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新書:《主角開始抱團啦》(18-05-30)      完本感言以及新書介紹(18-05-25)      第766章月神的名字(大結局)(18-05-25)     

第247章笑傾城


  既然唐君昊都這麼說了,杜子轅也就隨他去了,反正小說也沒寫完,要畫插圖杜子轅也沒什麼靈感。
  又隨便聊了幾句,他就走了,唐君昊的時間很緊,他也不好打擾太久。
  十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很,第二輪交稿的日子到了。
  十六個作家來到了審核現場,這一次主持人還是禮部尚書。另外,除了郭雍以外的三大嘉賓也都到場了。
  杜子轅發現風暮昭的臉色好像有些不對,似乎心事很重的樣子。另一邊被黑袍籠罩著的彥無雙也有些奇怪,雖然看不見她的臉,但杜子轅總感覺她一直在盯著自己。
  【心魔宗的人怎麼都是奇奇怪怪的。】杜子轅也沒多想,自顧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第二輪的審核地點是一個露天劇院,半圓形的場地一共有25層階梯,越靠上座位越多,一共可以容納大約15000人。此時已經有1萬人落座其中。
  為了這次七鋒祭,七鋒國特地從各個國家、各個行業、各個年齡段找來了8萬人擔當評委。第二輪每一組比賽都會從這8萬人中隨機挑1萬出來,以保持審核的公正性。
  另外,3位嘉賓則各自擁有1張黃金選票,分值等同於500普通選票。她們就坐在1萬觀眾的最前麵。
  而十六個作家則是分坐在舞台的左右兩邊,輪到上場的兩人需要上前坐到舞台正中央特製的高腳椅上等候結果。
  杜子轅是第一個上場的,所以一開始他就坐在了高腳椅上,接受著1萬餘人的視奸。說實話,感覺挺不自在的。
  在他的左邊,體形是他兩倍的梧桐葉倒是安然自若,兩條腿還擺出了內八的姿勢。
  【我去,這家夥還真有一顆少女心啊。】杜子轅在這邊吐槽,而台下,大家則都打開靈光玉,開始看起了兩人的作品。
  “老大必勝!”唐君昊在後麵小聲地喊道。
  鬆子也是朝他揮了揮手。
  杜子轅轉身朝兩人笑了笑,並做了一個OK的手勢。隻可惜兩人似乎並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事先抽簽決定的順序,先上的是梧桐葉的小說。杜子轅也拿起靈光玉看了起來。
  他寫的故事叫做《笑傾城》。
  雖然書名有個笑字,但是這個故事卻是非常虐心。主角是一個從小被賣到妓坊的孩子,最初時她被各種欺負,同齡人見她瘦弱,總是搶她的飯吃,年長的“姐姐”因為害怕被她取代地位,所以總是打她、罵她,讓她幹各種重活,也不準她學唱歌、學跳舞、學詩畫琴藝。甚至連龜公也總是對她毛手毛腳。
  直到後來,她在後院遇到了一個年老色衰的洗衣老婆子,那老婆子告訴她:“在這哭是沒有任何人會同情你的,想活下去、想爬上去,就笑,笑不出來也要笑,把一切都隱藏到笑容下麵。”
  從那時候開始,她開始學著去笑對一切。有人搶她的飯,她不生氣,反而笑著把飯遞了過去,同時悄悄地在飯加了瀉藥。那人最後由於幹活沒力,被活活打死了。
  龜公對她毛手毛腳,她也笑著,直到有一次,趁龜公完全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將他推下了樓梯。龜公撞到了客人,被打斷雙腿趕出妓坊。在龜公凍死前,她就在樓上看著街角的他慢慢死去,臉上一直笑著。
  唯有那個姐姐,她一直不是對手,她再怎麼笑都會被對方一眼看穿,她的那點小心思對人家來說不過是兒戲。
  “小蹄子,你玩的這些都是老娘當年玩剩下的。”
  不過後來那個姐姐居然為了一個窮書生,拿出了所有積蓄贖身走了。臨走前,將一支簪子交給了她。
  “為什麼要跟他走?”
  “你不懂,等你哪天懂了,就把這簪子交給下一個吧。”
  姐姐笑著離開了,她成了新的花魁。
  她越來越紅,追求者不絕如縷,其中身份顯貴者不在少數。
  有人稱,她的笑是天底下最美的笑,一笑可傾城。
  但是她越笑,心卻越冷。
  直到後來,她愛上了一個人,一個偶然被王爺硬拉來喝花酒的將軍。她決定了,她也要和姐姐一樣,把簪子交給下一個人。
  小說的最後一幕,是她攢夠了錢給自己贖身,臨走前將簪子交給了另一個小姑娘,然後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趕往邊疆。與此同時,一匹馬與她錯身而過,帶來的是邊關被破將軍殉國的戰報。
  至此,整個故事就結束了。小說的前半部分詳細描述了一個孱弱女孩是怎樣在妓坊這種混亂之地存活下來的,笑是她的武器,比刀劍還要厲害的武器。
  後半部分她成為了花魁,但是笑容背後卻是越來越大的空洞。直到那個將軍出現,兩個人隻見過一麵,話都沒有說過幾句,但她就是愛上了他。後麵梧桐葉完全依靠著自己的筆力,將主角是怎樣從開始的一點點想念轉變到最終熱切的愛戀表現得淋漓盡致。
  大段大段的獨白,讓人一點一點地看著她是怎麼愛上他的。
  “那人真是奇怪,都來了這,還臉紅什麼,跟個小孩子似的。”
  “他今天沒來,是不會再來了嗎?”
  “我看到他騎著馬朝城外去了,是要出征了嗎?他什麼時候回來?”
  “一百天了,我想他也想了一百天,他不回來,那我可以去見他嗎?”
  ……
  看完整個故事,杜子轅由衷地感慨,這梧桐葉明明是一個男人,怎麼就能把女孩子的心理活動寫得那麼細膩呢?
  在看到最後將軍戰死之時,他心中也是一痛。主角這次去邊疆,注定是找不到他了,那到時候她又笑給誰看呢?那傾城的笑容還會再出現嗎?
  他環視了一圈,發現有好幾個已經看完小說的人在那抹眼淚,基本上都是女人。其中就包括無妄仙宗的端木杏。
  明明是以笑為主題,他卻能讓人哭出來,也真的是厲害了。
  【不愧是能夠來參加七鋒祭的人,不過既然你讓他們哭得那麼傷心,那就看我怎麼讓他們笑出來好了!】
  

Snap Time:2018-11-22 02:45:51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