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霸山河》全文閱讀

作者:折天  劍霸山河最新章節  劍霸山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霸山河最新章節第826章 王者震魂(18-11-14)      第825章 破陣(18-11-14)      第824章 蒼穹仙音(18-11-14)     

第773章 正合心意的變故


  雪滿春揮手拋來光芒慢慢的鋪開,成了一本書的樣子呈現在雪嬌跟前。確確來說,應該隻能算時一張紙,一張很薄很薄的近乎透明的紙。
  而在這張紙上,浮動著‘欲永憶,刮骨記’六個大字。
  看著那六個大字,雪嬌露出了激動的表情,露出了久違的笑臉。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頰滾落而下。
  吧嗒!
  淚珠滴落在冰雪中,快速凝固,與整個屋子融為一體。
  “謝謝你,神將姑姑。”
  雪嬌看著緊閉的房門,由衷發出感謝。因為她知道,這六個字來之不易,它代表著一種遠古的秘術,關於讓人記憶的秘術。
  據說,這是一個癡情的遠古大神所創,為的就是讓自己永遠記住因為幫助自己突破修為而犧牲自己的愛人。
  他將自己和愛人的事情,全都雕刻在自己的骨頭之上,每時每刻都提醒自己,最愛的人是誰。
  從得道至圓寂,他從未再找過其他女人,而且在臨終前,他將自己埋入愛人的墳墓中,並部下了大陣,不讓任何人驚擾。
  據說,這門秘法後來也有人得道過,但又很快失傳,沒人知道去了哪。也不知道雪滿春是從哪得道的這門秘法,更不知道何事得道。
  但雪嬌很清楚,雪滿春在這個時候給她,是真心的在幫她,不想她每天都那麼的痛苦。這,或許就是女人之間的憐惜吧。
  雪嬌也不去考慮太多,立即就看起紙上那些細小的文字:“必須調動自己的靈魂,以心力作為載體,將記憶雕刻在骨頭之上。”
  “此法可將記憶永存,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但使用時極為痛苦,宛若蟲蟻啃噬,又如萬箭穿心,毅力不強者萬不可用,否則將道心破碎,當場死亡。”
  接下來,雪嬌就看到了後麵的秘術內容,並將它們都銘記於心,不敢遺漏一個字。
  最後,雪嬌揮手,將這幻化出來的紙片捏碎,讓它完全消失,不留下任何痕跡。而她也告訴自己,無論有多痛苦,都必須要將她和劉鋒的事,刻在骨頭之上。
  雪嬌調息著自己的心魂,準備開始實施。可就在這一刻,房門被大力推開,一條人影闖了進來,正是那個雪神一脈目前的第一強者,前神將雪滿天。
  看到進來的人是誰後,雪嬌也不著聲,繼續盤膝坐著。
  而雪滿天看到滿屋子都是雪嬌雕刻的回憶時,眼中露出了比屋子更冷的寒意,隨即看向雪嬌道:“你乃雪神傳承者,怎可與一代俗人有如此情愫?還戀戀不忘!”
  “我已經給你說了很多次,必須忘記那個人,不能讓他在你心有絲毫影子!”
  說著,雪滿天便一揮手,強大的仙力激蕩而出,將雪嬌雕刻的字體全部抹除。
  “不要……”
  雪嬌張口大叫,淚如雨下,卻又無能為力。雖然有了記憶的秘術,但雪嬌更希望多一些關於她和劉鋒的記憶。
  隻可惜,又一次被雪滿天給抹滅了。
  雪滿天看著雪嬌,沉聲道:“雪嬌你記住,你不僅僅是我們雪神一脈的王,是我們雪神一脈的希望,更是整個神靈的希望!所以,你不可再想那個人!”
  語畢,又看了被自己抹平的四壁,雪滿天便轉身出屋,轟的一聲關上房門,再次留下冰冷。
  房間內,雪嬌依舊跪在冰雪紙上,淚水還在滾落。她心在滴血,甚至對這個三番五次抹掉自己字跡的神將有了些恨意。
  但她也知道,自己不應該去恨他,因為他是為了整個雪族,為了雪神一脈,為了整個神靈的崛起。
  但不管怎麼樣,想要她忘記劉鋒,絕對不可能!
  待雪滿天走後大約半個時辰,雪嬌停止了哭泣,揚手擦掉臉上的淚痕,一臉堅定道:“既然我將要成為神,那我就有權利保留我自己的記憶!”
  語畢,雪嬌便又盤膝而坐,調出腦海中記下的秘術,開始進行刮骨銘記。
  就如同說明上所寫一樣,這是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每一下,都猶如萬隻蟲蟻在啃噬著自己的全身。
  僅僅是幾個呼吸,就看到雪嬌已經滿臉冒汗,身軀微微顫抖著。但她還是一臉的鎮靜,保持不動,調用心力,刻下她和她的故事。
  而此時此刻,在傳承界與風沙界的界橋出口處,一個看起來平淡無奇的中年男人通過了所有關卡,走了出來。
  此人自然就是劉鋒,他還是做了易容,以防那些所謂的神靈勢力又在這列陣歡迎。但讓劉鋒沒想到的是,這竟然非常空曠,幾乎一個人都沒有。
  劉鋒也不想去管那麼多,沒有阻截那自然更好了。
  劉鋒抬頭掃了四周一眼後,自語道:“傳承界,果然不一般啊!感受著這些靈動,真的是寶貝不少,能到這一層,都會收獲不少。”
  當然,劉鋒所說的收獲不少,那是對於其他修者而言。對他自己來說,這些寶貝對他沒有什麼吸引力。畢竟,他神碗麵,就有很多真正的寶貝。
  “哦哦哦……”
  小天龍揮舞著小手,顯得非常的興奮。這讓劉鋒非常的納悶,明明規定隻允許一個人過橋的,怎麼這小子能跟著自己一起通過?
  不僅是這個界橋,似乎其他地方也都一樣。反正不管劉鋒走到哪,小天龍都能一直趴在他懷,絲毫不受影響。
  這個小家夥,實在是太神奇了!
  最後,劉鋒的解釋是,因為這家夥不是人,而且還是自己的寵物,就像天魔大山它們一樣。
  劉鋒感受了下氣息之後,立即就施展開身法,嗖嗖嗖的幾個起落,就衝進了遠處的那個小樹林,降落在敖宏和敖波兩爺孫的跟前。
  由於劉鋒的速度太快,幾乎是憑空出現一樣,又易容了。所以讓得這兩爺孫非常警惕,做好戰鬥的準備。
  劉鋒開口道:“不要怕,是我。”
  “師……師父?”敖波愣愣的看著劉鋒,滿臉的不可思議。但劉鋒的聲音不假,他聽得出來。
  劉鋒一邊不掉易容,一邊道:“沒啥了不起的,就是個易容術而已。你們來這多久了?有沒有打聽到什麼?”
  敖宏立即回答:“我們也沒來多久,但還是打聽到了一些雪神殿繼承的事情。聽那些人說來,真的是雪神要回歸的大傳承。”
  “但不知道什麼原因,雪神殿傳來消息,說是要將計劃的傳承大典時間押後九十天,好像還很突然的樣子。”
  聞言,劉鋒不由一怔,喃喃道:“怎麼會突然押後呢?”
  一旁的敖宏開口道:“我也有聽人提過,好像說是他們的傳承者除了點問題把,但具體是不是這個原因,沒人能夠確定。”
  傳承者出了狀況?這讓得劉鋒心中一緊,希望她不要有什麼不好。因為劉鋒知道,雪神的傳承者就是他的雪嬌。
  看到劉鋒整個表情後,敖波笑了起來,問道:“師父啊,你說要去雪神殿找的人,不會是他們的傳承者吧。”
  敖波自然不是認真的了,師父找的可是他的愛人之類的呢,還要帶回靈武界去。那麼,就不可能是雪神傳承者了。
  劉鋒也是微微一笑:“這個啊……那如果我說就是,你會怎麼辦?”
  “怎麼辦?”敖波非常認真回答:“不管是誰,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辦!”
  劉鋒點了點頭,心想這小子還是很上道的。當然,這種變故對於劉鋒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情,反而是難得的好事。
  九十天嘛,剛好夠自己將聖劍送去葬劍神河複蘇了。九九八十一天浸泡,就能得到真正的聖劍了。
  於是,劉鋒又開口問他們兩爺孫,從這去葬劍神河的源頭,需要多長時間。他們告訴劉鋒說需要十天上下。
  這讓劉鋒非常的欣慰,果然是兩不耽誤。而根據地理圖冊的登記,葬劍神河源頭,就在雪神殿山脈之中。
  也就是說,在將聖劍浸泡後,還能趕得上雪嬌的傳承大典。
  劉鋒又看了看地理圖上的方位後,立即開口道:“這樣,我們現在分為兩路行走。你們先去雪神殿周邊打聽消息,我去辦一點事情,而後與你們匯合。”
  爺孫兩也不去問那麼多,反正劉鋒有事情要辦,他們就先去探索探索情況吧。時間還有三個月,應該會得到不少情報的。
  於是,他們便和劉鋒道別,迅速離開,前往雪神殿。
  而劉鋒自己,則是將地理圖記在腦海,然後就準備出發。
  可就在這時候,懷的小天龍又嚷嚷著要吃東西。這讓劉鋒有些糾結,小小的身體,怎麼就那麼能吃呢?
  沒轍,劉鋒又取來聚靈果,讓小天龍自己抱著啃,隨即便按照規定好的線路,立即出發。
  遠在雪神殿深處的那個冰雪房間外,兩名強大的仙尊幻影一直守在門邊,沒有離開過半步,一般人也沒能靠近。
  而在房間之中,前後兩大神將都已到來,並滿臉的疑惑,非常凝重,看著前麵那座晶瑩剔透的寒冰。
  在寒冰麵,可看到那美得無法形容的臉龐,不是雪嬌還有誰?
  看著寒冰麵的雪嬌,雪滿天眉頭緊皺,開口問道:“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雪滿天心非常的納悶,自己來看雪嬌的時候不都好好的麼,怎麼才轉身沒多久,就成這個樣子了?
  當然,這就是他們為什麼要押後大典的真正原因了,確實是傳承者發生了意外情況。
  雪滿春則是在心明白,雪嬌為什麼會如此。畢竟那個秘法,是她給雪嬌提供的。真的沒想到,這丫頭成功了。
  不過雪滿春依舊是保持著平靜,淡淡開口:“她血脈神奇,發生什麼變故都無可預料。現在,我們沒有任何辦法,隻能靜靜的等著她醒來。”
  雪滿天自然不會懷疑到雪滿春的身上來,又看了一會後,歎著氣走出房間。
  等雪滿天走遠後,雪滿春看著寒冰中的雪嬌道:“需要九九八十一天,你身上的寒冰才會徹底融化。”
  “到那個時候,秘法就成功了,沒有什麼能夠磨滅掉你的記憶。小嬌,我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我希望看到你開開心心的。”
  時間,就這樣靜靜的流逝,而進入這傳承界的修者也越來越多,到處都是人頭。但唯一有一個地方沒人敢去,那就是葬劍神河的流域。
  源頭所在,劍意更濃,劍氣縱橫,根本無法靠近。方圓百,毫無生機。
  沒人能夠想到,就是這麼可怕的地方,依舊有一條身影在急速靠近,並憑借著強大的身軀力量,進入了神河源頭。
  

Snap Time:2018-11-15 20:38:38  ExecTime: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