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028章:櫻桃小口杏核眼


  “哎呀,這不是秦公子嗎,您可是稀客。”
  “鄭公子也來了。”
  “兩位麵請。”
  幾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上來就拉住秦觀和鄭達的手臂往麵拽,秦觀雙腳不自覺的就跟著進了蘭芳苑。
  在秦觀兩人身後跟著的那對書生主仆,看到秦觀和鄭達進了蘭芳苑,眉頭不禁皺了皺,那書童的鼻子更是忍不住哼了一聲,嘴罵道:“登徒子。”
  “公子,我們怎麼辦,還跟嗎。”書童問書生。
  書生眉毛一挑,說道:“怕什麼,我們也進去看看。”
  “可是,公子,這不合適吧。”看前麵鶯鶯燕燕脂粉流芳的,書童踟躇道。
  “沒事,跟我進。”公子堅定道。
  秦觀和鄭達走進蘭芳苑,此時麵已經人頭攢動,熱鬧非凡,賞花大賽已經開始,台上,正有一個女孩子彈著古箏,琴音悠揚。
  鄭達對著招待的小廝道:“給安排一個好座位。”
  這的座位是需要付費的,分等級,越靠近主台越貴,不過今天秦觀請客,又贏了一大筆錢,鄭達不介意給他花銷花銷。
  “哎呀,真是巧了,主位那邊還有最後一個空桌,就是給您們留著的。”小廝諂媚著笑道。
  “會說話,打賞。”秦觀伸手打賞給小廝一貫錢鈔,小廝驚喜的接過錢鈔連連感謝。
  茶水點心幹果上桌,秦觀和鄭達一邊吃一邊對台上的女人品頭論足。
  鄭達看著台上女子說道:“這個彈琴的妞不錯啊。”
  “顴骨還有些高,顯得不柔美。”秦觀評價。
  “給不給打賞。”鄭達問道。
  “琴彈得還可以,就賞一支梅花吧。”秦觀道。
  鄭達有不同意見:“我覺得那對大白兔,就值一朵玫瑰。”
  這賞花大賽,自有其規矩,評委就是下麵的觀眾,獲勝的標準,就是看誰獲得的打賞多。
  蘭芳苑生意做的精明,打賞以花來分,分為桂花、荷花、蘭花、梅花、玫瑰五種,桂花10文錢一隻,荷花50文一隻,蘭花一百文一隻,梅花500文一隻,玫瑰最貴,每隻千文一貫錢。
  秦觀怎麼看,都覺得像看直播平台打賞。
  一個玫瑰就相當於一隻火箭一個佛跳牆,,現代人玩的溜,卻不知道都是古人玩剩下的。
  客人們花錢買花,打賞自己看上的女人,誰得的花多,誰就是本季度花魁,有時候一場賞花大會下來,蘭芳苑憑借打賞就能賺的盆滿缽滿。
  兩人正說著,小廝過來,對著秦觀兩人彎腰鞠躬說道:“公子,廳的座位已經滿了,也就您這桌還空著幾個座位,您看能不能與別人拚個桌。”
  說著,小廝還指向站在不遠處的一對書生主仆。
  鄭達怒了,“大爺沒錢給你嗎,我們包的桌,為什麼要與別人拚桌,不拚。”
  秦觀順著小廝指的方向看過去,看到一個豐神俊逸的書生,一身素色儒袍,手拿著一把折扇,悠然自若的看向自己這邊。
  書生身邊的書童,一身青色衣衫,不過也是長得唇紅齒白,甚至頗有幾分俊俏的味道。
  秦觀心一動。
  攔住正在斥小廝的鄭達,說道:“請那位仁兄過來一起坐吧,多個朋友也熱鬧嗎。”
  小廝引著書生主仆過來,書生收了折扇,對著秦觀和鄭達拱拱手道:“廳中沒有空座,叨擾兩位了。”
  秦觀道:“沒事沒事,一起坐,也多個說話的,不知這位兄台怎麼稱呼。”
  “小生韓玉。”書生道。
  “我叫秦觀,這是我的好友鄭達。”秦觀道,鄭達看來人是個年輕書生,長得也是豐神俊朗,也沒了剛才的不,和韓玉拱手為禮。
  韓玉坐下,要了茶水,書童給他到上,此間,秦觀仔細觀察這個韓玉,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有意思,竟然是個雌兒。
  剛剛在遠處,秦觀就覺得這人有些異樣,進了一看,韓玉的耳垂上分明有一對耳洞,而且端起茶碗時,小指自然而然的翹起,雖然此女麵帶幾分英氣,眉毛微微上翹,但也難掩她美女的容姿。秦觀猜測,此女穿上女裝,肯定是個英氣勃發的女人。
  從麵貌上看,此女歲數不大,秦觀有心逗逗這個趕來妓院的大膽女孩。
  “韓兄,喜歡什麼樣的女人。”秦觀道。
  韓玉喝茶的動作一頓,放下茶杯後說道:“品行端正,知禮助夫。”
  鄭達一聽差點噴了,笑著說道:“韓玉兄,你這是找老婆的標準,咱們在蘭芳苑,可找不到那樣的女人。”
  此刻,秦觀更加確定,這個韓玉一定是個女人。
  沒想到一個女人敢來看賞花大賽,真是膽大的很。
  這時,台上的琴音一停,彈琴的女人站起身來,對著台下鞠躬,“謝謝諸位客觀對飄雪的支持,如果覺得飄雪的琴音還能如您的耳,請打賞一隻花,飄雪不吝感謝。”
  這就是要打賞了。
  蘭芳苑的小廝們端著花簍子在客人中間亂竄,這個買一隻荷花,那個買一隻蘭花,秦觀發現,這些花並不是真花,而是一些製作精美的絹花。
  秦觀也掏錢買了一支梅花,花了500文。
  而鄭達卻是掏錢買了一朵玫瑰。
  打賞結束,飄雪感謝之後,又有一女上台,此女一出來,頓時引起大廳內眾人的叫好聲。
  隻見此女身量高挑體態柔美,細致烏黑的長發披於雙肩之上,天生一對媚眼如含春水,看上一眼就讓男人有種侵犯她的衝動,一襲粉紅紗衣香肩半裸,美胸處也能看到深深的溝壑。
  鄭達忍不住讚了一句,“真是一個好美人,秦兄,此女名芊芊,今年16歲,是本度花魁大賽最大的熱門人選。”
  “秦兄,不如你今天點了她,紅被帳暖一親芳澤,豈不哉。”
  鄭達說完,嘿嘿嘿的賤笑著。
  他卻沒看到,對坐韓玉的臉上,已經掛起了一抹寒霜。
  就連站在身後的書童,瞟了鄭胖子一眼,也暗罵了一聲無恥之尤。
  秦觀沒理會鄭達,他覺得調戲身邊的這個假公子更有意思,往韓玉跟前湊了湊,說道:“韓兄,你覺得此女如何,評價一下。”
  秦觀靠近,韓玉自然而然的遠離。冷眼看了秦觀一眼,說道:“此女嘴略大眼太魅,我喜歡櫻桃小口杏核眼的。”
  秦觀一聽,笑了,說道:“韓兄這句櫻桃小口杏核眼,讓我想起一個笑話。”
  

Snap Time:2018-11-22 04:11:44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