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375章黑刺的威力


  連綿的的雲彩緩緩移動著,形狀各異。
  夕陽垂落在天邊,透過那些雲彩輻照著草原。
  一塊如同是奔馬的雲朵緩緩飄來,四蹄俱全。最出彩的大抵就是馬頭,那馬嘴張開,仿佛是在嘶鳴著。
  雲馬被夕陽照的血紅,猙獰的看著下方的沙場。
  那五百哈烈騎兵剛完成轉向,小山坡側麵湧出的騎兵就直接捅了他們的屁股。
  鋒矢陣!
  後麵的騎兵蜂擁而出,當所有的騎兵都衝出來後,人數也出來了。
  “大人,八九百!”
  這是歡喜的叫喊。三千對八九百,不,還得要加上那些明軍,可依舊是三比一。
  哈烈將領怔怔的看著那些明軍騎兵,喃喃的道:“要是都和他們一樣厲害,誰勝?誰負?”
  瞬息的嘟囔之後,哈烈將領打起精神,喊道:“迎敵!迎敵!”
  當下的局勢沒有什麼好周旋的,雙方都想一決勝負,然後各自尋找歸宿。
  前方的那五百騎兵已經在迎敵了。
  他們急匆匆的策馬掉頭,然後明軍以一個披甲大漢為箭頭,一下就撞了進來。
  “殺!”
  那大漢手持著類似於斬馬刀的大刀,大喝一聲就劈斬下去。
  他當麵的哈烈軍士毫不猶豫的揮刀格擋。
  鐺!
  很小的聲音,長刀斷,然後斬馬刀從對手的眉心處劈斬下去。
  輕輕的一聲之後,斬馬刀收回,大漢回轉刀柄,隻是一挑,就挑碎了第二人的下巴。
  當第二人落馬時,第一個哈烈人從眉心處開了一條縫,鮮血立刻噴湧而出。
  “喝!”
  大漢此時才把斬馬刀再次揮出去。
  叮!
  隻是一聲,當麵的哈烈人的長刀斷裂,人頭飛起老高。
  這是勇士!
  他率先衝殺進去,所過之處,鮮血噴濺在半空之中,當者辟易!
  “大明萬勝!”
  他身後的明軍從他的身邊衝殺過去,就像是衝進麥苗地的洪水,席卷著一切。
  “殺敵!”
  那大漢長刀平平的劈砍出去,當麵的哈烈人居然擋住了。雙方錯身而過時,大漢左手伸出去,一把就把那哈烈人揪下馬來。
  “殺了他!”
  有人被那大漢殺怕了,竟然掉頭逃跑,同時呼叫同袍來救命。
  大漢單手持刀,隻是把持刀的手伸出去,所過之處倒下了一排哈烈人。
  “殺敵!”
  大漢的前方已經再無敵人,他揮舞著斬馬刀,衝著敵軍的主力衝殺而去。
  五百敵人被這些明軍一衝就散了,剩下一百餘人在瘋狂的朝著本陣奔逃。
  “那是殺神啊!”
  哈烈將領看到了這些,也聽到了麾下的惶恐呼喊。
  可他不能退,此時一退,回去篾兒幹聽聞他麵對一千明軍而逃竄,他連家人都保不住。
  “殺敵!”
  他隻能呼喊著,盡力提振著麾下的士氣。可明軍的凶悍卻讓他的麾下有些怯意。
  王琰帶著兩百餘明軍已經迂回到了敵軍的左翼,他看了一眼那邊的黑刺主力和敵軍的距離,喊道:“準備……”
  他帶著人在緩緩驅馬,他的目標就是敵軍的側翼。
  可這需要時間,他若是進去早了,就會被敵人纏住,到時候反而會打亂了主力突擊敵軍的意圖。
  小山坡上的陳登在看著遠方,當他確信四周沒有敵軍的援兵後,就放下望遠鏡,然後輕輕策馬衝下了山坡。
  “大明萬勝!”
  他的出擊就是信號!
  王琰揮刀喊道:“殺敵!”
  “殺敵!”
  衝擊敵軍鋒銳的大漢也揮刀喊道。
  “殺!”
  雙方飛的撞擊在了一起,大漢從兩名敵人的中間穿過去,他無需揮刀,隻要雙手把穩斬馬刀即可。
  肢體和鮮血一起飛舞起來。
  第一個照麵,黑刺被撞飛了十餘人。這十餘人瞬息就被淹沒在馬蹄之中。
  而對方倒下的更多,第一排無一幸免。
  衝撞大多避不開,可後麵的廝殺卻是要憑著真本事了。
  側翼的王琰也一頭衝進了敵軍之中。
  他的武器隻是長刀,普普通通的長刀。
  而且他基本上不用那些霸道的招數,長刀隻是輕巧的在空中劃過曲線,撩過對手的身體,濺起一蓬鮮血。
  他輕鬆的卸開一把左側來的長刀攻擊,然後在收回長刀時拖了一下,對手的腰側馬上就開了一個口子。
  雙方已經進入了混戰狀態,這個時候講求的是紀律和將士個人的實力。
  哈烈將領悲哀的發現自己的麾下完全不是這群明軍的對手,幾乎沒有人能擋住對手的攻擊。
  他仔細看去,發現這些明軍的攻擊手段嫻熟的就像是在沙場上行走的屠夫。
  這是老兵!
  而且還是最精銳的那種!
  哈烈將領看到一個明軍的長刀被擋住,在另一個對手來夾攻之前,他棄刀飛升撲過去,就把正麵的哈烈人撲落馬下,他自己反坐著那匹戰馬,竟然再次衝著側麵的一個哈烈人撲過去。
  這人靈巧的就像是一隻猿猴,對時機的把握比最厲害的牧人都還要準確。
  而在另一邊,十多個明軍軍士躲在衝殺的同僚中間在射冷箭。他們箭無虛發,專門找那些最凶悍的哈烈人為目標。
  這樣的箭手不止十多人,不,是神箭手!
  什麼軍隊能有那麼多神箭手?
  哈烈將領隻覺得胸口發涼,但卻被裹挾著衝到了前方。
  他當年也是悍將出身,所以知道率先垂範能起到的作用。
  長刀閃電般的劈斬下去,對麵的明軍已經發現了他的盔甲,就出全力格擋。
  鐺!
  兩把刀大抵都不錯,所以各自留下了一個缺口。
  但那黑刺的反擊卻慢了半拍,讓哈烈將領得以連續發動攻擊。
  就在哈烈將領發誓最多兩刀之內就能斬殺當麵之敵時,側麵一把長刀陰測測的偷襲而來。
  這不是武人的風範,可軍隊從來都不是講究風範的地方。
  哈烈將領心中歎息,然後放棄了當麵的明軍,揮刀劈開側麵的長刀。
  被他放過的黑刺麵色羞紅,卻沒有喘息,就揮刀劈砍。
  兩名黑刺夾擊之下,哈烈將領隻擋住了三刀,肩膀就被削掉了一塊肉。
  他慘叫一聲放棄了長刀,策馬不要命的從側麵就衝了出去。
  兩個黑刺沒想到對手居然會棄刀逃跑,一時間卻來不及追趕。
  “敗了敗了!”
  看到將領逃跑,本來就擋不住明軍衝擊的哈烈人開始了潰敗。
  王琰喊道:“五地!”
  天黑了,追殺五地就是極限。
  明軍銜尾追擊,逃跑的哈烈人落馬無數。
  那些跪地請降的哈烈人被無視了,戰馬轟然衝過去,一堆堆爛肉證明著他們曾經的存在。
  王琰沒有追擊,他策馬看著遠方逃竄的敵軍,對趕來的陳登說道:“馬上清掃,全數滅口。然後收集我們用得著的東西,馬上走!”
  戰場上不少失去主人的戰馬在嘶鳴著,陳登問道:“大人,那些馬匹呢?”
  陳登搖搖頭道:“咱們不能太貪心,隊伍太龐大,目標也大。”
  陳登點點頭,吩咐那些被救的戰俘去處置此事。
  趙興艱難的行走在那些屍骸堆,聽著身後一個喜極而泣的聲音在感謝漫天神佛。
  “處死他們!”
  一個戰俘手持長刀站在一個未死的敵人身後,他仰頭看看天邊殘留的血紅,喊道:“大明萬勝!”
  長刀揮過,人頭落地。
  天邊的夕陽落下了一半,照耀在那些噴湧出來的鮮血之上,顏色恍如黑紫。
  

Snap Time:2018-10-23 21:47:15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