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作者:尋霧者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  在仙界當漫畫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在仙界當漫畫家最新章節新書:《主角開始抱團啦》(18-05-30)      完本感言以及新書介紹(18-05-25)      第766章月神的名字(大結局)(18-05-25)     

第77章迷妹


  “……靈台,接著是少海、少商、陽溪……最後風府,好了,搞定。”杜子轅一口氣說出了二十七個穴位的名字,而且還有著固定的順序,如果沒有照魔鏡,可能就隻有施法者本人才會知道此咒的解法了。
  當穆承安最後一道劍氣注入寧寒露的後腦風府穴,她的身上忽然湧出了大片的黑色煙霧。穆承安眼神一凝,打出一道法術,瞬間將這些煙霧湮滅於無形。隱約間,還能聽到其中有著一聲聲淒厲的怪吼。
  寧寒露的臉色很明顯地紅潤了起來,張陳氏見狀險些沒有哭出聲來。她這個外孫女從小就吃了太多的苦頭,有時候她都會抱怨老天為什麼要對一個小女孩那麼殘忍。現如今,她終於得到了拯救,再沒有比這更加令人開心的事情了。
  與此同時,一直被寧寒露握在手心沒有反應的天靈竹終於也開始有了變化。原本潔白的竹節漸漸變成了金黃色,一節、兩節……一直到第七節才停下。
  “地靈根!單屬性金靈根!”見狀,就連穆承安也忍不住驚歎。這資質實在是太優異了,無論是修煉金係功法還是無屬性功法,她都將一飛衝天。尤其是蓬萊劍宗這種以劍修為主的宗門,在沒有比金屬性靈根更適合他們的了。
  杜子轅趁機又補了一句:“這可是被吸了11年以後剩下的,她原本說不定是一個天靈根。”
  穆承安聞言頓時痛心疾首:“到底是誰,竟然做出如此可恨之事!”他這一輩的蓬萊劍宗弟子,地靈根雖然稀有,但也有百來個,但是天靈根卻僅僅隻有他一個,如果能為宗門再帶回去一個天靈根,這對宗門來說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隻可惜他來晚了,好好的一個天靈根,如今已經被毀得變成了地靈根。如果讓他知道是誰下的咒,他說不定真的會拔劍砍了那家夥。
  張陳氏倒是沒有想那麼多,她不在乎寧寒露將來有多大成就,她隻要自己的孫女平平安安沒事就好了。至於靈根?地靈根也不錯了。
  “先生,露兒如今是否已經痊愈了?”她不放心地朝杜子轅征詢道。
  杜子轅道:“是沒事了,不過那個下咒的人還在,如果防不住,他完全可以再下第二次。”
  “這可怎麼辦?”張陳氏焦急地問道。她不是禦空天境,對於修仙者的手段沒有多少應對方法。
  穆承安在一旁忽然道:“夫人還請放心,不會有第二次了。”
  張陳氏向他看來,他則是看了一眼一旁還有些懵懂的寧寒露:“先前我是礙於門規不好出手相助,但是現在有了一個解決法子,你們不是不願意將她嫁到劉家麼?那麼讓她拜入我蓬萊劍宗如何?相信常陵國還沒有人敢為難我蓬萊劍宗之人。”
  “真的!?”張陳氏聞言大喜。家能出一個修仙者已經是天大的好事,如果拜入的還是最頂級的修仙宗門,那可真是全家都要沾光了。
  原本張家因為頂梁柱的張老爺子去世,已經搖搖欲墜即將崩潰了,但如果有一個修仙者做後盾,哪怕尚未成長起來,隻是借著她師門的名聲就足夠為張家爭取足夠的時間了。等到時候緩過了這口氣,張家下一代成長起來,他們未必就真怕了那劉家!
  身為正主的寧寒露還完全沒有理解外婆為什麼突然那麼開心,不過自己好像不再是累贅而且還幫上忙了,這一點讓她十分欣喜。所以在穆承安詢問她是否願意拜入蓬萊劍宗時,她很痛地就答應了。
  穆承安完全不需要做任何多餘的事情,隻是將寧寒露帶回師門便可。師門不可能因為他帶回去一個天才而責怪與他,至於常陵國這邊,僅憑蓬萊劍宗的威名便足夠壓下劉家了。
  寧寒露大病初愈,張家還因此迎來了轉機,整個張府內都增添了幾分喜色。隻可惜人有些少,並沒有以往那麼熱鬧。
  杜子轅一行人得到了更加盛情的款待,即將與穆承安成為同門的寧寒露也陪著他們。這並非是誰讓她這麼做的,而是她自己要求留下。她似乎對沉睡著的小金特別感興趣。
  “大哥哥,這位姐姐怎麼了?”寧寒露好奇地看著被放在椅子上的小金,問道。
  杜子轅隨口道:“她在睡覺。”
  寧寒露似乎想要接近小金,卻又有些畏首畏腳。
  杜子轅看出了她的心思,問道:“怎麼?覺得她很漂亮嗎?”說實話,沉睡的小金完全隱藏了智障的一麵,無論是身材還是顏值都是極其出色的,令人心生好感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杜子轅稱之為“詐欺”。
  不過眼前的幼女似乎有些特殊,她看著杜子轅,懇求道:“大哥哥,我能摸一摸姐姐的衣服嗎?”
  “衣服?”杜子轅看了一眼小金身上的女仆裝,“你喜歡女仆裝?”
  “是啊是啊,”寧寒露腦袋點得如同小雞啄米似的,“這是《天才麻將仙女》麵的衣服吧!”
  “你看過《天才麻將仙女》?”
  “當然,我最喜歡山風老師畫的這些女孩子了!”寧寒露的眼中閃爍著一顆顆小星星,“我以後也要當一個畫家,畫出和宮永一樣可愛的女孩子。”
  “……”杜子轅不知該說什麼好,他心有些小得意,原來這麼可愛的幼女居然是自己的迷妹。
  接著他又聽到寧寒露失落地說道:“可惜我年紀太小了,還不能看《權力的遊戲》,我真的好想看看山風老師的新作啊。”
  “呃,那個你還是不要看的好。”杜子轅略顯尷尬地說道。
  “為什麼呀?”寧寒露仰著腦袋,一臉無邪地看著他。
  杜子轅有些窘迫,純潔的幼女怎麼可以看那種東西,會變壞的。他一轉身,忽然穆承安正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自己:“你幹嘛這麼看著我?”
  “哦,沒有,隻是沒想到居然能在一貫從容的杜兄臉上看到這種表情,實在是有些意外。”穆承安老實地說道。
  杜子轅心中頓時冒出一句MMP,差點沒脫口而出……
  

Snap Time:2018-11-22 04:19:24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