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棺匠》全文閱讀

作者:陳八仙  抬棺匠最新章節  抬棺匠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抬棺匠最新章節第2076章魂斷江河,棺葬九龍口(64)(18-06-25)      第2075章魂斷江河,棺葬九龍口(63)(18-06-25)      第2074章魂斷江河,棺葬九龍口(62)(18-06-24)     

第1778章齊龍(65)


    當下,我連忙安慰了小黃幾句,然後朝那房梁走了過去。

    待我走到房梁邊上時,不少村民圍在那,但愣是沒人敢動。

    見我過來,那朱三天開口了,他說:“九伢子咋辦?”

    我沒說話,盯著那房梁看了看,又看了看房梁下邊小黃的身軀,或許是這房梁實在太重了,小黃身上的不少鱗片都已經被摸破了。

    我神色一緊,朝高佬招了招手,說:“高佬,你經常挖墓穴,你覺得這種情況怎樣處理好?”

    他沉著臉,並沒有直接說話,而是試了試房梁的重量,徐徐開口道:“想要弄開這房梁,倒也簡單,隻是,一旦將房梁弄巨蛇身上弄開,肯定是劇痛無比,就怕巨蛇受不了這個疼痛,一旦它擺尾了,其後果你也知道。”

    我點點頭,他這話是真的,萬一小黃受不了那個疼痛,其後果當真是不堪設想。

    咋辦?

    我麵色一沉,連忙朝小黃那邊走了過去,蹲下身,摸了摸巨大的蛇頭,緩緩開口道:“小黃,等下會很痛,你受得了那個疼痛嗎?”

    話音剛落,小黃虛弱地睜開眼,伸出舌頭在我臉上舔了舔。

    我懂它意思,它這是說,受得了。

    我還是有些不放心,追其原因,正常人都受不了這種疼痛,會下意識顫抖,更何況是一條蛇了。

    “小黃,真的受得了這疼痛嗎?”我再次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它疲憊地看了看我,舌頭在我臉上不停地掃動。

    見此,我麵色一喜,連忙朝高佬打了一個手勢,意思是可以動手了。

    高佬也沒客氣,立馬開始吩咐那些村民準備東西。

    大概花了三四分鍾時間,村民們搬來四根碗口粗的樹木,先是用三根樹木紮成一個三角形,又在頂端的位置安了一個滑輪,然後弄了一條大拇指粗的繩子從滑輪那邊穿過去。

    繩子的一端綁在房梁上,另一端則幫著一根樹木。

    弄好這一切後,高佬朝我看了過來,說:“九伢子,我們要開始了。”

    我嗯了一聲,朝他打了一個手勢,意思是讓他等一等,我則又跟小黃說了幾句話,大致上是告訴它,一定要忍住疼痛。

    約摸過了一分鍾的樣子,我朝高佬打了一個手勢,意思是讓他開始。

    高佬一見我手勢,也沒猶豫,喊了幾個村民,開始打口號。

    不到片刻時間,房梁緩緩從小黃身上抬起,與此同時,小黃的眼神一緊,我清晰地看到它眼珠中閃過一絲血色,好在小黃忍不住了這個疼痛,愣是一動不動的。

    我麵色一喜,隻要熬過這關,絕對沒問題了。

    哪曉得,那房梁被抬到離小黃身體二十幾公分的位置時,那繩子也不知道咋回事,隱約有斷裂的趨向。

    這嚇得我,哪敢繼續在小黃身上待著,一個箭步朝那邊跑了過去。

    就在我跑到那個位置的一瞬間,那繩子再也承受不住房梁的重量,哢的一聲斷裂了。

    情急之下,我壓根來不及多想,猛地朝小黃身上倒了下去。

    就在我身體剛碰到小黃,那房梁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我後背,一股劇烈的疼痛感從後背溢開,隻覺得背後像是被火燒了一般,要是沒猜錯,後背的脊梁骨應該是斷了。

    “啊!”我吃痛一聲,臉色刷的一下慘白如紙。

    “九伢子!”

    “九伢子!”

    “九伢子!”

    高佬率先喊了一聲,緊接著,朱三天跟劉寡婦也喊了一聲。

    “沒…事。”我艱難地張了張嘴,也不曉得咋回事,我剛張開嘴,殷紅的鮮血從我嘴角溢了出來。

    高佬一見這情況,連忙在我邊上蹲了下來,關心道:“九伢子,你怎麼樣?”

    劇烈的疼痛感,令我壓根無法開口,隻好艱難地朝他打了一個手勢,意思是讓他趕緊把這房梁搬開。

    要說高佬也是急性子,二話沒說,立馬讓村們去拿繩子。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他們足足綁了三根繩子。

    弄好這一切,由高佬打口號,開始拉繩子。

    也不曉得是咋回事,我先前明顯感覺到脊梁骨斷了,可,就在他們準備繩子這會功夫,我能清晰的感覺到背後的疼痛感居然在減弱。

    待他們將房梁從我後背徹底拉起時,我僅僅是感覺到後背隻有稍微一點痛處,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咋回事?

    為什麼那疼痛感會消失的這麼?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來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可,這才過了多久,那股疼痛感為什麼會消失了?

    難道我後背的脊梁骨自愈了?

    不對啊!

    雖說我身體有些異於常人,但不至於這麼嚇人吧!

    “九伢子,爬出來啊,萬一繩子再次斷了呢!”高佬朝我喊了一聲。

    我罷了罷手,說:“不用,你們拉繩子。”

    我這樣說,是擔心繩子再次斷裂,我倒能承受這種重量,但小黃已經疲憊之軀,一旦那房梁砸下去,我擔心小黃會出大問題。

    那高佬聽我這麼一說,也沒再說話,領著村民們把房梁拉到最高處,又讓一些村民們拉住繩子,高佬擔心那房梁砸下來,便跟村民商量了一下,打算把小黃的身軀移走,然後將房梁放下來。

    一時之間,不少村民都圍了過來,開始挪小黃的身軀,由於小黃的身軀實在是太大了,那些村民的力氣,壓根不夠,無奈之下,我連忙跑到小黃邊上,大致上是讓小黃自己也使使力氣。

    奈何小黃實在是太疲憊了,根本動不了身子。

    這讓我麵色一急,哪顧得上那麼多,幫著村民們開始挪小黃的身軀。

    即便這樣,我們一眾人還是挪不動小黃的身軀,也不曉得是誰喊了一聲,把村的小孩跟婦人喊過來。

    這話一出,我們村子的婦人跟小孩愣是全部過來,就連六七十歲的老人也跑了過去,大家齊心協力之下,總算將小黃的身軀從原本的位置移開了。

    但,有些事情當真是沒辦法解釋,原因在於,我們剛將小黃的身軀移開,一件令我們所有人沒想到的事發生了。

    

Snap Time:2018-07-16 22:01:49  ExecTime: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