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044章:大生意敲定


    秦觀的回答讓周泰祥微微有些驚訝,不過隨即釋然。

    人家老爹是戶部郎中,家中有幾樣好寶貝也不為怪。

    不過這筆生意看來是做不成了,周泰祥有些失望的將夜明珠放回盒子,打開窗戶。

    “秦公子,玉石手鐲、翡翠手鐲,再加上這些紅寶石原石,總計兩千六百貫,咱們當初簽訂的協議是三千貫,如果秦公子沒有其他喜歡的,我可以補給您四百貫錢鈔,您看如何。”

    秦觀一笑,用手壓了壓周泰祥。

    “周老板,不急,我手還有一樣東西,你給看看價值幾何。”秦觀說著,抖了抖衣袖,露出左手腕上的一串手串。

    秦觀將手串摘下來,遞給周泰祥,周泰祥精神一震,接過去仔細查看,而後眼睛越睜越大。

    周泰祥拿著手串的手都有些顫抖了,用震驚的語氣問道:“秦公子,這每一顆琉璃珠麵,都有一顆佛頭,而且形態不一,這是怎麼做到的。”

    秦觀攤攤手,“這是海外來的寶物,至於具體製作方法,我也不得而知,不過肯定不會簡單,你說呢。”

    周泰祥點頭:“是是是,這種工藝,與那枚麒麟琉璃佩工藝相同,巧奪天工,隻是有些可惜了。”

    秦觀一愣,“可惜什麼?”

    “我看這佛頭,應該是十八羅漢頭,每尊羅漢一副,可是這隻有12顆珠子,少了六顆,如果能湊齊十八羅漢,那價格能更上一層樓。”

    不愧是商人,這麼就從剛剛的震驚中,把目光轉移到價值上。

    “周老板,你先給這串手串開個價吧。”秦觀問道。

    周泰祥沉吟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如果秦公子賣給我,我願意開價4000貫,如果能夠湊齊十八顆,我願意開價6000貫,您看如何。”

    秦觀知道,這個價格,周泰祥給的不算高,上次如果不是在賭場,鑒定師老蔡對那枚麒麟琉璃佩,一口喊出三千貫的價格,這周泰祥是絕對不會出到三千貫的。

    無商不奸,這個道理秦觀也知道。

    畢竟商人追求的就是利潤,無可厚非。

    “看來周老板這段時間賺了不少錢啊,上次收購琉璃佩的時候,可是連三千貫都拿不出來。”秦觀道。

    周泰祥臉上露出一陣苦笑,“秦公子說笑了,我還是沒錢,不過秦公子這條手串實在是一件珍寶,泰祥把持不住,我剛剛已經想到要將我在西湖邊的一處別院抵押出去了。”

    秦觀搖搖手道:“不必如此麻煩。”

    周泰祥聽後,想到之前的交易方式,臉上露出驚喜表情,“難道秦公子還想以物易物,在我這換取喜歡的東西。”

    秦觀搖搖頭,笑道:“周老板,其實我們可以采取另外一種方式來合作。”

    周泰祥一愣,不知道秦觀什麼意思,不過還是恭敬的說道,“合作,秦公子請講。”

    “你買這串珠子,也不是自己把玩收藏,肯定是用來販賣牟利,我說的對吧。”

    周泰祥點點頭。

    秦觀道:“我有一個方法,既不用你出本錢,你還能從中牟利,我還能省去麻煩,一舉兩得。”

    “秦公子請講。”周泰祥的身子往前靠了靠。

    “代售!先對東西做一個最基本的定價,然後利用你的商業能力,將這條手串出售出去,你占一成股份,賣的越貴你收入越高,你既不用占用資金,又能獲利,如此可好。”

    周泰祥聽後眼睛一亮,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

    周泰祥想了想,道:“秦公子可信得過周某的信譽。”

    兩人都是明白人,就算定了一個基本價格,如果周泰祥有意賤賣,或者隱瞞最後的價格,損失的都是秦觀的錢,這麵就需要一份信任了。

    秦觀用折扇敲了敲手心,道:“既然合作,我就會選擇相信你,但是有一點先說明,如果一旦被我發現你坑騙我,我會讓你遭受到不能承受的懲罰。”

    周泰祥咽了一口唾沫,點點頭:“秦公子請放心,不該賺的錢,我老周一分不拿。”

    秦觀手有很多這種高價物品,但想要換成錢,就需要找一個代理人,他不可能親自去賣。

    之所以選擇周泰祥,主要是因為秦觀並沒有什麼太多選擇。秦觀不可能百分百信任他,但是古代商人一般還是比較講誠信的,最起碼比官員要講誠信。

    兩人很寫了一份協議,簽字,按手印。

    秦觀吩咐周泰祥,他們的協議對外保密,就算是秦府的人來問也不能說。

    周泰祥自己認為,秦觀是讀書人,不願意沾惹這些銅臭氣。而且有意科舉官場,更不願意讓別人知道他在做生意。

    至於說這些琉璃物件的來曆,周泰祥要說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真的不敢深入探究,因為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他這個小商人能夠知道的。

    老老實實做生意就好。

    協議達成,那串佛頭手串就交給了周泰祥,基本價定5000貫,從此以後,兩人就算是合作夥伴了。

    “老周,你繼續給我收購羊脂玉、翡翠和寶石,數量可以多一些,當然,隻要極品,不一定非要是手鐲,擺件、玉佩、原石什麼的都可以。”

    “寶石可以多準備一些,要顆粒大顏色好的。”

    “等這次的手串賣掉,我再給你準備一件琉璃精品,隻要你有能力,我保證你有賺不完的錢。”

    “你不是說夜明珠很值錢嗎,回頭我給你拿一顆過來。”

    “對了,先在賬上支取1000貫,我做零花用。”

    周泰祥去準備錢鈔,秦觀站起來在二樓轉悠,看看博古架上那些銷售的精品。

    別說,秦觀還真看上了幾件東西。

    周泰祥很回來,將一遝錢鈔交給秦觀,秦觀老實不客氣的接過揣進衣袖,又指著博古架上的幾樣東西,對周泰祥道:“這個應該是田黃石吧。”

    “是,秦公子,這就是田黃石,據說產於西南鄉下田間,因為石質不錯,也有人弄來做印章,價格不高,如果秦公子喜歡,隨意拿去。”周泰祥道。

    現在田黃石名聲不顯,要等到了明朝才開始被重視,到了清朝達到大成,有了一兩田黃一兩金的說法。

    這一共有四塊石頭,都是那種頂級的好田黃,秦觀也不客氣,直接收走,最後還不忘囑咐周泰祥:“以後大量收購這種田黃石,有所少收多少,我有用。”

    這都是小事兒,周泰祥自然應了。

    

Snap Time:2018-08-22 05:06:56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