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再起》全文閱讀

作者:張維卿  帝國再起最新章節  帝國再起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國再起最新章節第三十四章 各方(二)(18-11-05)      第三十三章 各方(一)(18-11-05)      第三十二章 落定(18-11-05)     

第十一章 波及(六)


  經過了半年的征戰,廣東、福建兩省基本光複,戰事也趨於平緩。在去年,鄭氏集團除了這兩處之外,尚且經營著南直隸的戰場,那先有定西侯張名振、兵部侍郎張煌言所部的明軍先後於永曆八年的正月和三月進入長江,突破江防,打擊沿江清軍,同時接應可能會如約而至的西南明軍主力。
  兩次之後,饒是在崇明屯田,軍中糧草亦是不足。為此,張名振先是到溫州購糧,隨後又南下中左所與鄭成功會麵,請援。而為了支援張名振和張煌言在南直隸的作戰,鄭成功派出了忠靖伯陳輝率領五千水師、一萬陸師北上,借助於這支生力軍的戰力來繼續擴大戰果。
  九月初六,大軍抵近上海縣城城下,城內百姓“有執梃而阻遏官府者,有包戴網巾者,有訛言惑眾者,有恐喝官府者”,幾如累卵之勢。若非江寧巡撫周國佐火速領兵來援,以屠城相威脅,否則這座縣城便會就此易手也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沒能拿下上海縣城,明軍卻也沒有就此返回。艦隊北上崇明,於九月二十六舉行祭江大典,準備進入長江,一時聲勢頗盛。
  但是,隨著艦隊的開拔,陳輝所部那邊,由陳輝的旗艦升起了大纛。這是主帥的身份象征,陳輝此舉,是儼然以主帥自居。為此,張名振要求陳輝降下大纛,陳輝則執意不肯,兩人話不投機,艦隊遂於濠頭分裂,陳輝就此率所部南下。
  這一遭,陳輝並沒有直接返回福建,而是在浙江海域遊蕩,逗留於溫州、台州、寧波三府沿海。而張名振那邊,到了臘月,也就是江門之戰前夕,突然率領艦隊自崇明出發,進入長江。此次比前兩次又深入了一步,艦隊於臘月十八直抵南京城外的燕子磯,氣勢恢宏的南京城和巍峨聳立的鍾山,近在咫尺!
  “橫江樓櫓自雄飛,霜仗雲麾盡國威。
  夾岸火輪排疊陣,中流鐵鎖鬥重圍。
  戰餘落日鮫人窟,春到長風燕子磯。
  指點興亡倍感慨,當年此地是王畿。”
  蘇州府常熟縣紅豆山莊,略顯昏暗的書房,錢謙益誦過了這首詩,旋即點頭稱讚道:“張蒼水的詩,總有一份雄渾氣魄在麵,尋常儒生是比不得的。”
  “牧翁言之有理,亦是蒼水久曆軍中,昔年在四明山結寨、而後入衛舟山、再後迎戰虜師、南下閩海,到了今時今日,已有多年了。”
  對座的,乃是浙東士人黃宗羲。此人,乃是東林七君子之一的黃尊素的兒子。其父在東林,素來是與汪文言並稱的兩大智囊,閹黨修東林點將錄,其人是為天空星急先鋒山東道禦史黃尊素。這樣的人物,等到閹黨在黨爭中大獲全勝,東林群賢成批成批的被投入詔獄之中,其人便被害死獄中。等到了崇禎即位,東林黨反撲,黃宗羲在廷上錐刺許顯純、痛擊崔應元,拔其須歸祭父靈,由此變得了“餘姚黃孝子”的美名。
  南明以來,黃宗羲先是在複社與馬士英、阮大鉞作難。等到弘光朝覆滅,他便與浙東士人共同參與魯監國朝的建立和維持。再到江上師潰,黃宗羲領變賣家產自行募集的世忠營兵敗乍浦,退入四明山錫杖寺,其部因騷擾百姓而被山民聚眾燒死在寺中,而他當時因事外出才得脫此難。
  自此之後,黃宗羲參與過赴日乞師之事,但絕大多數的時間還是處於潛伏狀態,暗地為明軍搜集情報,聯絡士紳,由此便與錢謙益有了聯係。錢謙益組織抗清,於浙東的很多事情都有黃宗羲的參與,二人相交莫逆,甚至等到錢謙益病故,臨死前還要求黃宗羲為他作墓文,結果還是因為錢謙益的兒子改請了旁人代筆,才沒能成行,但是黃宗羲還是在第二年做了首哀悼錢謙益的詩文,其中“心期末後與誰傳”之句,指的就是他們那些年密謀抗清,但卻不便大肆宣傳的舊事。
  “艦隊抵近南京,並且在上元縣的朱家嘴焚擄江西糧船,這已經是多年來王師距離南京最近的一次了。”
  “隻可惜了,西南的王師還是沒能趕來。”
  張名振、張煌言的艦隊抵近南京,極大的震動了清廷的江南官場。為此,江南江西總督馬國柱和江南漢軍提督管效忠統領大軍,方才將明軍驅逐。至永曆九年正月初,明軍已退回了崇明那。
  說起來,這三入長江之役,錢謙益是背後的策劃者,憑借著與鄭成功的師徒關係加以勸說,隨後由為姚誌卓組織了一支軍隊助戰。而黃宗羲那邊,於浙東積極聯絡張名振的艦隊,張名振為此還派人從天台登岸,前去聯絡黃宗羲,以便於在浙東造起更大的聲勢,結果來人被清廷抓獲,黃宗羲被按圖索驥,東躲西藏。
  原本,黃宗羲在這一次是躲藏深山,為此還賦詩以“隻將苦字啼宛轉,落盡荒村寒食花”道出他避入深山荒村時的心情。但是,今時不同往日,閩粵兩省的巨變傳來,他便不得不冒險前來見一次錢謙益,為的就是在局勢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的情況下,商討清楚下一步的方略。
  回師的事情,就此告一段落,於二人,無非是感歎一番罷了。當前的局勢發生大變,福建的風卷殘雲,錢謙益是很早就得到了消息的。震驚,自不待提,結果哪知道,這股子勁兒還沒過去呢,廣東的大捷也傳來了消息,無論是那些消息靈通人士,還是清廷的官府,都在異口同聲的說著,說是李定國和陳凱在廣東回師,一戰殲滅了尚耿二藩和朱馬喇的八旗軍!
  “牧翁,那陳凱陳竟成,真是讓人歎為觀止啊。”
  黃宗羲近期還在東躲西藏,對於消息的詳情遠遠不比得錢謙益這個東南文宗領袖。說是交換了彼此的情報,實際上就這一次的情況,更多的還是錢謙益將他了解到的情況說與了黃宗羲,直引得黃宗羲很是驚歎了幾番。
  “梨洲此言亦是老夫聽聞這些事情時的感受,借著假議和摧垮了福建的經濟和韃子的統治,大木就可以一腳直接踹塌了整個福建。這邊的事情還沒完,他又帶著幾萬人跑去了廣東,配合那位西寧王又打出了那樣的大捷。國朝當今最負盛名的兩位名將都能與其配合無間,這樣的文臣,何止是歎為觀止啊。”
  長歎了一聲,錢謙益卻無半點兒疲憊,有的反倒更多還是麵上的紅潤,因亢奮而起的紅潤。
  “這幾年,國朝總算是緩過些勁兒來,不複韃子剛入關時被按在地上毒打的那般情狀。那位西寧王,老夫是沒有親見過的,但是大木卻是老夫親眼看著成長起來的,如今更有那陳竟成,雖是沒有什麼功名,但卻是身負難得的才具。國朝,中興有望啊!”
  話至此,已是老淚縱橫。多年的忍辱負重,總算是看到了希望,卻也不由得錢謙益稍顯失態。
  “學生記得,牧翁曾見過那陳竟成?”
  “正是,永曆五年時,他特特從福建趕來,與老夫商議楸枰三局的事情。”
  回想起那段舊事,錢謙益卻似乎從中看出了一些端倪來。當年,陳凱對於楸枰三局的態度大致是肯定的,但是一再強調要加強東南明軍,確切的說是鄭氏集團的實力。錢謙益當時也確實是這麼做了聯絡貨源和傾銷的渠道,變賣收藏和產業以襄讚軍需。就他看來,陳凱是有私心的,而這個私心與他正是不謀而合,才有了合作的基礎。可是現在回頭再看,卻好像是陳凱已經預料到了楸枰三局的不順遂,以及鄭成功和李定國在閩粵兩省的努力,著實讓人費解。
  “或許是我想多了,子不語怪力亂神,這世上怎麼會有未卜先知的人。”
  心中如是想了,也不過是轉瞬間的事情。麵上沒有絲毫流露,錢謙益隻是就著黃宗羲的興致繼續說了下去:“與陳竟成詳談數日,此子的見解,頗有值得深思之處。老夫當時也很驚奇,驚奇一個童生竟會有這般的才具。等到此子啟程返回福建了,老夫亦是與河東君言及:陳凱此子,絕非是池中之物,遲早是要翻雲覆雨的。現在看來,可不是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牧翁目光如炬,學生佩服。”
  如今的局勢,雖說依舊是清廷控製著中國大半的省份,尤其是最為菁華的江浙,依舊是牢牢的掌握在清軍的手麵,但是兩個省轉瞬間就收複了,清廷不光是丟了兩個省的地盤,更是損失了大量的有生力量。戰局,已經不複是明軍總體死守、偶爾反擊,清軍占據主動的過往了,或許還會出現一些僵持,但是情勢的轉好,以及對全國抗清運動都將有著極大的鼓舞。
  相談間,二人又提及了一些關於他們認識的那等心向明廷的士人們對此的振奮。越是這麼聊下去,就越是覺得形勢一片大好,收複更多的失地已經隻是時間的問題雲雲。興奮之處,甚至免不得要讓院中把風的柳如是弄些酒菜過來,暢飲一番,賦詩幾首,方才能宣泄胸中的豪情。
  酒菜,很快就上來了,二人對飲,亦是一番暢快。但是斟酌了幾杯過後,黃宗羲卻不免提及了一些事情來,當即便引起了錢謙益的深思。
  “牧翁,大前年,西寧王轉戰廣西、湖廣,素來都是與那位秦王殿下配合的。這兩年,到好像是老死不相往來了似的,全心全意的要和國姓聯手,就連去年進攻肇慶失敗了,也沒有因此而改弦更張,依舊是要進攻廣東,最多也就是換條路徑罷了……”
  黃宗羲的言下之意,錢謙益當然明白,當初姚誌卓回來時就曾與他提過貴陽親王府的奢華與安龍行在的殘破之間的對比。孫可望似有不臣之心,而郭之奇、連城璧等人開始好像連帶著李定國也不太搭理的,可是到了去年,卻是傾盡全力的從旁協助,態度如此轉變,對於他這等久沐黨爭之人,已經不是什麼蛛絲馬跡那麼簡單了,實在是明明白白的擺在他的眼前。
  孫李不和,所以李鄭聯手。朝中、軍中,現在是秦藩和保皇的李定國派、鄭氏集團之間互相製衡。若是在朝中,錢謙益或許還會覺得這麵是有上下其手的餘地在的,可是身在江南,對於偏居於大西南的明廷,他卻隻能感受到也許內訌在即的擔憂,別無其他。
  隊,怎麼站,這其實根本不用考慮。問題是在於,當前的大好形勢,若是被內訌耽誤了,錢謙益總覺得這對於他的洗白是存在著不小的影響的。但是,楸枰三局乃是他後半生的心血所係,而現在的情況,戰略或許還有機會成行,可是問題在於雙方的矛盾,以及永曆朝廷那邊的處境,卻是不由得他不去深思的問題了。
  “也許,不能再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那位秦王殿下的身上了。”
  思前想後,錢謙益從來不是傻子,如是說來,顯然是已經有了極大的改變了。但若是想要讓他直接說出廢止楸枰三局的話來,卻也並不現實,至少就現在看來,沒了孫屠戶,還有李屠戶,李定國的大軍北上江西,然後順江而下與鄭成功匯合,乍看上去,似乎勝算好像比之前的計劃還要大上一些。
  “梨洲,可能這一遭,還需要令弟往金華走上一遭。”
  近期,卻是沒有什麼由頭去金華。不過,當年舟山之戰,錢謙益就請黃宗羲的弟弟黃宗炎代為前往金華,去勸說金華總兵馬進寶反正。結果嘛,自然是馬進寶敷衍了事,並且在舟山失陷後跑到溫州三盤狠狠的踩了魯監國朝一腳。
  馬進寶其人,本就是流寇出身,對於明廷沒有一絲一毫的忠誠可言。奈何,錢謙益對其人卻是份外看好,黃宗羲不太理解,但也是把話應了下來。隻是這時候,錢謙益腦海麵想著的,卻是更多的似乎可以勸說的人物,比如江西巡撫蔡士英、比如浙江提督田雄、比如定海總兵張傑,等等等等。
  “對了,這事情,須得與大木商量好了。另外,協調西寧王和大木的兩支大軍的工作,陳凱應該也可以勝任的。”
  

Snap Time:2018-11-17 16:27:12  ExecTime: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