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第786章:得寶後天靈根(18-05-22)      第785章:壓寨夫人(18-05-22)      第784章:隨地大小便者,殺!(18-05-22)     

第072章:七彩琉璃如意


    接過請柬,秦觀看也沒看就丟在一旁。

    秦蔚好奇道:“你如今在外麵已經有了才名,為何不去參加一下這些詩會,這可以更好的增加你的名聲。”

    秦觀搖搖頭,“現在的名聲已經足夠了,這些小詩會對鄉試的作用不大。”

    秦蔚驚訝道:“難道你還真的想在這次的鄉試中有所斬獲嗎,我到是覺得,你參加考一考沒問題,就當長些見識,但不要太過執著。”

    “今年參加鄉試者有三千多人,能取中者不過六七十人而已,應試者如過江之鯽,能考中者卻寥寥無幾,你才剛剛考上秀才,此前學問也沒有精研過,考中的可能性能有幾分。”

    “再說你才隻有十八歲,可以等上幾年,去和同年多溝通也是好的。”

    秦蔚把他老爹教訓他的話,全都用到了秦觀身上。

    全家人,包括秦彰秦蔚秦夫人在內,基本上沒人看好秦觀的這次鄉試,不過秦觀卻不想放棄,也不願意失敗。

    鄉試三年一次,如果這次他考不中,那就要在這個時空位麵待上三年。

    其實古代也挺好的。

    風景如畫空氣清新,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洗澡有人搓背,就連擦屁屁都不用自己動手。

    但他依舊不想失敗。

    對那些詩會文社,他也確實沒什麼興趣,都是一群酸貨,咬文嚼字的尋找樂趣能有什麼,那真不是他的菜。

    如果係統發布個臨時任務,能賺到獎勵,秦觀或許會欣然前往,可是單純的去參加詩會,和他們談詩論文,秦觀沒那個閑心,也沒那份精力。

    現在秦觀是真的在用心看書。

    之前秦觀不喜歡讀書,不過現在係統任務在身,而且都是這種科舉的任務,他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好好看看書。

    雖然是臨時抱佛腳,學不到什麼真學問,但看一看書,對考試總會有幫助,比兩眼一抹黑強的多。

    就像後世的老師說的那樣,就算是抄,你也要有個印象吧。

    “對了,我來的時候,下人通報門外還有人想要見你。”秦蔚突然想起來說道。

    “又是一些慕名拜訪要切磋詩文的嗎,沒興趣,讓門房打發了吧。”

    這些人,說是來切磋詩文,可按秦觀的想法,這些人就是來蹭熱度的。

    秦觀連應付他們的想法都沒有。

    “不是學子,下人說,是一個叫周泰祥的掌櫃。”秦蔚說道。

    秦觀一愣,周泰祥找來了,應該是生意上的事情,秦觀對詩文沒興趣,可他對錢有興趣。

    立刻吩咐二寶,“將周泰祥領到我這來。”

    二寶趕緊去了,不多時,帶著胖胖的周泰祥進來,周泰祥很是恭敬的說道:“見過秦大公子,見過秦二公子。”

    秦蔚隻是點了點頭,對一個生意人,他沒有興趣多聊,和秦觀說了一聲就出了秦觀的房間。

    “周掌櫃,你怎麼來了,坐。”秦觀指了指旁邊的座位說道。

    周泰祥坐下,比前些時候見麵略顯拘謹,笑著說道:“前幾日秦公子的那一首鵲橋仙,如今全杭州已經是人人傳唱,秦公子的詩才真是了得,日後必定成為一代詩詞大家。”

    秦觀搖搖手,“你和我就別吹捧這些了,這些日子這些話我聽得多了。”

    “是是。”

    明顯看出,周泰祥比之前見秦觀更顯尊敬了。

    “秦公子,今天找您,是告訴您那串佛陀羅漢手串已經賣出去了。”周泰祥道。

    秦觀來了興趣,“哦,賣給了誰,賣了多少。”

    周泰祥一笑,臉上帶上幾分自得的神色,說道:“賣給了喜寶綢緞行的東家楊員外,那賣了六千貫。”

    當初他們兩人的定價是五千貫,周泰祥也是本事,竟然賣到了六千貫,硬生生多出一千貫。

    “將東西賣給最喜歡的人,自然能賣出高價。”這是周泰祥的解釋。

    從這一點就能看得出,這周泰祥確實有做生意的頭腦。

    “那楊員外是一位居家修行的佛陀居士,修的正是羅漢經,看到那串手串後,喜歡的不得了。”

    “看到隻有12顆羅漢頭,少了六顆,還拉著我不停說,如果能夠將另外六顆湊齊,他願意再拿出3000貫來。”

    秦觀笑了笑,說道:“如此執著外物,我估計他也修不成什麼羅漢的。”

    周泰祥也跟著笑了笑。從懷拿出一個小匣子放在桌上,說道:“秦公子,這是4400貫,您數一數。”

    按照之前的約定,銷售資金周泰祥可以抽一成,也就是600貫,之前秦觀提前支取了1000貫零花。

    秦觀打開那個精致的小錢匣子,往麵看了看,麵滿滿一遝子錢鈔,他沒有細數,關上蓋子推到一邊,再次看向周泰祥。

    “周老板,你覺得這生意如何。”秦觀道。

    周泰祥滿臉堆笑,趕緊說道:“當然很好,我的金玉樓,以前一個月也未必有六百貫的盈利,幫公子賣賣貨,隻是幾天時間,就賺了這些,哪還有比這更好的生意。”

    秦觀點點頭,“你等我一下。”然後走進屋。

    周泰祥心略略有些激動,他知道,秦觀肯定是進去拿寶貝了,隻要有寶貝,他就可以賺到更多的抽成。

    別看隻是一成,可這些東西價格高昂,一成的利潤真的已經不少了。

    不多時,秦觀出來,手拿著兩樣東西,很隨意的往桌上一放,說道:“你看看,先給這兩樣東西定個價。”

    再看周泰祥,已經被驚在當場。

    聽到秦觀的話,用力咽了一口唾沫,抬頭看向秦觀道:“秦公子,這,這是一件琉璃如意。”

    “對,七彩琉璃如意。”

    周泰祥指著桌上那個有鵝蛋大小的淺綠色珠子,有些顫抖的說道:“那這個,不會是夜明珠吧。”

    “自然是夜明珠,你以為我會拿一個石頭珠子放在屋嗎。”秦觀不在意的說道。

    周泰祥是徹底被震驚了。

    如果說之前秦觀拿出的那件琉璃佩、羅漢手串,已經夠讓他震驚的,可是今天這兩樣東西,卻是讓他更加震驚。

    琉璃無大件,這是公認的事實。

    可是他眼前的這件琉璃如意,卻足有一尺長,而且器型完美色彩鮮豔,陽光一照,頓時呈現七彩光芒,絕對是一件稀世珍寶。

    

Snap Time:2018-05-23 00:03:39  ExecTime: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