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新書:《主角開始抱團啦》(18-05-30)      完本感言以及新書介紹(18-05-25)      第766章月神的名字(大結局)(18-05-25)     

第268章按在地上摩擦


    女人感性的居多,這次的三個嘉賓全是女人,《夏目友人帳》改編的故事對她們的殺傷力可想而知。除了被鬥篷覆蓋的彥無雙看不清麵孔,風暮昭和端木杏兩人的眼睛都已經哭腫了。

    好在她們都是虛境高手,元力一轉,紅腫便消退了。三人調整了一下心情,然後風暮昭率先開口。

    “兩位的續寫都十分精彩,首先是千獨行老師,對原著的各個細節把控得很到位,顯然有很好地去了解過原作者的思路,所以寫出來的東西可以說是毫無違和感,就仿佛原作者寫的一樣……而另一方麵,山風老師則很聰明地回避了與原著的交點,采取1000年後的設定,這樣就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與原著的衝突,你的漫畫風格已經完全與原著不同了,但是銜接得如此自然也必然不是尋常人能做到的……”

    她點評完之後,端木杏的點評也差不多。大致上都是將兩人的優點誇一誇,好讓評委們清楚他們在哪些地方下了苦功。

    最後輪到彥無雙點評的時候,她的話依舊簡短。那難辨雌雄的沙啞聲音說道:“夏目的故事,很感人,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的,反正我是哭了,而且看劇情,是不是還有後續?”

    杜子轅聽她這麼問,便道:“時間有限,我沒來得及畫。”

    【你就扯吧。】他身邊的唐君昊和雁雲鬆子都在心中吐槽他的無恥。時間有限?這家夥明明鹹魚了一個多星期,有限個鬼!他單純地就是不想畫而已。

    明明實力那麼強,可為什麼就是條鹹魚呢?就不能做一隻勤奮的小蜜蜂麼?

    聽到杜子轅這麼說,不少人頓時開始期盼起後續來了。夏目的故事雖然虐心,但他們被虐得心甘情願啊,這麵每一個故事不僅僅是虐,更多的是能帶來感動,能夠治愈人心。

    這樣的作品,有太多的人願意將之奉為神作了。

    最終評分結果,不出意料,杜子轅以75546分戰勝了千獨行的69842分。

    “恭喜了,山風老師。”看到結果的一刻,千獨行微笑著向杜子轅抱拳說道。

    “承讓。”杜子轅和他關係不算壞,見他如此有風度,臉上也是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第三輪至此也正式結束了,四個晉級的名額分別為:狂少、一三組合、七星落月、山風。

    其中最高興的莫過於周不同了,因為至此為止,他和王知秋手上的積分就已經達到了1600分。而傲嵐皇帝答應把雨妃賜給他的條件則是1500分。當然,如果兩人平分的話,其實一個人隻有800分,隻不過王知秋不在乎這些,打算全都讓給周不同。

    周不同感激自己的搭檔,所以決定下一場再拚一拚,若是能贏,那就是2000分入賬。到時候,他就隻拿1500,剩下的2100全給王知秋。

    隻可惜,想的挺美,當他抬頭看向自己的三個對手時,臉上剩下的就唯有苦笑了。

    【這三個,哪個我們都贏不了吧?】

    “老大,你說下一場會不會我們兩個對上?”鬆子笑著朝杜子轅道。

    杜子轅想了想道:“你可別想我放水,要是我們對上了,我肯定會用全力把你按在地上摩擦。”

    “哼,誰按誰還不一定呢。”鬆子不服輸地說道。

    ……

    抽簽結束,第四輪的比賽順序是。

    狂少VS一三組合

    山風VS七星落月

    “嘩!!!”

    這個結果一出來,全場頓時一片嘩然。

    山風和七星落月竟然在半決賽的時候就對上了!這兩個可是這次鋒王的大熱門啊!

    “這算是總決賽提前上演的節奏嗎?”

    “哇,這也就是說,這兩位至少有一位要止步四強了?這也太可惜了。”

    “管他第幾,七鋒祭中就隻有兩種人,一種是鋒王,一種是失敗者,成不了鋒王,拿第幾都是一樣。”

    “這可不能那樣說,多贏一輪可是多好多積分呢!狂少和一三組合可真是太運氣了。”

    ……

    所有人都期待著第四輪的題目,想要看看五個作者將會有什麼樣驚人的發揮。

    然而這次卻沒有抽選題目的箱子出現。負責主持的禮部尚書道:“第四輪的題目並非我們提供,而是由你們的對手給出。”

    原來,這第四輪是要選手相互給對方選題目。題目包括一個關鍵詞和一條寫作要求,這就是要考驗大家的眼力了,如果能夠把對方最擅長的地方封死,那勝算就要大很多了。

    王知秋和周不同商量了一下,最後給雁雲鬆子出的題目是“家庭,故事場景不能超出一座城市”。他們知道鬆子擅長寫恢宏的大場麵,所以故意給出了這樣一個狹窄的範圍,好限製她的發揮。

    經過三位嘉賓和禮部尚書的判斷,這個題目可以成立。

    鬆子托著奶孑思考了一下,道:“那你們就寫‘茶’好了,要求是不能有女人。”

    “啊!?”周不同這下了,他沒想到鬆子居然會來這一招。他模仿自杜子轅的萌係畫風如果不畫女人,那基本上就等於是廢了一半,這下可就難了。

    鬆子的題目也通過了,接下來就輪到杜子轅和梁羽星那一組了。

    梁羽星笑道:“我就不為難山風老師了,關鍵詞就是第一輪出現過的‘死’吧,隻不過這一次附加一個條件,類型不能和《無常到》一樣,我想看看您其他風格的作品呢。”

    “可以,”杜子轅不等主持人下判斷,便答應道,“那你的話,關鍵詞就是‘女人’吧,要求是必須要有男女之事的描寫。”

    杜子轅一臉壞笑地看著梁羽星,其他人也全都驚呆了。誰也沒想到杜子轅竟然會提出這種要求,這也太沒節操了吧?不過七星落月寫的官能小說啊,不知為何感覺很期待啊。他好像從來沒寫過這種題材的東西。

    反觀梁羽星,此時他的臉早已紅得跟火燒似的。杜子轅心道自己果然沒有看錯,梁羽星身上有著和自己類似的氣息,這家夥……是一個處男!

    

Snap Time:2018-08-22 05:08:53  ExecTime:0.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