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新書:《主角開始抱團啦》(18-05-30)      完本感言以及新書介紹(18-05-25)      第766章月神的名字(大結局)(18-05-25)     

第137章大新聞


    事情的起因還要倒推到兩個多月之前,那時候《第一神捕》剛剛發布,因為在讀者反饋中獲得了極高的評價,使得裴明央感到相當欣喜。

    身為一個編輯,如果手底下隻有一個成功的作家,那肯定是無法證明自己能力的。別人會覺得他隻是運氣好,碰上了山風所以才發達了。現在一葉和周不同兩人崛起,雖然距離山風的高度還有不小的距離,但也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他當即決定要好好培養這兩個新人,而且不止他們兩個,其他有潛力的新人也不能落下。於是他便動用了自己手頭所有的資源,促使了一場他手下新人作者的交流會。一般在一個出版社,同期出道的作者往往會抱成一團,關係會比較好。

    交流會的地點選在了太學院,畢竟隻是幾個新人在一起交流意義也不大,所以他還請了太學院的一些老作者來指導,這些可都是他的人脈。

    順帶一提,這事他也跟杜子轅提過。隻不過那時候杜子轅以“懶得”為理由給拒絕了。

    裴明央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次的交流會卻是今後一連串麻煩事情的導火索。

    來參加的新人作者一共有六位,其中天罡宗旗下的有四位:一葉、周不同、《七夜歌》的作者醉羽公子以及《奔狼一劍》的作者狼王。剩下兩位則是來自於太學院,分別為《彼岸花》的作者司空靈鈴和《古雲秘史》的作者笑羽。

    這些作者雖然早就知道彼此的大名,現實中的見麵卻還是頭一遭。

    醉羽公子雖然以公子為名,真身卻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修仙者。這是大家事先都沒有想到的。她出身修仙世家,從小開始被培養,至今28歲已然達到了養神第十重樓,距離融天境也已不遠。她搞創作的目的一半是興趣,另一半則是為了修行。

    狼王外表看上去是一個中年大叔,具體年齡不詳,看上去普普通通,完全看不出任何狼的特質。不過據裴明央所說,他最近得到機緣,從聚元境後期邁入了先天之境,在傲嵐國已然屬於宗師級別的高手。

    一葉還不到20,麵相最嫩,在裴明央的強烈要求下他讓老管家好好地打理了一下儀容,所以看上去就是一個清秀的少年。

    周不同就是個死胖子,沒什麼好說的。

    倒是太學院的兩個作家,來頭一個比一個大。

    司空靈鈴,本名司空憐,曾有皇城第一美人之稱,是個寡婦。她身上洋溢著成熟的韻味,舉手投足間都能令男人口幹舌燥,整個皇城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要一吻香澤而不得。即便是武道修為高如狼王,在看到她時呼吸也亂了一息,更不用說周不同了,他的眼珠子差點沒從眼眶跳出來,險些就粘到司空靈鈴身上去了。

    三個男人麵最淡定的大概就隻有一葉了,他打了個哈欠,然後繼續低頭玩著靈光玉,對於司空靈鈴的出現毫無所動。

    至於另一個笑羽就更加恐怖了,即便是司空靈鈴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古雲秘史》的作者竟然是傲嵐國的皇妃!

    是的,這個笑羽今年16歲,是隔壁雨花國的公主,本名秋筱雨。去年以和親的名義嫁到了傲嵐國。據說這位公主在隔壁國也有“第一美人”的美譽,今日一見,與司空靈鈴確是春蘭秋菊,各擅勝場。司空靈鈴成熟嫵媚,她則是青春靚麗,兩種不同的美令人心醉。

    不過不巧的是,在場3個男人中,除了低頭玩靈光玉的一葉,剩下的兩個都是禦姐控,所以除了對笑羽的身份驚訝了一番外,並沒有多看她幾眼。狼王是懂得克製,周不同則是完全被司空靈鈴給吸引住了。

    笑羽的性格與她筆下的作品完全就是兩種畫風,畢竟年齡擺在那,深處深宮中的她平日也很難得見到外人,大約是憋壞了,所以一見麵就一直繞著大家說個不停。

    她一會兒躥到一葉旁邊探著腦袋瞄他手中的靈光玉:“一葉老師,你在看什麼呢?很好看嗎?你看起來好年輕啊?今年幾歲?不會還沒我大吧?對了,你的本名叫什麼呢?”

    一葉頭也沒抬,淡淡道:“我在看《權力的遊戲》,我今年17歲,本名王知秋。”

    “知秋?一葉知秋嗎?原來你筆名是這樣來的呀!”笑羽完全不在乎一葉的冷淡,接著又跑到了醉羽公子的身邊。

    醉羽公子雖然氣質有些偏冷,但是這麼一個漂亮的小姑娘而且還是皇妃來跟她搭話,自然也是很禮貌地和她聊了幾句。

    笑羽似乎有著說不完的話,纏完了笑羽就跑去纏狼王,然後是司空靈鈴、周不同。

    “嘿,胖子,你口水流出來了。”

    “啊!有嗎?”周不同連忙抹了一下嘴,“沒有啊?你騙我。”

    “哈哈,你太有意思了,司空姐姐好看吧,都把你看傻了。”

    “我,我沒看,這……是欣賞,我是文化人,怎麼會做那種失禮的事情。”周不同強詞奪理著。

    卻不料他這梗著脖子的模樣反而逗得笑羽笑得肚子都抽筋了:“哈哈哈,你這個胖子太有意思了。”

    “我不是胖子!文化人長肉不能算胖的,這叫發福……”接下來就是一段笑羽根本聽不懂的話,什麼“滿腹經綸”、“大肚能容”亂七八糟一大堆,他越說,笑羽反而笑得更厲害。

    就這樣,除了在河魁宗的向東流和摸魚的杜子轅,被稱作黃金一代的新人們在太學院第一次會麵了。

    然後,過了兩個多月,一個在傲嵐國堪稱驚天的大事發生了。

    皇妃秋筱雨懷孕了,然而皇帝那段時間根本沒有翻過秋筱雨的牌子。

    那麼,是誰給皇帝戴了綠帽子呢?

    沒錯,正是周不同!

    事發後,他在裴明央的暗中相助下連夜逃離了皇城。搭檔不見的一葉為了找他,也是離開了皇城。

    “這就是你找我代筆的理由?”聽完整個前因後果的杜子轅感覺這現實簡直比小說還精彩,“要是皇帝以後出家就神作了。”

    “你怎麼知道!?”傳訊牌那頭傳來了裴明央驚訝的聲音。

    

Snap Time:2018-08-19 11:52:41  ExecTime: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