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第759章虐完了心再虐胃(18-05-21)      第758章100減7等於多少?(18-05-21)      第757章虐主的漫畫(18-05-20)     

第99章第一個助手


    杜子轅現在在傲嵐國也算是有了一定的地位,是時候將漫畫從小說中獨立出來了,哪怕不能一蹴而就,至少也要將漫畫這個概念提出來。

    他的計劃是先以小說的名義發布漫畫,然後帶起一波風潮,等到同類型的作品多起來之後就提議將漫畫作為小說的一個子分類。就像是小說可以分為軍事、言情、推理等等分類,那麼多一個漫畫分類也不算太突兀。

    然後,等漫畫類的作者越來越多,影響力越來越大的時候,人們遲早會認識到單純作為小說的子分類是不合理的。到時候便可以真正獨立出來,成為和小說平起平坐的行業。

    第一步已經差不多完成,但是第二步顯然不是他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他需要有更多的人畫漫畫,為此他也不介意將自己的繪畫技巧教出去。

    當然,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傻事他肯定不幹,杜子轅很清楚自己的優勢不是畫風,這玩意兒就算他不教遲早也會被人學去。他真正的依仗是係統,有係統在後麵撐著,怎麼著也不會被一群他教出來的漫畫家超越。

    當漫畫發展成媲美小說的一大行業,他必然能獲得海量功德,到時候距離飛升成仙勢必也不會太遠。

    不過雖然說是要教徒弟,但他這鹹魚的性格肯定不會去特地開一個私塾什麼的,一次性教一幫人太累了。他的打算是先帶幾個助手出來,然後讓助手去教徒弟。

    既然寧寒露有這個興趣,他也不妨就將她選定為自己的第一個助手。隻要她畫畫的技術不是像小金那樣爛到家就好,杜子轅也曾經想把小金培養成自己的助手,但他終究還是高估了一個智障的理解能力,教了半天他就放棄了。

    成為自己最喜歡的作者的助手,無疑是一件令寧寒露極度高興的事情,她最大的夢想可就是成為一個像山風一樣的畫家。

    杜子轅將自己之前兌換的那一套工具送給了她,然後又兌換了一張繪畫專用的桌子,一筆一筆地開始教她畫畫。先是學素描速寫,等學會了再讓她臨摹。

    要學的東西有很多,好在他們並不趕時間,所以可以慢慢來。

    期間,夏無衣帶著呂純心又來了一趟,他是來給杜子轅過目《我的一個道姑朋友》PV的。杜子轅看過之後發現圖和曲節奏配合得很好,呂純心的唱功也不是蓋的,完美地演繹出了一個被渣男拋棄了的女人落寞的感覺。

    “……是不是我送的馬具不夠好看,是不是那天的桂花糕我沒捂熱,是不是……”這個地方有一個哽咽的聲音也沒有漏掉,聽上去就好像是真的在哭泣一般。

    杜子轅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呂純心,心道她不會真的在唱歌的時候把自己給唱哭了吧?

    原PV中秀娘和道姑到底誰先並未明確表現出來,不過杜子轅既然有意要針對那個渣男,當然會改一下劇情。總之就是把他往陳世美那個方向塑造就對了,讓觀眾看了之後對他要多厭惡有多厭惡,對呂純心要多同情有多同情。

    “不錯,祝你大紅大紫。”杜子轅將靈光玉遞了回去,笑道。

    呂純心則是朝他深深地鞠了一個躬:“謝謝先生。”

    夏無衣則是在一邊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這次就先用這首歌收點利息,等我傷勢養好了,就算是拚得這一身功德不要,也要幫你將鮫人一族殺個片甲不留。”

    夏無衣說這話時雖然語氣平淡,但其中的殺意卻瞞不過杜子轅,他是真的想要殺人。

    杜子轅倒是不介意這種事情,隻是對他道:“你這次回去之後還是好好閉關吧,把傷養好。”

    “嗯,我知道了哥。”夏無衣乖乖地點了點頭。

    ……

    第二天,《我的一個道姑朋友》就正式發布了。以無妄仙宗的勢力,事先的宣傳早已遍及整個東極大陸,雖然不是李滄海唱的,但也吸引了不少的關注。

    楊悅兒是一個修仙者,她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師兄,兩人一同入門,一同成長,約好了相伴終生。結果那個師兄最終卻娶了一個長老的女兒,以此換得了高位。

    楊悅兒傷心欲絕,從此封閉心靈,一心撲在了修煉。修為雖然突飛猛進,她的師傅卻說她心中障業太重,如果過不了情關,這輩子都踏入不了融天。

    楊悅兒也嚐試了很多辦法,並沒有多好的效果。她漸漸也產生了放棄的念頭,反正也沒有什麼值得自己修練下去的理由,何必在乎融不融天呢?

    於是,她開始變得怠惰,經常在修煉的時間上網看看影視劇、聽聽音樂,幾乎成了一個廢宅。

    這天,她照舊登錄音樂網站,一眼就看到了封麵推薦的《我的一個道姑朋友》。

    “道姑?我不就是道姑麼?”她這麼想著,隨手點開了這首歌開始試聽。

    一開場,首先伴隨著音樂響起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十分精美的圖畫,畫中是一個撐傘的道姑。不似水墨畫,這個道姑畫得非常地精細,逼真,關鍵還非常漂亮。

    【居然是畫?好漂亮!】她想道。以往別人的歌曲要麼就幹脆一片漆黑隻有歌聲,要麼配一個歌手站在那演唱的影像,這麼有新意的歌曲模式她還是第一次見。

    “那年長街春意正濃,策馬同遊,煙雨如夢……”伴隨著樂聲,呂純心一開口,歌聲頓時如同一支利箭瞬間穿透了楊悅兒的心髒。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帶入這首歌的情境當中去了。

    她立刻選擇了購買,試聽隻有30秒,根本不夠,她要聽5分鍾的完整版。

    隨著PV不斷地推進,楊悅兒的眼眶也漸漸地盈濕,她覺得這個故事仿佛就是在訴說自己的遭遇一般。她也曾經送過他馬具,她也曾經為他捂過桂花糕,可為什麼,為什麼他要拋棄自己的承諾呢?

    她不懂,也不願懂。

    直到最後,歌聲歇了,畫麵停止在最後一格。

    那隻有一片黑色和一行白字:不要像我一樣,活的像個笑話。

    

Snap Time:2018-05-23 09:42:02  ExecTime: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