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新書:《主角開始抱團啦》(18-05-30)      完本感言以及新書介紹(18-05-25)      第766章月神的名字(大結局)(18-05-25)     

第766章月神的名字(大結局)


  仙界。
  渾天星。
  東極神州,傲嵐國。
  一座美麗的島嶼上,一群修為最低禦空、融天境界的修煉者正在不斷進進出出忙碌著。而指揮他們的卻是一個毫無修為的凡人。
  “嗯……這個放那邊……那個歪了,重新弄……”裴明央不斷地發出指令,周圍雖然都是修為比他高的,卻沒有一個不聽他的。
  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在給山風老師的婚禮做布置,而裴明央作為山風的編輯,地位自然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修士可比的。
  裴明央看著經過半年籌備的島嶼,忽然歎了一口氣:“已經布置得差不多了,可正主居然還在玩失蹤,真是的……”
  這時候,林玉顰忽然走了過來,和她一起來的還有小金。
  裴明央連忙打招呼:“林姑娘,龍姑娘。”
  “準備好了嗎?”林玉顰問道。
  “都差不多了,隻是……”
  “那就照常進行吧。”
  裴明央道:“可是原計劃婚禮的日子就是後天啊,你們找到那家夥了?”
  小金道:“哎呀,不用找的啦,主人答應小玉的事情肯定會做到的,到時候他說不定就突然出現在婚禮現場了呢。”
  裴明央捂著額頭:“龍姑娘,你說的那是小說的情節,作者為了讓主角裝逼強行那麼寫的,現實中哪會有那麼巧的事情?”
  “反正我就是這麼覺得的。”小金依舊堅持道。
  林玉顰似乎也是同意她的意思,裴明央也不好阻止。
  【萬一到時候婚禮時那家夥不出現,那麼多的賓客在,怕是要變成一場大鬧劇了。】
  “小玉,我娘和大娘來了,她們給你帶來了一套結婚用的禮服,咱們去試穿看看吧。”小金說道。
  林玉顰點了點頭,也沒有拒絕。
  裴明央隻好繼續處理自己的事情,現在就剩一些細節了,時間上完全來得及。
  “這家夥的別扭性格,說不定真會趕在婚禮前一刻才到場。”他樂觀地自言自語道。
  本來也沒指望誰來回答,結果一旁忽然出現了一個聲音:“你說誰性格別扭呢?”
  “啊!”裴明央被嚇得尖叫一聲,差點沒跳起來。
  他驚喜地看向來人:“靠!你這個混蛋!終於來啦!”
  杜子轅朝他笑了笑,然後撓了撓頭:“好像來早了,要是在婚禮前一刻到場就有牌麵了。”
  “滾蛋!不要老想著小說的那種二逼情節!”裴明央雖然很想和他多說幾句,但還是推著他往去,“去看看你的新娘子!還有你自己的禮服也去試試!”
  “哦哦哦,你別推呀,我自己能走。”杜子轅來過一次,是認得路的,直接到了最麵。
  他才進院子,就聽到小金在叫喊:“哇哇哇,小玉你這衣服太好看啦!娘、大娘,這是哪的新娘衣服啊?我從來沒見過唉!”
  接著,就聽到天後的聲音傳來:“這是我做的,你以後要是嫁人了,大娘也給你做一套。”
  然後是龍妃的聲音:“外麵那傻小子,還站著幹什麼,進來啊!”
  杜子轅一愣,怎麼她們對自己的回歸一點意外都沒有呢?說好的難以置信、喜極而泣呢?
  感覺好沒成就感啊。
  不過他的腳步還是往邁了進去。
  一進門,他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抹雪白。
  那是林玉顰,此時她身上正穿著一套純白的婚紗,頭上戴著一頂水晶冠飾,美得杜子轅都找不出什麼詞匯來形容了。他感覺自己認識了她二十年,今天的她絕對是記憶中最美的。
  隻是……“為什麼是婚紗?”仙界怎麼會有婚紗的?杜子轅懵逼了。
  小金則不管他,蹦蹦跳跳來到他身邊抓著他的手就往拽:“哎呀,主人你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小說不都是婚禮開始的時候主角才登場的麼?我本來還想著變成你的樣子先和小玉結婚算了呢。”
  “你可拉倒吧。”杜子轅捏了捏她的鼻子,來到了林玉顰和兩位長輩的麵前。
  “真漂亮。”杜子轅盯著她的眼睛,讚道。
  林玉顰難得紅了臉,害羞地低下了頭。
  天後則是又拿出了一套白色的西裝給他:“去換上試試,我都是從你娘那問來的尺寸,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杜子轅雖然很想問她為什麼能拿出這種衣服的,但還是被氣氛推動,先去換了衣服。
  繼承了月神美貌基因的杜子轅顏值自然是超高,穿上白色的新郎禮服戴上玫瑰花,和林玉顰站在一起,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晃得人眼睛都要瞎了。
  “哎呀哎呀,看得我也好想結婚啊。”小金羨慕得喊道。
  ……
  杜子轅這個新郎都回來了,一切自然就更加順利了。
  到了婚禮當天,客人們一個個都上門了。能參加杜子轅婚禮的,身份可都不一般。
  最先到的是漫畫培訓班的學生們,帶頭的自然是夏安,也就是蘇妖妖。她帶著自己的一眾師弟師妹到了島上,第一時間就給杜子轅請了安。
  現在這些學生們都已經成為了各大出版社的台柱,古家兄妹、雲婷、江毅、孟初更是名聲大噪。
  “雁翎天呢?”杜子轅和他們打完招呼之後向蘇妖妖問道。
  後者道:“那家夥不老實,來的路上居然視線在別的女人身上停了3秒,我就把他丟半路上了。”
  “。”杜子轅隻能笑笑,可憐的雁翎天。
  再之後,穆承安帶著寧寒露作為蓬萊劍宗的代表來了。
  “老師哥哥老師哥哥,恭喜成親呀,露兒以後長大了也要嫁一個老師哥哥一樣的好男人。”
  杜子轅摸了摸她的腦袋:“可別這麼說,會嫁不出去的。”
  穆承安對於他這般厚顏無恥的發言隻是笑了笑。不過心也有了算盤,回去一定要教訓自己的徒弟,找男人千萬不能找這種愛逼人女裝的怪人。
  然後,蔡子師帶著雁翎天來了。可憐的雁翎天,被老婆丟下後不好意思一個人來,就隻好硬拉著蔡子師陪同。蔡子師顯然是不樂意的,畢竟倆男人攜手來參加婚禮,總感覺gaygay氣的。
  稍晚一些後,來的客人就越來越多了。
  傲嵐國皇室、夏無衣變身的李滄海、玄冰城一家四口、醉今宵……
  期間,杜子轅和夏無衣交談之後得知江漓還在追他,他雖然有些無奈,但也沒有像以前那麼排斥她了。感覺他好像放棄抵抗似的,就如同當年他被杜子轅忽悠著穿上女裝一樣。
  他也看到了挺著大肚子的貓耳小蘿莉,她馬上就要當媽媽了,但還是對莫寒又踢又踹的,誰讓他視線老是在那些大胸小姐姐身上流連呢?
  到了下午,賓客身份也越來越重。
  “肚子,我來啦!”最先到的神仙是李青蓮。
  然後是孫天韻和武神,她似乎在半路上被武神劫道了,一臉無奈地被武神攙著手走了進來:“小子,終於你也到這一天啦,記得多努力,好生幾隻小猴子讓老娘調教調教。”
  杜子轅當即決定,以後絕對不能讓孫天韻接近自己和林玉顰的孩子。
  一旁白象則是滿臉怨念地看著自己的主人和孫天韻,恍若一隻敗犬。
  之後,食神、財神、羅雲天君、赤雲將軍、張天關、天河星君……
  凡是杜子轅認識的神仙都分了分身下來。似乎是天帝下了一道特別諭令,讓神仙們都可以來參加杜子轅的婚禮。
  其中,財神是帶著風暮昭一起來的,這兩人看樣子也是喜事將近的樣子,因為風暮昭已經渡過一道死劫了。
  羅雲天君到了後拉著杜子轅到了一旁:“我最近有個新想法,不如我們一起探討一下吧。”
  “什麼想法?”杜子轅問道。
  “《榮耀》是很不錯,但我總覺得差了點,我最近在琢磨,你說能不能讓遊戲不再單單是娛樂,而是對現實也有好處。”
  杜子轅下意識地道:“那不就是電競嗎?”
  “不不不,我說的不是那個,”羅雲天君道,“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讓大家在遊戲提升實力之後,現實中的修為也能跟著提升。”
  “唉?你說的是這種意思麼?”杜子轅想了想,道,“我覺得可以,不如我們下次再接著討論吧。”
  “好啊好啊,一言為定哦。”得到了杜子轅的承諾,羅雲天君心滿意足地坐下喝酒了。
  張天關則是帶著溫家兩姐妹,也不知道他的同時攻略計劃能不能成,反正在杜子轅看來,他在姐妹倆麵前就跟孫子似的。
  太上星君帶著小雙兒也來了。
  “哎呀,小夥兒幾天不見你都結婚了呀,來來來,拿去拿去,當喜糖就好。”太上星君拿了一個葫蘆給杜子轅。
  杜子轅本來以為是一葫蘆麵疙瘩,誰曉得打開以後居然都是一些正經的丹藥。這要是拿去當喜糖,可就有點太奢侈了。
  小雙兒則拉著他的衣角,可憐兮兮地道:“爹爹,你和別的女人結婚了,那你還要我麼?”
  杜子轅無奈,隻好摸了摸她的腦袋:“你要是樂意,就喊一輩子吧。”
  “嗯,好……”
  再到了最後,天帝的老婆們也下凡了!
  龍妃是和小金一起來的,東海龍王就跟在後邊。
  然後莉莉蒂婭則挽著一個杜子轅不認識的女人進來了。不過看那金發碧眼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是神界的人。
  後來經過介紹才知道,原來那是白羽神妃,天帝的妃子之一。
  最後,天後則是和月神一起來的,紅線跟在身後,兩個人有說有笑,看得孫天韻是羨慕不已。
  “我兒媳婦兒呢?”月神一到,就四處亂瞅。
  杜子轅歎了口氣:“你就不能先看看自己兒子麼?”
  “嗯嗯,兒砸你真帥,我兒媳婦兒呢?”月神敷衍了一句,繼續找尋林玉顰的身影。
  杜子轅翻了個白眼道:“等婚禮開始的時候她就出來了。”
  “那開始吧,我都等不及抱孫子了。”
  “你這還是等著吧。”杜子轅無話可說。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杜子轅便示意小金進去把林玉顰領出來,今天她可是伴娘。
  不過她卻一個勁地在一旁吃東西,今天幾十桌菜可都是林玉顰做的,她根本就停不下來。
  “喂,小智障,今天你是伴娘啊!還吃?”杜子轅有些頭疼,自己怎麼就給林玉顰找了這麼個伴娘?
  “哦,沒事,伴娘我給讓了。”小金一邊吃一邊道。
  “啥!讓了?你讓給誰了?”杜子轅一驚,這家夥這麼不靠譜的?自己婚禮的伴娘居然都敢讓?
  小金指著杜子轅背後:“喏,這不是來了嘛。”
  他轉身一看,隻見林玉顰正被另一個穿著白色紗衣的女孩子挽著緩緩朝他走來。
  林玉顰固然美得炫目,而伴娘也不落下風,除了胸部有點遺憾。因為她是莉莉蒂婭。
  “這家夥……”杜子轅沒想到她居然來給自己當伴娘了。
  不過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
  這時候,鬆子和唐君昊走了過來。鬆子戳了戳杜子轅:“喂,我怎麼感覺這伴娘跟你也有一腿的樣子?瞧人家那眼神,從進來開始就沒從你身上移開過。”
  “滾蛋,吃你的雞腿去。”杜子轅直接抓起一隻又粗又油的雞腿塞到了鬆子嘴。
  鬆子嗚嗚了幾聲,漲得難受,隻好先把雞腿給拔出來,同時一道晶瑩的絲線也被帶了出來。這一幕恰巧被一旁的陳光明給拍了下來,後來流傳到網上,這幅狂少吃雞腿的圖片受到了眾多紳士熱烈的追捧。
  杜子轅也是有伴郎的,那便是裴明央了。他來到林玉顰身邊,兩個人攜手走到了長輩麵前。
  林父林母緊張得不行,畢竟還是凡人,第一次和月神、天後並坐,他們到現在還以為是在做夢呢。
  杜子轅這邊由於養父母已經不在,所以就由月神和天後代替。
  本來是孫天韻和月神一起的,畢竟怎麼說她也算是杜子轅的師傅,而且趁此機會還能冒充一下月神的伴侶,豈不美哉?
  但是太上星君忽然纏上了她,阿朱其實是她當年培育的一株靈植,後來生了靈智成為妖帝,這也是阿朱為什麼會和她一模一樣的緣故。所以她對待孫天韻就像是自己的女兒一樣,這就讓孫天韻很難受了。打又打不過,堂堂天夢星君居然要被一個天然呆當寶貝女兒寵,太傷自尊了。所以她基本上都是有多遠躲多遠,卻沒想到在杜子轅的婚禮上被逮住了。
  孫天韻不在了,天後便頂了上去,她對杜子轅也有師徒之誼。
  向長輩行了禮之後,杜子轅就不知該怎麼做了。如果是傳統的婚禮,這時候應該拜堂了,但是他們倆穿的是婚紗西服啊,拜什麼堂?應該交換戒指才對。
  可是,戒指呢……
  杜子轅看看月神,月神則看向了天後。
  天後摸了摸自己胸口,忽然道:“哎呀,戒指我給落床頭了。”
  “哈?”杜子轅傻眼了,這什麼狀況?難道要他臨時在係統兌換一對戒指嗎?這也太不講究了。
  就在這時候,外麵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老婆!我來給你送東西啦!”
  隻見一道身影匆匆跑進禮堂,穿過一眾賓客來到了杜子轅他們身邊。
  “我靠!”杜子轅見到他,也著實被嚇了一跳。這家夥不是天帝麼!?他居然也來了!
  天帝此時從懷取出一個盒子交給天後,然後邀功般道:“我起床看到這個就知道你肯定需要我,怎麼樣?老婆,我來得及不及時啊?有沒有獎勵?”
  說著,他還把臉湊了過去,似乎是想要天後親他一下。
  不過天後接過盒子後,根本就沒有理他。白羽神妃和龍妃這時候也上來,架著他下去了。
  “嘿,親愛的你們幹啥呢,放我下去。”天帝淩空蹬著雙腿叫喊著,然而並沒有人理會他的意見。
  天後這時候打開戒指盒,露出一對精致的指環:“好了,趕緊給對方戴上吧。”
  杜子轅暫時壓下了吐槽的欲望,順利和林玉顰交換了指環並發下了誓言。賓客們也都歡呼了起來。
  這一刻,他們終於成為了夫妻。
  兩人深情對望,然後吻到了一起。
  一旁,莉莉蒂婭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那枚紅寶石戒指,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禮成之後就是敬酒了,先敬了長輩,然後再一個一個賓客敬過去。本來以天帝的身份他應該是第一個的,不過龍妃和白羽神妃已經把他綁到禮堂外的一個小亭子了。
  杜子轅敬完了所有酒才來到那個亭子,就看到天帝正在一個人喝悶酒。
  一看到杜子轅,他立刻來了精神:“嘿嘿嘿,過來過來,新郎官可得陪我喝幾杯。”
  杜子轅笑著點了點頭。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吃著林玉顰準備的小菜。
  “嘖嘖嘖,”天帝一邊吃一邊感歎,“不愧是‘獵神帝’的傳人,這手藝絕了。”
  杜子轅詫異道:“你認識顰顰的師尊?”
  “你這不是廢話麼?這渾天星上出來了那麼一尊大能,我能不知道?”天帝朝他翻了個白眼,似乎是在嘲諷杜子轅像個白癡。
  “呃……”杜子轅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那顰顰的師傅現在在哪兒您知道麼?”
  “不知道,她當年是為了拯救自己的位麵而來,現在可能在別的世界找尋辦法吧。”天帝滿不在乎地說道。
  杜子轅聞言立刻道:“對了,我這次在異界碰到了一塊石碑,上麵說了諸天崩塌……”
  天帝聽了後,看了他一眼:“知道什麼是諸天崩塌麼?”
  “是什麼?”
  “這要從宇宙的起源講起,首先,宇宙是從一場大爆炸誕生的,就這樣‘’一下,就開始不斷膨脹擴大……”天帝做了一個雙手張開的動作。
  大爆炸理論杜子轅自然知道,所以就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
  天帝又道:“但這就跟吹氣球一樣,你一口氣沒吹完的時候氣球自然在不斷膨脹,但是完了之後呢?膨脹到極限的氣球就會開始慢慢縮小最終變回原來幹癟的模樣了,宇宙也是一樣,膨脹到極限便是這個宇宙的壽元極限,接下來它就會開始收縮坍塌,而原本處於宇宙中的千萬位麵則因為這個收縮而失去原本的生存空間,靠得越來越近,相互擠壓直至破碎毀滅。”
  杜子轅插嘴道:“這也就是域外幹涉產生的原因?原本相安無事的兩個世界因為大環境的收縮擠壓,最終碰撞在了一起。”
  天帝點點頭:“對了,差不多就是那樣了,所以幾乎每個位麵的修煉者都在想辦法避免自己的世界被異世界毀去,我們仙界也一樣。”
  “那……如果世界毀滅了,那些高手還能逃到其他位麵繼續生存嗎?”
  “沒可能的,”天帝搖搖頭,“大家的本源就在自己原生的位麵,即便可以自由來往諸天萬界,根斷了也沒多久好活了,最好的下場無非就是伴隨著世界碎片落入其他位麵,然後融入其中以另一種形式重生。”
  “重生?”
  “對啊,你難道沒覺得自己認識很多有既視感的人嗎?比方說孫天韻,她像孫悟空吧?比方說小青蓮,她像哪吒吧?再比如你的那兩個結拜弟妹,弟弟像唐伯虎吧?其實你義妹前世也是某個世界的主角,隻不過你沒看過那本小說而已。”天帝語出驚人,讓杜子轅陷入了沉思。
  “也就是說她們原先也都是某個故事的主角或者配角,然後那個世界毀滅了,世界碎片落入了仙界,這才有了現在的他們?”
  “沒錯,就是這樣。”
  “等一下!”杜子轅猛然驚覺,“你怎麼知道那麼多的?”
  從剛才開始他就感覺有些怪怪的,現在他才反應過來,天帝這語氣,簡直就像是早就知道了孫悟空、哪吒這些存在,而並非通過他的漫畫。
  難不成他是……
  “沒錯,”天帝叉著腰挺起胸膛,“你以為我是本地人?其實我是穿越者噠!我是從地球穿越過來的!”
  “你也來自地球?”杜子轅目瞪口呆。怪不得天後會弄出婚紗西服還有鑽戒,原來源頭在這兒啊!
  “什麼也啊,來自地球的就我一個好吧。”天帝一邊說,一邊抿了口酒。
  杜子轅指著自己:“可是我……”
  “哦,你說你那個夢啊,”天帝道,“你現在《大夢星辰妙法》也自創了仙篇了吧?還不會造夢麼?”
  杜子轅眼睛越瞪越大:“你是說,我的那個夢其實是你給我造出來的?”
  “那要不然呢,當年是我把你丟、咳,帶到渾天星的,我不看著你誰看著?看你都成年了還一事無成,我也急啊,幹脆就按照自己在地球的記憶給你造了一個夢,然後造了係統給你幫襯著。”天帝語不驚人死不休。
  “原來係統是你造的!”杜子轅直接從凳子上跳了起來,“我說怎麼那麼不靠譜!?老是抽中一些內衣肚兜什麼的,這是你自己的性癖吧?”
  天帝有些害羞:“哎呀,其實也不是啦,你也知道我經常去其他位麵的嘛,像我這麼有魅力的男人,一些女孩子愛上我那不是理所當然的麼?但是我畢竟是有家室的男人嘛,她們送我的一些紀念品我也不好意思帶回家,就便宜你小子咯。”
  “鬼個紀念品!我信你就是傻子!”杜子轅叫道,“肯定是你自己撩妹失敗,然後氣不過偷的吧?”
  天帝一下子就結巴了:“你,你怎麼這樣憑空汙人清白?定、定情信物的事情能算偷麼?我才不是,我我我沒有……”
  “我想起來了,上次你給我一串項鏈,然後係統就出了《大夢星辰妙法:凡篇》,這也是你自創的吧?”杜子轅問道。
  天帝做了個鬼臉:“做係統的時候忘記加進去了,所以臨時打了個補丁。”
  他說完,伸手朝杜子轅一招,一團白色的光團便從杜子轅胸口飛了起來,最終變成了一張卷軸的模樣。
  “現在你也成仙了,不需要這係統了,我就收回來啦,維持這玩意兒很麻煩的。”
  “拿走拿走。”這種不靠譜的係統杜子轅已經不需要了,留在身上還感覺整天被天帝視奸,難受得一匹。
  “不過畫室這些東西你給我留下唄。”
  “行行行,”天帝沒有拒絕,“不過你以後也要繼續畫漫畫哦,現在域外幹涉的問題還很嚴重,大家都需要你的漫畫呢,真是的,你也太鹹魚了,我都化身無名漫畫家來向你挑戰了,你居然還來一手封筆,玩我呢?”
  “原來無名漫畫家也是你?”不過想想也是,除了天帝這個穿越者,誰能在這個時期畫出那種故事?
  “你失蹤這半年,《遊戲人生》可都是我在代畫的,你說你要不要給我一筆勞務費?”
  “你都天帝了,整個仙界都是你的,我怎麼給你勞務費啊?你不就是想我免費給你打工麼?”杜子轅歎了口氣,“可是你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啊?難道你真是我爹?”
  哪知天帝立刻緊張地否認:“哎哎哎,話可不能亂說,你這話要是讓我大老婆知道了,她會閹了我的!你爹不是我,是別人。”
  “我還真有爹啊?”杜子轅本來隻是試探而已,“虧我一直相信我娘有感而孕的說法呢。”
  “她的確是有感而孕,因為她壓根就不認識你爹,”天帝說到這,忽然搖搖頭,“不對,應該是還沒認識你爹。”
  “怎麼回事?”杜子轅問道。
  天帝道:“準確地說,你娘和你爹將會在十萬年之後認識,然後懷上你,隻不過你爹通過大神通,將你從十萬年後你娘的肚子轉移到了現在你娘的肚子,然後你就提前十萬年出生了。”
  “那我豈不是比我爹還要生得早?”杜子轅感覺這關係亂得他頭皮發麻,“我爹幹啥要做這種蛋疼的事情?”
  “當然是為了對抗諸天崩塌啊,”天帝道,“宇宙的坍塌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即便到了十萬年後,也依舊在繼續,你爹那個時代情況已經很嚴重了,是真正的末世,所以為了找尋解決方案,他跨越時間、空間聯係各方強者,而我因為和他一樣具有龍族血脈,所以是和他交流得最多的。”
  “然後你們交流出什麼了嗎?”杜子轅問道。
  “我們鬧掰了,”天帝攤攤手,“你爹是個瘋子啊,我跟他談不來,就絕交了,我們都發誓再也不跟彼此說話了,但是問題還沒解決,你爹就把你送了過來,似乎是想讓你幫我解決現在的問題。”
  “我靠!你們這是坑我吧?怎麼感覺你們倆就是小朋友在吵架?還再也不說話了,幼稚不幼稚?”
  “是啊。”天帝不要臉地承認了。
  杜子轅無言以對,隻好問道:“我爹叫啥?我要做個小人詛咒他!”
  然而天帝卻道:“我咋知道?我又沒問過。”
  杜子轅沒轍了,這家夥太不靠譜了:“那你幹嘛給我起名叫杜子轅?我養父母明明姓陳的,我還以為你姓杜或者知道我親爹的名字呢。”
  “我才不姓杜呢,”天帝道,“那是你娘的姓,我們家孩子都是跟孩子他娘姓的,所以我在給你起名字的時候下意識也用了你娘的姓。”
  “唉,說起來我好像還真不知道我娘叫啥呢?”杜子轅忽然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那你就去問唄。”
  杜子轅覺得也是,於是他跑去找到了月神。
  此時月神正開心地打量著林玉顰,嘴不停地讚歎著:“這皮膚真嫩,臉蛋真好看,不愧是我兒子挑的,我真是太滿意了,還有這胸,以後奶水肯定足,還有這安產型的屁股,嘖嘖嘖,真是越看越喜歡……”
  一貫來沒什麼情感波動的林玉顰也被羞紅了臉,低著頭一言不發。
  杜子轅跑了過來:“娘!娘!”
  “咋了?兒砸?”月神回頭看著他。
  杜子轅道:“我剛剛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娘,你本名叫啥?我這個當兒子的居然到現在都不知道,也太不可思議了。”
  “誰讓你沒問的?”月神戳了他額頭一下。
  “呃,我的鍋,我的鍋。”杜子轅隻好撓撓頭,裝傻充愣。
  月神寵溺地看了他一眼,道:“記好了,娘姓杜,全名叫‘杜幽幽’。”
  ……
  (全書完)
  

Snap Time:2018-12-12 08:33:38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