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新書:《主角開始抱團啦》(18-05-30)      完本感言以及新書介紹(18-05-25)      第766章月神的名字(大結局)(18-05-25)     

第285章《不滅》


  林玉顰拿了一個嚐了嚐,然後點了點頭:“用料倒是簡單,就是手法有些不一般,我試試吧。”
  “那就好。”杜子轅點點頭,看來以後有口福了。
  過了沒一會兒,雁雲龍子捧著一件樂器跑了過來。杜子轅一看,發現這東西形狀有些像琵琶,又有些像二胡,具體又有些差異。
  “這是……”
  “這是北邊遊牧民族的一種樂器,叫三弦琴。”鬆子介紹道。
  “遊牧民族?”杜子轅聽到這個詞匯,忽然靈光一閃,“對了,這東西不就是馬頭琴麼?”
  杜子轅在夢隻是一個畫本子的,對樂器這方麵了解得比較少,也就一次要畫樂器擬人圖的時候查過一點相關資料。
  蒙古族的馬頭琴說起來結構和小提琴還真的挺像,而眼前這龍子手中的樂器雖然不是馬頭琴,但也十分相似了。同樣是共鳴箱與琴弦的結合,隻不過小提琴是四弦,馬頭琴是二弦,而這個則有三弦。
  【隻差一根弦,效果不至於差太多吧。】杜子轅心動了,於是對鬆子道:“你會用這三弦琴麼?”
  “當然,要不然我怎麼會帶在身邊。”鬆子驕傲地挺起了胸膛。
  “那要不我們合奏一曲?”
  “行啊,”說實話鬆子也很心動,她伸出手,“樂譜拿來吧。”
  “呃……”杜子轅尷尬了,“沒有。”
  “哈?!”鬆子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你在逗我呢?”
  “我不都說了嘛,是隨性彈奏的東西,哪會有譜子。”杜子轅隻好瞎找借口。
  鬆子聽了他這話,臉上的吃驚更甚:“真是你剛剛創作的?我還以為你剛剛在吹牛呢。”
  “誰吹牛了?怎麼說我也是你哥吧,你這是大不敬你知道吧。”杜子轅扯到後麵,已經連自己都信了自己的鬼話了。
  “大不敬個鬼哦,你這條鹹魚難得翻一個身難道就不是鹹魚了?你要是想要我尊敬你,那就做點讓人尊敬的事情啊,”鬆子毫不吝惜自己的毒舌,“既然沒譜,那你就現寫唄。”
  杜子轅撇撇嘴:“我就是寫出來也是鋼琴譜,你又看不懂。”
  “其他樂譜你都不會寫?”
  “是啊。”
  “真是個怪人,難怪用的樂器也奇奇怪怪的,”鬆子無奈道,“我也是服了你了,那這樣吧,你再彈一遍,我在邊上聽著。”
  “聽著就能譜出來?”杜子轅驚訝地看著她。他的確聽說過有一些音樂天才擁有絕對音感什麼的能力,但是隻聽鋼琴聲音就能譜出弦樂譜還是讓他覺得很厲害。
  “你彈著就是了。”鬆子也沒多說什麼。
  於是杜子轅便開始彈了,第三遍的時候,他已經差不多將整首曲子彈熟了,很多小細節也處理得比較好。三次演奏,他的提升是幾何形式的,他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第三遍彈完,鬆子一言不發,隻是架起三弦琴拿起琴弓開始拉了起來。三弦琴不是小提琴,不是放在肩膀上,而是放在腿上,形式更接近於二胡。
  據杜子轅了解,馬頭琴的聲音要比小提琴豪邁粗獷許多,但是這三弦琴似乎恰好位於兩者之間。和杜子轅腦海兌換出來的素材原曲比較,聲音的確要奔放一些,但又不至於太過,配合本來就激昂的樂曲反而別有一番韻味。
  鬆子在音樂上的天分的確不是吹的,隻是聽過一遍而已,她演奏出來的東西已經和素材有六七分相似了。
  “怎麼樣?”她演奏完一遍,立刻向杜子轅詢問道。
  “還不錯,就是有幾個地方……”杜子轅將自己覺得不同的地方給她提出來,她立馬就能改進。
  就這樣,兄妹倆一直弄了大半夜,直到淩晨時分才得到雙方都滿意的答案。
  於是,兩人開始一同演奏起這首《ThemeofSSS》。
  當鋼琴聲將一切帶入絕望之時,三弦琴的聲音驟起,仿佛要將一切壓抑的空氣撕開一般,連帶著鋼琴聲也了起來。當一切停歇,鋼琴聲又回歸舒緩,但是這時卻再也沒有絕望,有的隻是對命運的釋然。
  曲子不長,兩分鍾都不到,但是其中蘊含的情感卻是實打實的。
  當兩人演奏完,一旁聽著的幾人都忍不住鼓起掌來。熬了大半夜,能聽到這樣的曲子也算是值了。
  杜子轅伸手和鬆子擊掌,能完成這首樂曲,對他們而言都是極具成就感的事情。
  “對了,忘記問你了,這曲子有名字嗎?”鬆子問道。
  “嗯,”杜子轅想了一下,“就叫《不滅》吧。”
  “ThemeofSSS”,直譯應該是“死後世界戰線的主旋律”,但這種名字顯然不可能拿來直接用。杜子轅想了想,這既然是一首訴說命運不公並與之抗爭的樂曲,那幹脆取“死後意誌不會熄滅”之意,將之命名為《不滅》。
  “《不滅》麼,你取名字的品味還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呢。”
  “不許吐槽!”
  “那這曲子你打算怎麼處理?”鬆子又問道。
  怎麼說這首《不滅》也是她和杜子轅共同完成的,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她的孩子了,她可不願意看到這麼好的一首曲子就這麼放著蒙塵。
  杜子轅微微一笑:“你放心,它自然會有自己的舞台,到時候我絕對會讓它驚豔四方的。”
  “那行吧,你自己處理就好。”鬆子也不再多說。
  “對了,”杜子轅忽然道,“你怎麼有空來我這邊的?”
  鬆子道:“你不說我差點忘了,還不是那個老二。”
  “怎麼,他又出什麼事了?”原來是唐君昊的事情。
  “你前段時間不是畫了《唐伯虎點秋香》麼,加上你之前出的主意讓他假扮花匠混入皇宮追求金蘭,現在金蘭看了那漫畫之後越來越懷疑他了,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就讓我來找你了。”
  “他自己怎麼不來?”
  “他事情挺多的,抽不開身,我也是被九公主邀請去做客,所以才有機會和他碰麵。”
  “你被九公主請客?”杜子轅沒想到還有這一茬。
  

Snap Time:2018-11-21 00:17:58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