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新書:《主角開始抱團啦》(18-05-30)      完本感言以及新書介紹(18-05-25)      第766章月神的名字(大結局)(18-05-25)     

第264章細節


  “但是……”風暮昭話鋒一轉,接著道,“你可能忽略了一個細節。”
  “細節?”浮觴飲眉頭一皺。
  “是的,”風暮昭道,“其實這也不能怪你,算是職業優勢吧,你看看第一卷開頭,有一段大家聚在一起自我介紹的描寫。”
  隨著她的話,不止是浮觴飲,除了杜子轅和鬆子,其他人都將手中小說翻到了第一卷的開頭。
  “於是九人圍坐成一圈,上首是那個捏著煙杆的老人,他深吸一口煙,然後才介紹自己是個大夫,如今在涼城經營著一間醫館,說話時白煙從口中冒出,襯得他如同一位老仙……他的右手邊的人自稱姓王……最後,輪到那個女人了,她道自己是一個歌女,賣唱為生……”
  這一段的內容主要是交代登場人物的身份,好讓讀者更加了解他們。很多人看完之後還是沒有明白為什麼風暮昭說這有細節被浮觴飲忽略了。
  風暮昭道:“注意這,他們是圍坐成一圈的,而介紹則是從右往左,所以可以確定的是最後一個自我介紹的歌女是坐在大夫的左邊,而前文提過,這老人拿煙的是左手,也就是說,他的煙杆正對著歌女,看到這的時候我就十分難受了,因為同樣是唱歌的,我是絕對不會離一個抽煙的人那麼近的。”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風暮昭竟然指的是這個!如果這真是一個伏筆,那也埋得太好了。
  最先自我介紹的是老人,他口吐白煙如同一位老仙什麼的,一般看過去大家都會以為是一種修辭手法。那個時代的作者還是很喜歡寫這種東西的。之後中間隔了七個人,等輪到歌女的時候,誰還會那麼在意他們坐成一圈的事情?更別說和前麵大夫出場時那一句“左手拎著一杆煙”聯係起來了。
  而且就算腦海有這麼一個畫麵,書中也沒有刻意去提,很容易就會被忽略。隻有一些真正對唱歌、唱戲之人了解的,才會明白她們對自己的嗓子有多重視。
  她說自己靠賣唱為生,其實是說了謊,那麼極有可能她就不是真正的歌女。那麼她會是誰呢?整個故事一共就三個女性,除了歌女,那就隻剩下李家夫人和李家小姐了。其中年紀和歌女差不多的便是李家小姐,她當年隻是被投下井中,盜賊並沒有確認她的死亡,所以她的出現完全合乎情理。
  浮觴飲身為一個皇子,對這方麵自然不會有太深的了解,相比之下,身為歌姬的雁雲鬆子第一時間就意識到了這個違和之處。所以在她續寫的版本之中,歌女之所以靠近大夫坐就是為了第一個殺死他。大夫的存在對她後續的殺人計劃阻礙很大,所以必須第一個解決掉。
  而浮觴飲因為把盜賊設定為幕後黑手,雖然也提到先殺大夫是為了防止他救人,但殺人手法卻截然不同。
  沒有人知道風暮昭提到的這個伏筆到底是不是原作者的本意,也許真的隻是他隨手一寫罷了,如果忽略掉這個的話,雙方的續寫版本都很完美。
  隻不過,現在既然風暮昭提了這麼一手,大家細想之下便會發現雁雲鬆子的版本似乎更加合理。
  最終,鬆子得了68493分,浮觴飲64122分。雙方的平均分都過了8,已經算是很出色的成績了,可勝利者卻隻能有一個。
  浮觴飲並沒有對風暮昭的點評表露多少不滿,隻是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鬆子蹦蹦跳跳地回到杜子轅他們身邊,模仿著杜子轅平時的動作擺出了一個“V”的手勢。杜子轅和唐君昊也適時給她送上了“啪啪啪”的掌聲。
  “你這次可真是運氣了,剛好凶手假冒了歌女。”唐君昊感慨道。
  對此,鬆子不屑地搖了搖頭:“老二你還是太嫩了。”
  “什麼意思?”
  “她的意思是,就算伏筆不是歌女,而是別的職業她也一樣能發現,”杜子轅道,“身為一個作者,信息儲備量是非常重要的,有時候一個出場隻有幾十個字的路人都有可能花費作者大量的心血去調查、搜集資料,你剛剛轉行寫小說,要學的東西多了去了。”
  見唐君昊不服,鬆子接著道:“你知道寫這本《幽遙莊》的作者是怎麼死的嗎?”
  “不是說酗酒嗎?”
  “直接原因的確是這個,但如果你有心去調查一下的話就可以發現他當時正準開一本新書,而那本書就是以‘酒’為主題,他去喝酒其實是為了切身體會每一種酒的口感、特性、釀造方式等等,很多東西隻有親身體驗過,寫起來才會得心應手,寫出來的東西也才會完美。”
  鬆子說完,唐君昊臉上頓時露出了震驚之色,同時也對那個作者產生了深深地敬佩之情。這種用生命去創作的人,或許才是真正的大家吧。
  然而,還不等他感動完,一旁的杜子轅卻插嘴道:“那家夥不是喝花酒的時候為了在姑娘麵前秀酒量才喝死的麼?”
  “哈?”唐君昊直接傻眼,立馬看向鬆子。
  後者調皮地笑道:“哎呀,剛才那些都是我瞎掰的,這種為了一個女人和老東家鬧掰直接太監的作者怎麼可能有那麼好的人品?這你也信?看來你需要回家燉一鍋豬腦核桃羹補補了。”
  “我去!你還我感動!”唐君昊真想穿越回去給那天出去和這兩個家夥搭訕的自己一個大耳刮子。
  兄妹三人在這交頭接耳,那邊評委的更換也已經完畢,第二批評委落座之後,輪到周不同、王知秋他們上場了。
  他們的對手是夢遊的鳥,那個七鋒國的老司機。他第一輪和第二輪都是寫的小黃文,讓人熱血上“頭”的那種,杜子轅覺得他的筆名不應該叫“夢遊的鳥”,叫“戮出血”比較好。
  關鍵這家夥的文還不是單純的小黃文,劇情也很合理,甚至可以算是精妙,完全不會讓人覺得膩味。一三組合這次遇到這樣的對手,也是十分頭疼。
  

Snap Time:2018-11-22 04:55:32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