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064章:引得幾位大人爭搶


    官員整理詩稿準備下去叫人,可是卻發現,那一首鷓鴣天的詞稿不在,卻是被崔學政給收起來了。

    林奇打趣說道:“崔兄,不如讓他們拿了詩稿去叫人。”

    崔善福卻是說道:“原稿不給,我重新寫一遍好了,其實不用以詩找人,我現在就能猜出寫這首詞的人是誰。”

    林知府很是驚訝。

    詩會的規矩,投卷者不能寫名字,純靠詩文評判。

    等評出優秀者,下去以詩找人。

    一次評選出三個優秀,三十六篇佳作,就算腦子再好也不可能記住這麼多首詩。

    對於崔善福說能猜出那首詞的作者是誰,林知府很好奇,“崔兄竟然認識,究竟是哪位學子。”

    “,其實林兄也認識,不過我先賣個關子,等一會兒他上來,你自然就知道了。”崔善福笑的說道。

    其他人也好奇,但是崔善福就是閉口不說,這他官職又最高,別人也不敢逼問。

    隨後崔善福起身,在擺有文房四寶的文案前,將剛剛那首鷓鴣天默寫下來,交給官員。

    小吏拿著詩稿來到一樓,樓下的學子們,都用祈盼的目光盯著他,都在希望他能夠念到自己的詩。

    小吏抽出一張,朗聲念到:“露蛩初響,機杼還催織。婺星為情慵懶,佇立明河側......這首詞是哪位公子所寫。”

    這時人群中有一人站起來,臉上難掩笑意,拱拱手說道:“這首詞是小生所寫,小生魯南。”

    “原來是魯公子,魯公子的詩作被評為佳作,可上二樓。”

    很多人露出羨慕甚至嫉妒的神色。

    小吏一首首的念下去,被念到之人站起來認領自己的詩文,自然麵露喜色。一共念了三十六人才結束,這其中,就有秦觀的老熟人柳肅。

    柳肅看能夠登上二樓的三十六人,沒有秦觀,心生出喜意,眼睛看向秦觀,臉上不自覺的帶上了戲謔和鄙夷的神色,他打定主意,等今晚七夕詩會結束,一定要讓全杭州的人都知道,秦觀就是一個無恥紈,之前的一切,都是靠著作弊得來的,如今終於露陷了。

    秦觀感覺有人看自己,扭頭看過去,看到是柳肅,本不想搭理他,可這時柳肅卻用假意關心的語氣說道:“秦兄,好像沒你的詩文啊,你可是被譽為杭州“小詩仙”的,怎麼現在連二樓都不入,真是可惜。”

    秦觀赫然一笑,“多謝柳兄關心,其實詩會嗎,不過是個消遣娛樂而已,圖個高興,何必糾結太多,如你這般在意,就太過功利了些。”

    秦觀才不慣著你,直接開諷刺技能。

    而且也幫著其他沒入選的人說了話,到是讓柳肅弄了個外不是人。

    柳肅被秦觀說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秦兄,你可是小詩仙,你之前可是寫出過好詩詞,怎能不過。”

    秦觀看向柳肅身旁坐著的沈逸辰。“你旁邊的沈逸辰沈公子,還是杭州第一才子呢,剛剛那三十六人,不是也沒他嗎。”

    沈逸辰到是老神在在,喝著茶水看兩人鬥嘴。杭州城,估計沒人不知道秦柳兩家的矛盾了。

    柳肅臉色露出譏笑表情:“行之兄那肯定是直上三樓的,難道你以為你能和行之兄比嗎。”

    “未必不能比。”

    剛剛那名小吏讀了三十六首詩詞,有些口幹喝了一口茶,這時再次開口朗聲說道:“本次除了評出三十六篇佳作外,還評出了三首優秀詩作。”

    眾人都將注意視線轉移到小吏身上,評優的詩作,可以算作是今晚詩作的頂尖作品了,不知道是誰寫的。

    下麵有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三首評優,我記得去年第一輪,隻有兩人評優的,今年多了。”

    “也不知道是誰可以直接評優。”

    “我想其中之一,必有沈逸辰。”

    “這是必然,如果杭州第一才子都不能入,那還有誰能入,去年沈逸辰的詩作,就是直上三樓的。”

    “我更關心另外兩人是誰。”

    “我覺得,祝連山和朋越很有可能。”

    “我讚同祝連山,另外一人,我覺得應該是薑淩遠。”

    “......”

    不管下麵小聲議論,小吏拿出一首詩詞,朗聲念起來:“東飛烏鵲西飛燕。盈盈一水經年見。急雨洗香車。天回河漢斜。離愁千載上。相遠長相望。終不似人間。回頭萬山。”

    這首詞剛剛念完,就有人忍不住讚這首詞做得好。

    下麵的學子更是議論紛紛,討論起詩詞。

    “這首詩詞,是哪位公子所做?”小吏喊道,眾人的目光也在人群中尋找。

    此時沈逸辰站了起來,用很是恬淡的語氣說道:“這是本人所做。”

    “原來是沈公子,難怪能寫出如此好詞,沈公子詩詞評優,可直上三樓,與諸位大人、博士、宿老同席飲酒。”小吏道。

    “謝謝。”沈逸辰隻是淡淡回了一句,對這種事情,並沒有表現出有多興奮。

    “我就說沈逸辰必然直上三樓的,他這首詞寫的真好,看來沈逸辰的文采又增加了。”

    “今晚七夕詩會的魁首,或許又要被沈逸辰奪得。”

    “他去年就是魁首,這是準備連續奪魁嗎。”

    不管眾人議論,小吏再次念起詩詞,“未會牽牛意若何,須邀織女弄金梭。年年乞與人間巧,不道人間巧已多。這首詩作是哪位公子所做。”

    人群中又站起一人,此人方麵大耳,給人一種很是敦厚的感覺,卻並不木訥,秦觀卻是不認識。

    “這是小生的詩作,小生崔健。”

    崔健剛說完,他旁邊座的幾位就喧嘩起來,“崔兄,沒想到你的詩竟然評優了,真是佩服。”

    “此前想要看你的詩作,你還不好意思拿出來,原來是準備來個一鳴驚人啊。”

    崔健瑤瑤頭,“昨天晚上突然有了靈感,寫出這首詩,哪成想被幾位大人看中,我也有些意外。”

    小吏輕咳一聲,將所有人的視線拉回來。

    揚了揚手中詩稿道,“這最後一首評優詩,被學政崔大人、通判李大人、閆博士幾位大人爭搶,我現在念一念。”

    眾人十分震驚,究竟是什麼樣的詩作竟然引得幾位大人爭搶,不知道又是誰人所做。

    

Snap Time:2018-08-19 11:51:59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