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第795章:師兄,可還認得師弟(18-05-25)      第794章:收黑熊精(18-05-25)      第793章:自有你一番造化(18-05-25)     

第004章:那一跌的風情


    秦觀是走路來的,回去卻是乘的馬車。

    這馬車是鄭達的,車廂內很是寬敞,秦觀和鄭達兩個人坐在麵也一點不顯擠。裝修的很是豪華,錦被鋪地,坐上去一點也不顛,鄭達還從旁邊的匣子,神奇的拿出一盤幹果。

    至於二寶,自然沒資格上車,隻能在下麵走路,好在有鄭達的書童陪著一起走。

    車廂內,鄭達還在埋怨秦觀。

    “少遊兄,你不應該答應那錢茂,那家夥一肚子壞水,平時說話都要仔細,小心落入他的圈套。”

    “那柳純元平時看著溫文爾雅的,其實算計心很重,他們家與你們家在官場上不睦,處處貶損你,你這紈的名聲,到是有一半傳自他口。”

    “也是我的錯,不應該邀你來看什麼花魁,唉,你怎麼還與那錢茂打賭考功名,考秀才哪是那麼容易的,我可是被我老爹拿著鞭子抽了三年,又請名師指點又送禮疏通,最後才勉強考上的。”

    “看來這下子,你隻能去遊湖了,好在還有三年時間,這段時間你好好學學遊水吧。”

    這胖子嘴巴劈啪啦的說著,秦觀也不搭理他,他現在才不會關心什麼三年後的事情呢,他現在考慮的,是今後兩天怎麼過。

    他現在回那座所謂的秦府,什麼人都不認識,這可不同於外麵,他怕過不了一個小時就得露陷。

    要不,外麵混當兩天,不會去了。

    就在這時,馬車停下,二寶在外麵喊道:“少爺,到家了。”

    秦觀一驚,自己這還沒想出什麼對策呢,怎麼就到家了,現在想跑都跑不了了。

    秦觀下車,與鄭達告別,看著馬車走遠,才邁著沉重的腳步往這處大宅門走去。

    抬頭看去,就看到一處高大的門樓,朱漆的大門上滿是銅紐,門口擺放著兩隻石獅子,門樓牆壁有精致的雕花,屋頂的雕花更為精致美麗,兩邊各掛著一盞燈籠,門樓正上方掛著一方牌匾,上書“秦府”兩個大字。

    高大宅院的圍牆延伸出去,約兩米高,上覆黑瓦,牆頭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狀。

    秦觀心想,這就是自己家了吧,夠闊綽。

    “啪啪啪。”

    二寶上前猛拍院門,發出一陣啪啪聲,嘴還喊道:“辛老三,開門啦,二少爺回來了,開門。”

    “來了,來了。”

    院門傳出一個聲音,速接近。

    嘩啦一聲二門打開,出現一個四十來歲的漢子,一身藍色家仆打扮,看到秦觀後,趕緊彎腰笑臉:“二爺回來啦,今兒個到是不晚。”

    二寶看看臉色不愉的秦觀,斥了門房一句,“就你話多。”

    二寶跟隨秦觀左右,少爺從詩會回來的途中,在車外聽了胖子鄭達一路的嘮叨,自然知道少爺在詩會上受到了嘲笑排擠,心情不好,還被人擠兌的下了什麼賭,考秀才,那是少爺能考中的嗎,到時候肯定成為這杭州城的笑話,所以少爺一路上就悶悶不樂的。

    跟著二寶往走,抬腿邁過高大的門檻,隻有一個感覺,好家夥,門檻足有一尺高,身手不好的都得小心。

    秦觀腦海靈光一閃,突然生出一個念頭。

    在邁過二門檻,秦觀右腳過去,左腳卻不經意間一下子勾到了門檻上,整個人猛地撲向地麵。

    “啊...”

    秦觀的頭重重的磕在青磚地麵上,發出“啪”的一聲。

    秦觀隻覺得真他媽疼啊,他兩眼一閉,呈大字型臉朝下趴在地上,一隻腳還掛在門檻上,典型的周星馳趴,造型好不華麗。

    “少爺,少爺你怎麼了。”耳邊響起二寶的驚叫聲。

    二寶和辛老三兩人趕緊上前攙扶秦觀,可是將秦觀翻過來一看,都嚇了一跳,秦觀的額頭處被撞了一個包,青紫青紫的,整個人閉著眼睛,卻是暈了過去。

    不得不說,秦觀對自己也是夠狠的,這一下摔的絕對不輕,他到現在還真有一種暈乎乎的感覺。

    辛老三扯開粗大的嗓門嚷叫起來,“來人啊,少爺昏過去啦。”

    啪嗒啪嗒,

    嘩啦嘩啦...

    從前院跑來很多人,男人的呼喝聲,女人的驚叫聲,好不雜亂,門廊處變得嘈雜無比,“哎呀,這是怎麼了,二爺,二爺沒事兒吧。”

    “趕緊叫大夫啊。”

    “......”

    這時一個老成的聲音斥道,“都亂什麼,秦安秦樂,你們抬少爺回房間安頓好,秦喜,你去請金大夫,告訴他少爺撞了頭,暈過去了,讓他趕緊來咱們府上救治。”

    “杜鵑,你去通知夫人,對了,老太太那邊,能瞞著就先別說,你們知道老太太最喜歡二少爺了,別讓老太太著急,再出了其他事情。”

    眾人聽了大管家的吩咐,有了主心骨,兩個家丁抱著秦觀,將他送入房間,秦觀隻覺得忽忽悠悠的被人抬到床上放好,他始終閉著眼睛,裝暈。

    剛剛安置好,就聽一個丫鬟說道:“夫人來了,夫人,您看看少爺這是怎麼了。”

    秦觀隻覺的有人用手在自己身上摸索,一個略帶急促的中年女聲在身邊響起,“觀兒,觀兒你怎麼了。”

    秦觀自然不敢答話。

    “管家,差人去找大夫來,找金大夫。”

    管家回道:“夫人,已經派人去叫了。”

    秦夫人卻是看到了站在人後的二寶,沉聲問道:“二寶,究竟怎麼回事,你家少爺為何會撞傷。”

    二寶早已經嚇得臉色蒼白,聽到夫人問話,立刻站出來跪下,期期艾艾說道:“進門時,二少爺神情恍惚,一個不注意,腳絆在了門檻上,就磕到了頭。”

    “觀兒為何會神情恍惚。”

    二寶眨了眨眼,說道:“今天少爺去參加詩會......”二寶就將今天聽到的消息說了出來,什麼少爺在詩會被學子們嘲諷啦,又與人打賭考秀才啦,連蒙帶猜的說了出來。

    秦觀閉著眼睛聽著,心腹誹,什麼被人嘲諷,小爺我群嘲他們好不好。

    這時夫人再次開口,“二寶,你照顧少爺不力,來人,拉出去,打十棍子以儆效尤。”

    秦觀為二寶默哀三秒鍾,心想到,二寶啊,別怪本少爺害你,你先受著,等以後再補償你吧。

    秦夫人牽住秦觀的手,嘴絮絮叨叨的說道:“觀兒,你可不能出事啊,你爹爹和哥哥不在家,你整日遊閑浪蕩,為娘也不舍得說你,怎麼就遭了這無妄之災呢,千萬不要碰壞了腦子。”

    過了好一會兒,門外再次傳來腳步聲,有人喊道:“夫人,金大夫請來了。”

    “請進來。”

    

Snap Time:2018-05-25 11:32:19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