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第552章你不是一個人(18-02-22)      第551章用什麼做頭像(18-02-22)      第550章真有美女?(本卷完)(18-02-22)     

第201章打土豪


    杜子轅聽財神說得那麼理直氣壯,又看了看他圓潤的大肚子,心想我信你就有鬼了。

    這麼好的機會,不敲詐一下怎麼對得起自己?於是杜子轅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

    隻見他故作誇張地道:“是嗎?放鬆放鬆,那很好啊,正巧我也有點想青蓮了,幹脆把她一起叫出來玩吧。”

    “哎,別別別別別,”財神連忙按住了杜子轅作勢要取傳訊牌的手,湊到他身邊小聲地說道,“算我求你了行不行?你看我這些天沒日沒夜地忙得都瘦了,難得擠這麼一天出來緩一口氣還不行麼?”

    “瘦了?”杜子轅打量了他一下,然後不屑地冷笑一聲。

    財神心真想錘死這小子,不過最終還是妥協道:“說吧,你想要什麼?”

    “也沒什麼啦,”杜子轅壞笑道,“隻不過難得來七鋒城一趟,看到好多東西都買不起……”

    “行!你盡管買,賬算我的。”財神立刻道。他最不缺的就是肥肉和錢了。

    “大氣!”杜子轅也沒有得寸進尺,適當地撈到點好處就收手了。

    這時候正好財神的女伴走了過來。她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長裙,身段婀娜。有些女的蒙麵可能是因為太漂亮了容易召來麻煩,但她顯然不是這樣,因為即便蒙著麵她也依舊十分有魅力。

    【那她為什麼要蒙麵呢?臉上有疤嗎?】杜子轅瞎猜著。

    “龐榮,這是你朋友嗎?”女子輕聲問道。

    杜子轅和財神都愣了一下,杜子轅是意外財神居然把自己的本名告訴了別人,畢竟他可是一等天仙,尋常的神仙都不敢直呼他的本名,否則就是對他的不尊敬。難不成這女的和他一樣也是一等天仙?

    財神則是在糾結於不知道該怎麼介紹杜子轅,他想了一下,便拉過杜子轅道:“我,我介紹一下,這是我一個姐姐家的孩子,算是我侄子輩的,這次也是來參加七鋒祭的。”

    【我靠!這家夥占我便宜!】杜子轅喊他大叔是在調侃他年紀大,可反過來總感覺有點不對。

    “哦,你好,”女子朝杜子轅點了一下頭算是打了個招呼,然後又看向財神,“可我怎麼聽他喊你財神?”

    “啊!那個……這個……”財神渾身一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杜子轅見他這麼沒出息,便幫他解圍道:“哦,是這樣的,小時候過年大叔每年都會給我包一個大紅包,所以我就喊他財神大叔了。”

    “啊哈哈哈,對,就是這樣。”財神一邊假笑,一邊用手在杜子轅背後拍了拍。那意思應該是“幹得漂亮,小子”。

    杜子轅則是用手指在他的背上寫了一個“錢”字。這下財神笑得更用力了。

    “怎麼了嗎?老大,遇到熟人了?”這時候唐君昊他們也過來了。

    杜子轅便給眾人介紹了一下。不過介紹完之後雁雲鬆子卻疑惑地看著黃衣女子。

    “你們兩個幹嘛一直盯著人家?”杜子轅道,“多不禮貌。”

    “不是啊老大,我總感覺這位姑娘好眼熟?”雁雲鬆子皺著眉頭苦思冥想,最後實在想不起來,便直接向黃衣女子問道,“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沒,我們沒見過啊。”黃衣女子死死地盯著雁雲鬆子的眼睛說道。

    【這人在說謊呀。】杜子轅雖然看穿了,卻沒有說出來。

    隻是道:“大概你認錯了吧,好了,我要去試駕一下了,大叔你送我上去吧。”

    “好。”財神點點頭,手一揮杜子轅便飛入了巨靈人偶的駕駛艙中。至於這次試駕需要交付的費用當然是由財神來給他解決了。

    駕駛艙還有一個店員,在他的教授下,杜子轅慢慢學會了一點操作。幾分鍾後他就可以操縱機甲在地麵上緩緩走路了。不過要像財神那樣靈活就有點難了。畢竟人家是神仙,就算修為低了,對法器的操控精度也不是凡人能比擬的。

    杜子轅在試駕的時候,雁雲鬆子還是一直盯著黃衣女子,她總覺得在哪見過這女人。黃衣女子則是抓著財神的一條胳膊,試圖用他那寬厚的身子擋住鬆子的視線。

    完全不知道實情的財神因為突然被女孩子抓住手臂,頓時渾身僵硬,一動都不敢動,就連呼吸都屏住了。他整個人就像是被蒸熟的螃蟹一樣開始泛紅起來,甚至還往外冒著白煙。

    杜子轅玩了好一會兒,這才下來換雁雲鬆子上去。

    “你要不要也上去試試?”他朝林玉顰道。

    後者搖了搖頭:“不用了。”

    “那好吧。”杜子轅也不強求。

    這時候,黃衣女子對財神道:“龐榮,我們都試完了,可以走了吧。”

    “啊?哦,好的好的。”財神對她是千依百順,她說要走就連忙答應。

    他拿了一塊金牌出來給杜子轅,對他道:“你要花錢就刷這張金牌,不用擔心會用光。”

    “我當然不會擔心,謝啦大叔。”杜子轅接過金牌,心想財神的錢怎麼可能用得完?

    財神和黃衣女子走後不久,鬆子也玩夠了。她從駕駛艙下來之後忽然“啊”地一下叫了出來。

    “怎麼了?”大家都看向了她。

    她則是道:“我想起來剛才那個女的是誰了!”

    “誰啊?”除了杜子轅,其他人都好奇地問道。

    “風暮昭!”雁雲鬆子吐出了一個名字,“我以前和她一起參加過音樂活動,見過她本人,我就說怎麼那麼眼熟!戴了麵紗差點就沒認出來!”

    “什麼!是風暮昭!”唐君昊也是大吃一驚,“她可是這次七鋒祭的嘉賓之一,怎麼會一個人出現在這種地方!?”

    說完,兩人同時看向了杜子轅:“老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她的身份我也不知道,但是多少猜到了一些。”從剛才推斷出她戴麵紗不是為了隱藏美貌時杜子轅就知道這女人有隱情。

    之後財神介紹杜子轅的時候又用了一個“也”字,說他也是來參加七鋒祭的。這豈不是說明黃衣女子和杜子轅一樣都是七鋒祭的參與者麼?

    那麼她要麼是哪國的參賽者,要麼就是嘉賓了,而且還是知名度很高、很多人都認識的那種。戴麵紗估計就是為了防止被認出來。

    

Snap Time:2018-02-23 05:07:21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