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長生》全文閱讀

作者:夜開花  血染長生最新章節  血染長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血染長生最新章節第五百五十七章陰陽宮(18-07-20)      第五百五十六章未知之地(18-07-20)      第五百五十五章圍攻(18-07-20)     

第三百五十八章秘道盡頭


    布休道:“誰說不是呢!就會人多欺負人少,那我們現該怎麼辦?”

    薑小白想了想,深吸一口氣,道:“隻能往下去了!”

    花紫紫這時走到靜靜麵前,行禮道:“紫紫見過師叔祖!之前紫紫也是身不由己,失了禮數,還望師叔祖見諒!”

    靜靜擺手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在乎這些虛禮?逃命要緊!我現在才知道,站錯隊是件多麼可怕的事情,一顆心就沒放下來過!”

    布休道:“不是站錯隊,是上了賊船!”

    靜靜點了點頭,道:“嗯,賊船這兩個字用得很貼切!”又看著薑小白道:“開船吧!”

    薑小白就看著花紫紫道:“紫紫,你現在傷口剛剛愈合,不宜勞頓,我把你收進乾坤袋中吧?”

    花紫紫搖了搖頭道:“我不進去,我要待在外麵,不論是生是死,我都要親眼所見,我害怕一個人的感覺!”就沒好意思說,要死一起死。

    薑小白略作沉吟,便道:“那好吧!我背著你!”

    花紫紫道:“真不用,我能走,相信我!”

    薑小白也沒時間猶豫了,便道:“那好吧,千萬不要勉強,身體但凡有一點異常,一定要告訴我!”

    花紫紫便點了下頭。

    薑小白便扶著她,一行人就順著台階向下走去。之前薑小白給花紫紫療傷的時候,眾人閑著無聊,紮了不少火把,這時就點了幾根,把通道照得明晃晃的,卻是照不到盡頭,前麵一團黑暗。

    雖然他們有上百人,心也是忍不住害怕,不知道前麵又有什麼怪物在等著他們,走得小心翼翼,所以花紫紫雖然是重傷初愈,倒也跟得上腳步。

    風言這時道:“少爺,與其我們往下麵走,說不定下麵很危險,不如我們守在這,就算左藍有幾十萬人,也不好一起湧起來,憑我神針在手,完全可以守得住,全部把他們戳死在這!”

    薑小白道:“如果我們往上爬,完全可以憑險據守,但是往下走卻不行,萬一左藍不派人衝進來,而是用火油灌進來呢?”

    風言道:“誰沒事帶火油啊?”

    薑小白道:“萬一蛟族有呢?就算蛟族沒有,萬一他們用巨石滾下來呢?”

    風言道:“左藍哪有那麼聰明?”

    薑小白道:“別忘了,他們有幾十萬人,幾十萬個腦袋!退一萬步講,就算左藍派人往下衝,人家是居高臨下,一下子湧進來,你招架不住的,用人堆也把你堆死了,所以此地不能守!”

    風言便不說話了,一行人默默往下走,入口處的台階上還散落許多泥土和蜘蛛的屍體,但越往下走,通道越幹淨,四周均是石頭砌成,平整光滑,隻是前麵陰氣撲麵。

    這時就聽地麵傳來一人大叫:“左使,這有地道!”

    布休罵道:“這些人不虧是狗-日的,狗眼那麼尖,這麼隱秘的地道他們都能發現!”

    薑小白道:“你以為他們是瞎子啊?這麼大的地道看不見?”

    左藍聽到有人發現了地道,連忙領人就圍了過來,望著幽深的地道,忍不住啐道:“我以為這小猴真的鳳凰轉世,可以浴火重生,原來是躲在這了,看來我還是高估了他!”

    冉蘇蘇也走了過來,道:“兄弟,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呢?”

    左藍冷笑一聲,道:“他們現在已經是甕中之鱉,這還不好辦嗎?先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冉蘇蘇怔道:“怎麼給?”

    左藍便把手放在嘴邊,攏成喇叭狀,大聲喊道:“小猴,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識相點就滾出來,要不然大爺衝下去,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眾人麵麵相覷,沒想到竟是這樣的下馬威,這個幽冥左使還真是個人才!

    結果地道隻傳來沉悶的回聲,沒有人理會他。

    左藍也覺臉上無光,但看著黑洞洞的地道,也不敢衝下去,便把來麻花叫了過來,道:“麻花,我知道你跟薑小白有深仇大恨,是不是?”

    來麻花暗道不好,但還是硬著頭皮點了下頭。

    左藍道:“那好,我現在就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你先帶幾百個人下去探探路,如果打不過他們,我們大軍馬上殺到,給你報仇!”

    來麻花心當然不願意,可惜自己勢單力薄,也不敢拒絕,便道:“萬一薑小白不在麵,麵都是蜘蛛呢?”

    左藍道:“哪有蜘蛛,蜘蛛都跑出山穀了,你又不是沒有看到?再說了,剛才他們大喊大叫的你沒聽到嗎?”

    來麻花便找不出其它借口來搪塞,隻能在心罵了幾句,咬咬牙道:“那好吧,我先下去看看!”便招呼了血蘭國幾百人,向地道內走去。

    起初有光線還好,待走下一段路好,他們又沒有火把,隻能在指尖上煞出微弱的火光,遠處一團漆黑,越走心越沒底,越想越怕,生怕薑小白一不小心就從黑暗衝出來。

    同時他心也有恨,自己怎麼說也是帶頭大哥,怎麼能成為別人的擋箭牌?稍作思索,便不走了,跟小弟們商量一番,便拔劍出鞘,佯鬥一番,嘴大聲喊殺,刀劍相擊,鏗鏘作響。

    左藍在地道外聽到麵打起來,忙豎耳聆聽。

    一會,地道就安靜下來,就聽到來麻花叫道:“左兄,我們已經發現他們了,他們已經剩下沒幾個人了,大概都被蜘蛛咬死了,你們趕下來,要不然他們就跑了!”

    左藍叫道:“那你追啊!”

    來麻花叫道:“我腿上中了一劍,跑不了!”說時還真在腿上刺了一劍,不過刺得很淺,隻是割破皮膚,流點血作作樣子就行了,反正左藍又不會扒開他的傷口看。

    左藍一聽薑小白要跑了,哪容得?大手一揮,幾十萬人就向地道內湧去,但他不願跑在第一個。由於人多,一人煞出一點火苗,便把地道照得明晃晃的。

    見著來麻花,左藍才走到了最前麵,道:“他們人呢?”

    來麻花看樣子受傷不輕,一臉痛楚,就向下指道:“他們往前跑了!”

    左藍道:“他們現在有多少人?”

    來麻花道:“我就看到二三十人!”

    左藍又是大手一揮,道:“追!”

    來麻花仗著自己身受重傷,也不用跑在最前麵,一瘸一拐地擠在人群中,後麵虱明也領著虱群浩浩蕩蕩地走了下來。

    薑小白等人就一直往下走,走了約摸一個時辰,終於到了盡頭,確實是盡頭,前麵忽地寬敞,竟是一間長寬三丈有餘的石屋,石壁上刻著複雜的紋路,如同符紋。

    眾人四周看看,心一下就涼透了,布休道:“盟主,這是絕路啊!這下可要死翹翹了!”

    薑小白緩緩搖頭道:“應該不是絕路,誰沒事幹花費這麼大的工程,就為造一條絕路?”

    布休道:“閑的蛋疼的人多了去了!”

    花紫紫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薑小白轉頭問風言:“你覺不覺得這間石屋很眼熟?”

    風言點頭道:“跟萬花穀的那條通道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薑小白也點了點頭,道:“我看也像!”就吩咐左右道:“大家找找看看牆壁上有沒有劍槽?”

    布休道:“何為劍槽?”

    薑小白就平舉素蘭劍,道:“就是能把我這把素蘭劍放進去的凹槽,形狀就是一把劍的模型!”

    布休道:“找到就能出去了?”

    薑小白點頭“嗯”了一聲。

    布休連忙揮手道:“那趕找!”

    眾人連忙四下散開,到處尋找,連屋頂和地板都不放過,結果找了半天,也沒發現薑小白所說的劍槽。

    薑小白也參與了尋找,石屋本來就不大,幾乎每個地方都看過了,確實沒有劍槽的蹤跡,心道:難道我猜錯了?

    這時通道內隱約就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看來左藍他們已經下來了。

    眾人臉色刷地一變,看來真的要被甕中捉鱉了。

    布休急道:“盟主,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上去堵住通道,有風言的小棍在,他們想下來,也要掂量掂量!”

    風言就拍拍他的肩膀,道:“謝謝你看得起我,不過好像沒卵用!”

    薑小白心也是著急,經曆這麼多苦難才走到這,實在不甘心,轉身雙手按在了牆壁之上,低頭思索對策。

    結果這一按不要緊,頓時心頭一動,因為牆壁上的紋路實在太熟悉了,連忙擴大範圍,閉上眼睛摸了幾遍,沒錯,跟萬花穀湖底的那塊巨石上麵的紋路幾乎一模一樣,當時他潛入湖底摸了半天,雖然看不到,但手感非常熟悉,頓時精神一振,急道:“大家看看牆上有沒有洞?”

    布休道:“什麼洞?我們都是男人,最適合找洞了。”

    薑小白也沒心思跟他計較,道:“像老鼠洞一樣!”

    話音剛落,眾人連忙四下尋找,因為是找老鼠洞,所以大家情不自禁就把目光往牆角上掃,這時一人就叫道:“盟主看,這還真有個老鼠洞!”

    

Snap Time:2018-07-20 14:12:27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