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073章:想的太簡單了


    至於那枚夜明珠,就更加令他震撼了。

    他雖然也見過夜明珠,可是隻有彈珠大小,像這麼大的夜明珠,他也隻是聽說過而已,卻沒有真的見過實物。

    這一刻,他對秦觀是無比的欽佩。

    看看人家秦公子,就是見過大世麵的人,拿出這樣的寶貝,根本毫不在意,連一件像樣的盒子都不給裝,隨手就丟在桌上。

    他那知道,在現代時空,精致的盒子,可比這琉璃如意和夜明珠貴得多。

    再說也占地方,秦觀才不會弄那些華而不實的東西。

    “周老板,你先定個價。”

    看周泰祥一直傻愣愣的看著琉璃如意和夜明珠發呆,秦觀催促道。

    “哦哦,好的、好的。”

    “這個七彩琉璃如意,絕對是一件難得的寶貝,體型這麼大,色彩又如此明豔,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我想,就算是皇宮中也不一定能夠見到,我估計,應該不下萬貫。”

    “至於這枚夜明珠,秦公子,因為我從沒見過這樣的寶貝,確實不好定價,如果硬要定一個價格的話,我估價2萬貫。”

    估價也隻是估價,秦觀沒太在意。

    “你多長時間可以將他們賣出去。”秦觀問道。

    周泰祥犯難了,說道:“秦公子,這兩件東西都是重寶,價格又如此高昂,一時半會兒可能真的不好銷售。”

    越貴的東西越不好賣,秦觀也知道這個道理。

    “周老板,想沒想過將這個生意長期做下去,並且做大做強呢?”秦觀突然說道。

    周泰祥一愣,秦觀這明顯是話有話。

    “不知道秦公子有什麼說法。”

    秦觀道:“如果我給你拿兩件像之前琉璃佩那樣的東西,你多長時間能賣出去。”

    周泰祥想了想回到:“大概需要二三十日。”

    “五件呢。”秦觀加碼。

    周泰祥考慮了一下,“哦,最少需要兩月,這還是要拿出全部精力做這件事情。”

    “那五十件呢。”秦觀再次加碼。

    周泰祥被嚇到了,“秦公子,您手有這麼多琉璃寶貝嗎,可不能一次放出這麼多,如果放的多了,必然會引起價格暴跌。”

    “你看,我拿出兩件價格高的東西,你銷售起來就已經很困難了,如果再給你多一些,你就更無能為力了。”

    “隻靠你一個人往外賣,那就是累死你,也賣不出去多少。”秦觀道。

    周泰祥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看著秦觀道:“秦公子,我一定會更加努力的。”

    周泰祥以為是秦觀不滿意自己的能力了,趕緊說道。

    秦觀搖搖頭,“我不是在責怪你。而是要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您說。”周泰祥小心問道。

    秦觀伸出兩根手指:“兩個辦法,第一,拓展其他銷售渠道,包括人和地,例如在其他城市銷售,畢竟隻在杭州銷售,會很飽和。第二,組建一家拍賣行。”

    今天周泰祥過來,隻是來送錢的,順便再從秦觀手拿一件寶貝回去販賣,沒有什麼其他想法,可是這一上來,秦觀甩出了這麼一大堆的東西,讓他的腦子一時間有些跟不上。

    “秦公子,這開拓銷售渠道我懂,可是拍賣行是什麼。”周泰祥問道。

    秦觀沉吟了一下,用最簡單的話解釋了一下拍賣行,“簡單來說,就是召集一批有購買能力的客人在一起,我們拿出一些他們心儀的貨物,給出底價,然後讓他們競價,價高者得,這就是拍賣。”

    “競買!”周泰祥明白了。

    “對,就是競買。”

    其實現在大趙國也有類似的銷售模式,主要是一些典當鋪,一些死當物品如果時間長了,不好保存,或是想要套現,就會拿到集市上采用競買的方式銷售,價高者得。

    秦觀說的方式,和這種競買其實是一個道理。

    秦觀繼續說道:“隻不過我們比競買要弄得更專業,更有檔次,我們隻銷售真正的寶貝,比如我那些精品琉璃製品、珠寶玉石、文人字畫、古董古玩、各種高檔物品這些,我們隻針對高端人士。”

    “高端人士?”

    “嗯...也就是有錢人。”

    “那這個拍賣行又要如何操作呢。”周泰祥問道。

    秦觀想了想,將自己理解的拍賣流程大略講解了一下,首先是準備拍品,這可以對外收集委托拍賣,也可以自己籌集拍品。然後就是宣傳,讓人們知道拍品的情況,引起人們的興趣。最後是組織拍賣會,競拍環節。

    還有什麼委托金,拍賣傭金等等。

    當然,拍賣行業涉及的內容很多,許多細節秦觀也不是很清楚,還有些與這個時空位麵的情況不相符,需要重新考慮,秦觀也隻能是想到什麼說什麼。

    最後秦觀說道:“我隻能說一個大概,至於細節,還需要仔細斟酌。”

    周泰祥越聽越驚訝,等秦觀說完,立刻說道:“這種銷售方式很新穎,相當於我們用別人的東西來賺錢,如果拍賣的東西多了,抽取的傭金將非常可觀,這是一個很賺錢的買賣。”

    不過隨即他又冷靜下來,說道:“不過這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比如安全,如果被強盜賊人盯上,將我們收集的寶物奪了去,那我們的損失可就大了。”

    “官府的稅收幾何,這要重新商定,會很是麻煩。”

    “還有,如果有人以權勢壓人,故意壓低價格,那就起不到競價的效果。”

    “再有,如果我們做大,會不會有人眼紅我們的產業出手奪取,這些都需要仔細斟酌。”

    周泰祥羅列出一大堆問題,聽的秦觀也是皺眉,一開始他確實沒想這麼多。

    可是周泰祥一說,他才意識到,這不是現代社會,這是古代,是一個權利吃人的社會,除非自己強大到可以保住自己的產業,要不然一旦做起來,肯定有人眼紅。

    財帛動人心。

    他爹雖然是侍郎,可也未必能保證不出問題。

    秦觀有些泄氣,自己還是想的太簡單了。

    這時周泰祥又說道:“秦公子,其實也不是不能做,我們先不對外收集,規模也不做太大,一次隻拍賣幾件我們自己的東西,可以先將這個事情做起來。”

    

Snap Time:2018-08-22 09:13:29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