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再起》全文閱讀

作者:張維卿  帝國再起最新章節  帝國再起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國再起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章 漸變(一)(18-11-19)      第四十五章 求變(六)(18-11-19)      第四十四章 求變(五)(18-11-19)     

第六章 波及(一)


  此間,沒有人對陳凱用香山縣去交換廣州百姓的重歸故而表示任何異議。
  從表麵上,陳凱是送人又送地,百分百的賠錢買賣。但是陳凱這個人做事情從來都是有深意的,這些將帥,除了周鶴芝以外都是與他共事多年的,而周鶴芝也聽說過陳凱的能耐,親眼看著福建的經濟是怎麼崩潰的,自然也不會多嘴來討這個沒趣兒。
  商議了一番關於接下來的軍事作戰的事情,眾將便一股腦兒的散了。陳凱一個人坐在大帳,靜靜的回憶著今天的事情,卻也並沒有感到任何日後需要注意的地方。
  說起來,那些廣州百姓都是他當年拚盡全力從廣州城救出來的,這些年在潮州那片陌生的土地上加以安置,從未有人死於饑寒,可謂是恩義深結。那些百姓對他,亦是家家供奉長生牌位,他的各項施政,百姓們也是最為擁護的。
  說白了,這些廣州百姓乃是陳凱的基本盤,最為堅定的擁護者。就陳凱而言,擁護者的利益便是如他的利益一般,自然要竭力加以維護,如此才可以使其更加緊密的團結在他的身邊。
  這,就是一股力量!
  類似的盤口,他在潮州秉政多年,鏟平土寇割據、在清軍的圍剿下護得一方百姓平安,那的士紳百姓對陳凱自然也是極力擁護的。再如他在鄭氏集團的這些年,與很多將帥、官吏都有著極好的交情,這無疑也是一種力量。更何況,還有那天地會,哪怕還隻是個萌芽而已。
  當然,在權衡的過程中,陳凱不是沒有想到過其實若是能夠想辦法讓李定國離開廣東,那麼等大軍撤走時再行利用民意把廣州城接下來,才是最不會造成矛盾的辦法。但是他當初已經許諾過了,是三年之期,現在整整三年,城池是收複了,可若是遲遲不能讓百姓重歸故土的話,那麼對於信譽是存在不利影響的。
  除此之外,現在的局勢已經與曆史上大不相同了。閩粵兩省收複,左手李定國,右手鄭成功,陳凱覺得他完全可以協調這二位南明最善戰的統帥分別兵發江西和浙江,然後像一個鉗子似的對南京實現夾擊。至於湖廣方向,繼續設法讓孫可望和洪承疇死鬥下去,坐收漁利即可。
  這樣的想法,在實際操作上是有些不現實的,最起碼也是難度極其巨大的。但是陳凱相信事在人為,就像他這些年做過的事情,又有幾件是輕而易舉的,斷不可因為難做就輕易選擇放棄,想要成功,這是絕對忌諱的。
  兩省光複,很多事情已經不能確定一定會按照原本的曆史上發展了,即便是陳凱也不能保證,所以更須得按照當前的形勢進行運作。
  事情已經確定了下來,陳凱繼續向鄭成功寫信說明。理由,當然不好用什麼基本盤的事情,隻說是為日後埋下個伏筆,僅此而已。至於是什麼伏筆,就讓鄭成功自行腦補就可以了。
  爭鬥,停息了幾個月後隨著分配戰利品的過程而再度爆發。這世上,從來都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朝堂地方的黨爭、皇宮的宮鬥、職場的明槍暗箭、就連親戚之間都免不了要為了雞毛蒜皮的事情爭鬥不休。今日之鬥,無非依舊是粵西文官集團與鄭氏集團之間就廣東地方的權利之爭的延續罷了,郭之奇和連城璧能夠在進攻新會、廣州期間做到竭力襄助,在南明已經是難得的好人品了。
  至於日後,鬥,陳凱自問這輩子從來就沒有怕過誰!
  大軍疲敝,接下來的攻勢自然是要以政治策反為主、以軍事攻取為輔。休整數日,李定國所部的騎兵率先出擊,沿著北江的河道溯流而上,當日就抵達了三水縣城。
  這座縣城,江門之戰前靳統武統領上萬大軍猛攻,結果愣是在督標和三水綠營的嚴防死守下撐到了朱馬喇的大軍抵達。那大概是不到一個月前的事情,等到李定國麾下大將鐵騎營都督王會帶著所部兵馬抵達三水縣城時,這的清軍早已經逃得幹淨了,用本地士紳的話說,連廣州城的韃子都死光了,三水的韃子哪還敢久留,早早就逃得像是兔子一般了。
  “韃子逃了為何不來告知?”
  壓著質問的不悅,早已得了命令的王會隻得安撫一番,便繼續帶著所部兵馬北上清遠,依舊是溯流而上,隻是從向西,變成了向北而已。
  清遠位於廣州以北,但卻並不是廣州府最北麵的。清遠以北是韶州府和南雄府,韶州府正西麵兒,與清遠縣相連的還有連山、連州、陽山三縣。不過,這一次的目標暫且還隻是清遠,用以作為拱衛廣州府城的北麵門戶,再向北了,以著如今的軍勢,隻怕是還力有不及。
  王會向北,隨後跟進的靳統武的所部兵馬。江門一戰,靳統武是沒有趕上的,等他抵達時隻剩下了殺入江門墟集去清剿殘敵的工作了。等到進攻廣州,陳凱又玩了一手複製尚可喜當年的戰法,率先殺入的強弩營還遭遇了些許抵抗,等到靳統武所部上場時,又一次隻剩下清剿的工作了。
  這支部隊,算是李定國麾下戰力保存最完整的一支。此番緊隨王會所部之後,越過了三水縣,便直撲去歲曾經讓李定國羽而歸的那處肇慶府,隻分了少量的兵馬去奪占三水縣西北的那處據說綠營兵也跑光了的四會縣城。
  分兵,進展很是迅速,先下四會,接下來就直奔著綏江上遊的廣寧而去。至於靳統武的本部兵馬,奪取肇慶府城的軍事行動也很是順利,隻是拿下了此處,卻打聽到了江門一戰逃出生天的大批藩兵和綠營都曾逃到此處,接下來等到明軍攻占了廣州,他們就一股腦兒的奔著梧州而去了。
  這麵,不光是有北線沒有來得及清剿掉的綠營兵,更有南線那邊奪占了明軍左翼山丘,幾乎險些造成全軍崩潰的那支由尚之智率領的精銳藩兵也曾經路過此處。雖說是抵達此處時已經顯得疲憊不堪了,但是武器、衣甲什麼的都沒有丟下,本地的衙役什麼的都是親眼看到的。
  “後麵的骨頭可能就未必會那麼好啃了。”
  靳統武如是暗暗道來,王會的本部兵馬也已經趕到了清遠城下。清遠縣城大門緊閉,城上俱是清軍守卒,如臨大敵。
  見狀,王會招來了一個剛剛剪了鞭子的降將,是個去年從北方調來的遊擊將軍,補到了東莞鎮的。江門一戰前,陳凱率軍進攻東莞,東莞鎮是嚴防死守得緊,等到廣州陷落,他們不敢倒向陳凱,幹脆就派人出城聯絡了李定國,打開了小西門的城門。
  “王大拿,下麵就看你的了。”
  “王大帥放心,小人與那清遠守將是熟識,這就去勸說其人歸附殿下,歸附大帥。”
  點頭哈腰著,這個早在崇禎朝就從了軍,後來是闖來則降闖、清來則降清的綠營軍官下意識的就打了個千兒,隨後站起身來,在明軍的目視下,昂首挺胸的走向清遠縣城,仿佛此時站在他背後的不是什麼王會,而是大名鼎鼎的西寧王李定國似的。
  李定國麾下的靳統武、王會二將統兵出發,陳凱這邊亦是分出了柯宸樞、沈明、蕭拱宸、黃興、陳堯策等統領六個鎮的明軍大舉向東。
  不比新會、江門兩戰,李定國所部和粵西明軍已經趁勢占據了新會、順德、高明等縣,在那期間,陳凱率領大軍也隻是占據了一個新安縣,就連東莞也沒有拿下。此番出兵,大軍兵分三路,陳堯策北上從化、蕭拱宸、黃興進攻增城,而後沿著增江水道繼續前進,奪占龍門縣城。這兩部,是前出廣州東北的,而柯宸樞和沈明則帶著三個鎮的明軍直撲已經無人防禦的東莞縣城,隨後向惠州府城發起進攻隻要,郝尚久還沒有拿下那座府城。
  郝尚久已經向陳凱輸誠了,所以陳凱也不打算在攻城略地的過程中耗費郝尚久所部的實力。配合出兵,一是表示一視同仁的態度,二來也是為了盡可能快的了結粵東的戰事,趕在永曆九年的春耕前重新實現地方的安堵。
  大軍出動,自然也帶了不少降將,有他們前去說項,總能事半功倍。最起碼,這些城池,陳凱已經不打算一個個啃下來了。
  尚可喜和耿繼茂的首級裝進了錦盒,送往安龍行在。集結於廣州城下的明軍如花開綻放一般向著廣州周邊的地區伸展開來。無論是梧州府、還是惠州府,或許都有著尚需一戰的可能,但是明軍斬兩王、破廣州的輝煌戰績已經傳播開來,尤其是在潮州府那邊,隨著露布飛捷的趕到,當即便化作了一片歡樂的海洋。
  “廣州光複了,廣州光複了!”
  正月,剛剛度過了新年,喜慶的氣氛尚未散去,西麵就又傳來了好消息。對於潮州百姓而言,這無疑是一場大捷,潮州是這支明軍經營最久的一塊占領區,軍中也多有潮州子弟,明軍取得大捷,趁勢攻克了省城,原本盤踞潮州北部的郝尚久據說也已經接手了陳凱的招撫,轉而攻擊惠州府的清軍。
  這樣一來,從永曆四年開始,處於福建、廣東兩省清軍夾擊之下的潮州府先是隨著漳州收複而擺脫了東麵的威脅,現在廣州收複、惠州收複在即,擔驚受怕了多年,總算是成為了腹地,哪怕是北麵其實還在與清廷的控製區接壤,但是主要威脅方向已經消失了,就總算是可以鬆一口大氣了。
  百姓為了可以安然度日而歡愉,本地的讀書人則連忙開始鑽營了起來。一戰得勝,廣東大局已定,就算是要和其他明軍分潤,能夠落到手上的府縣城池也絕計不少。那些,可都是現成的官缺兒。
  尋常讀書人還在焦急著,巡撫衙門的那些讚畫們也不見得能輕鬆多少。幾年下來,陳凱的習慣他們是知道的,比較喜歡使用那些有經驗的官吏去做事情。如他們這般,皆是在巡撫衙門辦事多年的,外放的例子不在少數,於潮州府、於瓊州府、於漳州府和泉州府,更在於如今的整個福建,哪個府也都少不了他們這樣的人物的身影。
  比之缺乏獨立文官係統的李定國所部,鄭氏集團從來都是獨立發展起來的,以陳凱為首,如葉翼雲、陳鼎、馮錫範、潘庚鍾、盧若騰、沈期、楊英之流的文官已然是自成係統。除此之外,還有鄭泰之流從事海貿的人員,可謂是人才濟濟。如這些巡撫衙門的讚畫們,他們除了在巡撫衙門辦事之外,其實在這也有著儲才的用途,等到需要時便直接外放出去。這就像是鄭成功的儲才館,區別無非是內的人物有著科舉功名的等級和士林名望,以及外放後的官職高下而已。
  又將會有一批人被外放出去,這已經是定局了。不過,誰去誰不去,委任的所在如何,這都是需要提前鑽營的。那些在簡在陳撫軍之心的,自然是可以坐等大好位置,有機會在更大的舞台上發揮才能,而那些不甚起眼兒的,就得更加努力,起碼要在負責甄選的官員那混個臉熟,哪怕他們現在也還不知道具體是誰來負責。
  對於潮州百姓,大抵也就是這個樣子了,最多也就是那些廣州佬走之後的熟田分配,可能還要再下些功夫。對於寄居潮州的廣州士紳百姓而言,當年的廣州大屠殺,很多人都有親朋故舊不知所蹤了,是死了,還是失蹤了,沒有人知道,對於造成這一切的尚耿二藩自然是憤恨非常。
  現在仇人授首,自是快意已極。但是,更重要的還是在於回家二字,這對此刻的廣州百姓,乃至是對於中國人而言,其分量之沉重,從來都是不容小覷的。
  “約期三年,三年之內就真的收複了廣州。陳撫軍言必行、行必果,這才是真英雄!”
  

Snap Time:2018-11-19 18:17:27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