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長生》全文閱讀

作者:夜開花  血染長生最新章節  血染長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血染長生最新章節第五百二十章惜字如金(18-06-23)      第五百一十九章王位上的男人(18-06-22)      第五百一十八章改朝換代(18-06-21)     

第四百一十二章隻要我想要的


    說實話,他心也是緊張的,雖然他不做見不得人的事情,但布休的眼睛若是能透視,那站在他的麵前,就相當於是一絲不掛,想想也怪難為情的。

    布休也小聲回道:“哄他的,能透視就好了!”

    薑小白道:“那你怎麼知道他穿紅色的?”

    布休道:“我聽他丫環說的,就喜歡穿紅色的褲頭,別的顏色從來不穿!”

    薑小白道:“但你剛開始眼上蒙著布確實能看見外麵啊?”

    布休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白布遮不住我的眼,但離的遠的,就跟正常的眼一樣,看不透!”

    薑小白長籲一口氣,道:“那就好!”

    布休又道:“盟主,你有什麼想看的嗎?我幫你看看!”

    薑小白想了想,深吸一口氣,道:“能看到紫紫在幹嘛嗎?”

    布休怔道:“你是說花仙子?”

    薑小白點了下頭。

    布休道:“盟主還是放不下她?”

    薑小白輕歎一聲,道:“畢竟對我有救命之恩,我隻是想看到她安好,我便放心了。”

    布休點頭道:“好,我幫你看看!”

    布休雖然沒有去過冷顏宮,但知道大概方位,在中夏國和長象國,還有穎上國三國交界的地方,以前在往生之門內,又經常聽花紫紫說,冷顏宮所在的山名叫紫海山,山上長滿紫衫樹,是一片紫色的海洋,所以特別好找,沒一會就被布休看到了,真的是一片紫海。

    往山上望去,殿宇成群,邊上有個平台,也就是望仙台,花紫紫剛好趴在欄杆上,望著清涼城的方向怔怔發呆,夕陽照在她的臉上,紅撲撲的。

    布休喜道:“盟主,我看到花仙子了!”

    薑小白心頭一緊,道:“她在幹嘛?”

    布休道:“她一個人在發呆,好像還在說話!”

    薑小白道:“說什麼?”

    布休道:“那我哪知道?我的眼是神眼,耳朵又不是神耳!”

    其實花紫紫趴在欄杆上,一個人在喃喃自語道:“薑小白,你究竟去了哪?”

    忽然聽到身後有腳步聲,轉頭一看,竟是梨幻緩緩走了過來。

    梨幻道:“趴在這半天,在想什麼?”

    花紫紫就有些慌張,局促道:“沒想什麼,就是出來透透氣!”

    梨幻歎道:“你有什麼心思能瞞得住我?是不是在想薑小白?”

    花紫紫慌道:“沒有啊!我真的隻是出來透透氣!”

    梨幻道:“你也不用遮掩,是你的東西,遮掩也遮掩不住,不是你的東西,越遮掩越不是你的!你要找薑小白,我也在找薑小白,天下人都在找薑小白,就是沒人知道他去了哪,真是太邪門了!難不成死了?”

    花紫紫急道:“他不會死的!”

    梨幻道:“不死怎麼沒有音訊?”

    花紫紫道:“他肯定知道天下人都在找他,找個地方隱居了!”

    梨幻冷笑一聲,道:“他隱居了,活了,倒把爛攤子扔給了我,我從來沒有想過,我這輩子會給他背黑鍋!真的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以前我想殺他,現在他又來折騰我!”

    花紫紫道:“六大星宮真的會為了薑小白來圍攻我冷顏宮嗎?”

    梨幻道:“如果沒有火中栗和冉通這兩個老狐狸,應該不會,但有這兩根攪屎棍在,很有可能!

    花紫紫道:“那該怎麼辦?要不要請我父親來幫忙?他朋友多,說不定能幫上一點忙!”

    梨幻冷哼一聲,道:“要他來幫忙幹嘛?就算六大星宮真來圍攻,我冷顏宮又有何懼?”

    花紫紫抿了抿嘴,便不再說話。

    這一切都被布休看在了眼,喃喃說道:“花仙子邊上的那個女人真有味道,像熟透的水蜜桃,咬一口肯定水啦啦!”

    薑小白白了他一眼,道:“走,回去吧!”

    幾人又原路返回,又在離開的大殿外落了下來,大明九子沒有離開,還站在台階上等著他們。

    見他們落下,尹不愁就看著薑小白道:“感覺如何?”

    薑小白道:“跟我想象中的一樣!”

    尹不愁道:“但願你們以後能好好輔佐我兒!”

    薑小白道:“我誌不在這!”

    尹不愁道:“你要離開?”

    薑小白點了點頭。

    尹天笑急道:“兄弟,我知道你的心很大,不甘做人下人,但你放心,如果你喜歡,小明王的位置可以留給你坐啊,我並不在意,讓我跟著你混也挺好的!現在我爹也不用死了,也沒人敢殺你們了。”

    尹不愁眼神一變。

    薑小白看著尹天笑,道:“兄弟這話在誅我心哪!不管是人上人,還是人下人,我都不在乎,我隻想過我想要的日子,而這,不是我的歸宿!”

    尹不愁道:“什麼時候走?”

    薑小白道:“冥岸花拿到就走。”

    尹不愁道:“不回來了嗎?”

    薑小白道:“如果你們有合適的人選來替補我們的位置,我們就不回來了,如果需要我們來應門麵,我們隨時可以回來!”

    尹不愁道:“你對冥岸花了解嗎?”

    薑小白道:“隻了解它的藥性!”

    尹不愁道:“不是我不想給你冥岸花,而是我這沒有冥岸花!”

    薑小白臉色一變,道:“大明王又想反悔?”

    尹不愁道:“不是我想反悔,是你不了解冥岸花!冥岸花一旦采摘下來,如果三個月不用,就會自己化作一堆齏粉,所以在這個世上,極少有人身上有現成的冥岸花!”

    薑小白道:“那大明王知道哪有冥岸花嗎?”

    尹不愁道:“知道,但這是大明仙島的機密,我不能幫你去采,沒有大明九子和十八閣長老一致同意,沒人敢去采!”

    薑小白道:“我可以自己去采!”

    尹不愁道:“你去不了!”

    薑小白怔道:“為何?”

    尹不愁道:“冥岸花長在幾千丈深的海底海溝,沒有青鬥修為,你就算潛下去,海水也會把你擠成渣!”

    薑小白道:“我知道,我學過物理!”

    尹不愁怔道:“物理是什麼東西?”

    薑小白道:“一個修行法門!”

    尹不愁點了點頭,道:“小兄弟懂得真多!你有能耐潛入那麼深的海底?”

    薑小白道:“總得試一試!”

    尹不愁道:“我跟你說,沒那麼簡單,那麼深的海底不是小河,不要以為可以試著玩玩。很多紅鬥修士抱著僥幸的心理,將真氣煞出體外,將海水逼開,潛入海底,但是等他承受不住海水擠壓的時候,一切都晚了,上有海水遮蓋,想上上不來,不停地往下掉,直到海水擠破他的真氣,把他擠成渣!所以你要考慮清楚了,免得白白送了性命,那就不劃算了!”

    薑小白道:“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丟了性命絕不怨恨大明王!”

    尹不愁點了點頭,道:“既然你執意想去,我可以告訴你,免得你說我不守信義!”

    尹天笑急道:“兄弟,這個事情不急在一時,你可要考慮清楚啊,不能衝動,衝動是魔鬼啊!”

    薑小白道:“我沒有衝動,我是深思熟慮!”

    尹天笑雖然心有擔憂,但知道他非比常人,有過人之處,便點了點頭道:“那好吧!”

    尹不愁道:“那你先回去吧,月圓之夜來找我!”

    薑小白抱拳道:“多謝大明王!”

    尹不愁道:“此事務必要保密!”

    薑小白點了點頭,就領著風言等人轉身就走了,尹天笑也跟了上去。

    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南紅跟尹不愁小聲道:“真打算讓他們下去?”

    尹不愁點了下頭。

    南紅道:“他們的修為不夠,是自尋死路!”

    尹不愁道:“此人不是盲目自大之人,自然他胸有成竹,必然有點把握,我倒想見見他究竟還有多少能耐!”

    薑小白幾人走得遠了,布休忽然就在尹天笑屁股上踢了一腳,道:“你爹太過分,竟然把我們當成傻子一樣糊弄!”

    尹天笑揉著屁股,一臉委屈道:“沒有啊!我父王一直把你們當作聰明人,私下還說,比我還聰明!”

    布休啐道:“有這樣對待聰明人的嗎?真當我們沒見過世麵嗎?就算沒見過世麵,連水還能沒見過嗎?這海水跟湖水有什麼區別,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家邊上有個大湖,深不見底,我都可以一口氣潛下去,也沒見湖水把擠變形了,你爹竟然說海水會把我們擠成渣,那可是水,不是石頭,比棉被還要柔軟的東西,騙人也不想點正經的理由。騙我不要緊,但像三歲小孩子一樣騙我,我會感到很屈辱!”

    尹天笑遲疑道:“好像沒有騙你們耶,他們私下也這樣說!”

    布休又啐了一口,道:“放屁,這種愚蠢的話你也會相信!”

    薑小白這時道:“他說的沒錯,他爹沒有騙我們,確實是這樣的!”

    布休驚道:“盟主,你還真相信了?你別忘了,你是聰明人!”

    薑小白道:“你小時候潛的湖水之所以沒有把你擠成渣,那是因為你潛的深度還不夠,如果你潛到三千丈以下,你的身上就相當於壓了上千萬斤的重量,越往下重量越大,跟一座小山壓在你身上一樣,所以說把你擠成渣,一點都不誇張!”

    不但是布休,其他人聽得也是一臉驚訝。

    布休怔道:“真這麼神奇?”

    薑小白道:“大自然的力量永遠不是人所能對抗的!”

    

Snap Time:2018-06-24 05:14:49  ExecTime: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