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無盡歡》全文閱讀

作者:六道  人生得意無盡歡最新章節  人生得意無盡歡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人生得意無盡歡最新章節第六百六十三章回國(18-02-13)      第六百六十二章原點(18-02-13)      第661章求助(18-02-12)     

第661章求助


  第661章求助
  吳盡歡以為銳翔公司的事隻是一件小插曲,隻要銳翔公司做好公關,再去辟辟謠,事情也過去了,但隨後的幾天,銳翔公司的風波非但沒有煙消雲散,反而越演越烈。!
  質監部門對銳翔公司的電動汽車進行了突擊檢查,還真在一批電動汽車發現了質量問題,問題出在電池的性能不過關,達不到銳翔公司提交報告的性能標準。
  汽車的質量出現了問題,這連胡耀平都沒想到。在緊急召開的會議,他詢問各部門的主管,這批電動汽車到底是怎麼回事。
  各部門的主管也都很無辜,銳翔公司生產的電動汽車,售價都訂得非常低廉,但各種性能的要求又都很高。
  如果真按照報告的性能進行生產的話,銳翔公司非但不賺錢,反而還得向麵賠錢。
  在這種情況下,公司在為新款電動汽車搭配電池的時候,為了降低成本,隻能選擇性能差一些的電池。
  但這些電池也隻是性能稍差,絕非粗製濫造、質量不過關的電池,發生內燃的情況,不可能是和電池有關。
  可現在的問題是,銳翔的電動汽車發生了內燃,而在質監部門的檢查下,又確實發現了重要配件出了問題,人們自然而然地會認為,這次的內燃事件,是由銳翔電動汽車自身的問題造成的。
  果不其然。在看到銳翔電動汽車的配件以次充好的新聞後,先前許多購買過銳翔電動汽車的顧客,都開始向銳翔公司提出退貨的要求。
  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之下,銳翔公司迫不得已,隻能召回好幾個批次的電動汽車。
  這次的事件,不僅給銳翔公司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同時也讓銳翔公司的名譽大大受損,簡直是顏麵掃地。
  禍不單行。在銳翔公司正麵臨內憂外困的局麵時,銀行又開始向銳翔公司發難,督促銳翔公司償還拖欠的貸款。
  銀行催款的消息一經傳出,銳翔公司的股票已經不是大幅度的下跌,而是呈現出雪崩式的暴跌。
  輿論的走向,顯然不是弄垮了銳翔公司完事的,接下來,輿論的矛頭直指無盡銳翔公司生產的風行者。
  風行者係列電動汽車,采用的電池,都是由銳翔公司製造,現在銳翔公司爆出這麼大的醜聞,那麼風行者係列電動汽車的電池,很可能也是以次充好。
  當輿論的矛頭開始逐漸轉向無盡銳翔公司,才剛剛冒出這個苗頭的時候,無盡公司反應極,第一時間向外宣布,下月旬,無盡公司將正式開啟新華島的二期工程,並且將二期工程最終的效果圖也一並公布出來。
  新華島要在周邊再建造七座離島,這可是個爆炸性的大新聞,很成功的轉移了輿論的焦點,將輿論的注意力全都吸引的新華島的二期工程。
  而後,無盡公司才不失時機的召開記者會,對外澄清,雖然風行者係列電動汽車采用的是銳翔公司產生的電池,但無盡公司一直都有嚴格把關,在汽車的質量,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之後,無盡公司還展示了風行者係列電動汽車在國際一係列的測試證書。
  無盡公司的口碑一直都很好,這也為他們贏得社會的信任打下了良好的基礎,而且無盡公司還出資建造了新華島,從某種意義來說,它如同一個民族英雄的存在,這也成為無盡公司更容易獲得信任和支持的一個主因。
  在投資新華島項目,無盡公司砸下的資金可用天數字來形容,短時間內也難以收回全部的成本。
  看起來好像無盡公司吃了大虧,實際,他們砸下的錢並沒有白白打了水漂,真到了關鍵時刻,先前積累下來的口碑足以讓無盡公司可以很容易的度過難關。
  在這一點,是其它公司無法與之相的。這次便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被爆出了這麼大的醜聞,銳翔公司內外交困,已然陷入絕境,反觀無盡銳翔公司,非但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銷售量還在穩步的提升。
  這天晚,亞曆山大到吳盡歡的別墅做客。他這次過來,主要是向吳盡歡辭行的,他這次來國,已經待了半個多月,公司等著他處理的事務已經積攢了好多。
  聽聞亞曆山大要走,吳盡歡問道:“費德曼先生打算哪天回國?”
  “明天。”
  “這麼急?”
  “!”亞曆山大笑了,說道:“我來國已有二十天,再不回去,公司很多人都要和我急了。”
  稍頓,他樂地說道:“以後有時間,我還是再來新華島遊玩。”
  吳盡歡走到吧台,拿出兩個杯子,加了冰塊,倒了兩杯威士忌,走回到亞曆山大近前,將其一杯酒遞給他,問道:“費德曼先生打算做船回國?”
  亞曆山大搖頭說道:“城堡號慢慢航行回去吧,我坐飛機回國。”
  說著話,他和吳盡歡撞了下酒杯,喝了一大口酒。他舒適地向後倚靠,感歎道:“說起來,我很少有這麼輕鬆的長假期。”
  即便是在俄羅斯國內,亞曆山大也不是很自由,每次出行,身邊都是保鏢成群,而新華島的安全性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無處不在的攝像頭,雖然會對人們的**造成一定的侵犯,但也最大限度的杜絕了犯罪,讓人感覺身處在這樣的環境很安全,尤其是像他這種仇家多的人。
  吳盡歡對他笑了笑,晃下手的酒杯,說道:“歡迎費德曼先生經常來新華島度假。”
  亞曆山大和他又裝了下酒杯,將杯酒一飲而盡。
  翌日,亞曆山大啟程回國,吳盡歡也有去送行,看著亞曆山大乘坐的直升飛機越飛越遠,漸漸的隻剩下一個黑點,吳盡歡的心頭亦是頗有些感觸。
  世的事情,有時候是這麼的妙。
  如果城堡號沒有建成,亞曆山大不會來國,不會來新華島,更不會在島投資一百五十個億購買房產。
  若沒有這一百五十個億的資金,新華島的二期工程不會啟動的這麼,起碼要等到南創公司那邊的資金注入。
  可是南創公司要申請資金,得走一係列的程序,己方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距離二期工程的正式開工也會遙遙無期。
  若是沒有新華島的二期工程及時來轉移輿論的視線,風行者係列電動汽車的銷售肯定也會受到銳翔公司醜聞的影響。
  整件事,都是一環套著一環,冥冥之,似乎一切都有了注定。
  吳盡歡喃喃說道:“不知,銳翔要怎麼度過這次的難關。”
  剛開始,胡耀平說有人在故意打壓銳翔公司,吳盡歡還認為那隻是他的抱怨,現在來看,的確有這種可能,明明隻是一件小事,結果卻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如果說沒有人為的因素在麵,那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會被人刻意的打壓,一定是你觸碰到了人家的利益,銳翔公司能觸碰到誰的利益?答案隻有一個,同行。
  吳盡歡心正琢磨著,他的手機響起。掏出手機一瞧,正是胡耀平打來的電話。他嘴角勾了勾,將電話接通。
  “吳先生,你在新華島嗎?我現在正在去往新華島的路,再有一個小時能到。”胡耀平那邊的噪音很大,聽起來,他應該在飛機。
  吳盡歡苦笑,自己剛剛送走了亞曆山大,結果又來了個胡耀平。他說道:“我現在是在新華島,胡總找我有事?”
  “吳先生,等會我們見麵再說。”
  一個半小時之後,風塵仆仆的胡耀平出現在吳盡歡的辦公室。
  以前胡耀平雖然粗獷一些,但起碼人還是收拾得幹幹淨淨,溜光水滑,而現在的他,給人的感覺是很落魄。
  衣服沒有平日的整齊,麵色灰蒙蒙的,臉布滿了青青的胡渣,整個人看去也以前憔悴了許多,也瘦了一圈。
  吳盡歡起身,和胡耀平握了握手,而後兩人一同在沙發坐下來。吳盡歡讓江惠欣去沏茶,他問道:“胡總如此匆忙的趕來新華島,可是有要緊的事?”
  “目前銳翔公司的情況,相吳先生已經很清楚了吧?”胡耀平疲憊地揉了揉額頭,問道。
  吳盡歡點點頭,說道:“在報紙看到了一些。這些天,銳翔公司的股票跌幅已經超過了六成。”
  原本三十多塊錢一股,現在跌到不到十多塊錢,已經跌破了曆史最低穀。
  胡耀平長歎一聲,說道:“吳先生,我跟你說了,這次是有我在故意搞我們銳翔公司。”
  吳盡歡聳聳肩,說道:“也是你銳翔公司給了人家這個機會。”如果不是被人家查出質量問題,以次充好,也不會有後麵的這些事了。
  胡耀平說道:“沒錯,我們公司自身是有問題,但問題絕對沒有報道的那麼嚴重……”
  他話沒說完,江惠欣端著兩杯茶走了進來。吳盡歡拿起茶杯,抿了口茶,說道:“現在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胡總打算怎麼處理這次的難關?”
  胡耀平沉默了片刻,搖頭說道:“吳先生,說實話,我現在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投資風行者電動汽車,公司已經砸下了一大筆資金,這次的召回,又讓公司損失了一大筆資金,現在公司可動用的資金已經所剩無幾,而原本與我們關係很好的銀行,現在又突然追債……”
  說到這,他看了一眼吳盡歡,垂首說道:“銀行方麵已經向我們下了最後通牒,如果公司還不能償還貸款,便要拿公司的資產來抵債。”
  吳盡歡的眼眸閃了一下,他知道銳翔公司現在處境困難,但也沒料到會困難到這個地步,銀行都要沒收銳翔公司的資產了。
  他幽幽說道:“銀行這麼做,是在落井下石啊!”
  胡耀平急聲說道:“吳先生,這次你無論如何也得幫幫我,現在,也隻有你能幫我了!”
  

Snap Time:2018-11-20 06:32:13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