或許此生都將無望官場。
  秦觀喝了一口茶水,他有如此好的條件,又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呢,攤開經義第五題的答案看起來。
  可是看完這道題後,秦觀卻皺起了眉頭。
  他沒想到,手機APP竟然給出了這種結果。
  第五題的題目是:“夫誌至焉,氣次焉。持其誌,無暴其氣。”出自《孟子公孫醜》一文。
  大意是“誌,是氣的統帥;氣充塞在人體全身。誌朝向哪,氣就跟隨到哪。所以說:“要做到不動心,一定要堅守這個誌,同時不要擾亂了氣!”
  如果按照字麵意思,還以為是修仙小說的練氣秘籍呢,其實不是,應該理解為,一個人的心誌直接影響個人的氣節,而氣節是支撐一個身體的東西。因此一個人的心誌是最重要的,而氣節在心誌的後麵。所以說:隻要掌握了一個人的心誌,就會不讓氣節出什麼問題。
  是不是很有哲學味道。
  其實古代儒家典籍,大多都可以歸類於哲學範疇。
  沒毛病。
  以上,都他娘子的不是重點,重點是在秦觀手機的那份答案上。
  這道題,秦觀手機的答案隻有一份,可是這份答案,竟然是這次秦觀帶回去的,大趙國科舉經義集錦的一道題。
  以前出現過的一道考題,今天又出現在江南鄉試的試卷。
  現在的問題是,秦觀應該怎麼答。
  讓他自己答,這就有些強人所難了,如果弄一篇白話文的還可以,寫一篇古文的經義,他現在還真沒有那個水平。
  秦觀皺眉。
  他又想到了其他問題。
  其實這並不算最壞的結果,最起碼還有一個答案不是,如果一個答案也沒有呢,那他隻能抓瞎。
  這一刻,秦觀對科舉考試的危機感越發重了起來。
  就算這次自己可以考中鄉試,按照係統的規律,後麵的主線任務八成就是會試、殿試,自己又該如何過。
  手機也不是萬能的,而且有些時候,也不允許自己抄襲,比如殿試就在大殿之中,一百多個考生,卻有十幾個監場,而且還是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又該如何作弊。
  好吧,後麵的事情以後再說,可是眼前又該怎麼辦呢。
  

Snap Time:2018-11-21 20:04:39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