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217章蓬勃發展的工坊


  “殿下還有三四年的時間。”
  前院的書房,黃鍾在分析著大明開國來難得一見的隱晦奪嫡。
  “等殿下開始學習之後,那就是靶子,無數人會盯著殿下,稍微有些不好,馬上就傳的沸沸揚揚。”
  “二皇子有些尷尬,畢竟大皇子是嫡長子,他再怎麼爭,逆襲的可能性太小了,唯一可慮的就是陛下的寵愛。”
  方醒隨意的道:“陛下的寵愛確實是擋不住,可她想再進一步的心思,真的可以歇了。”
  他很自信和從容的說了自己的想法,卻不知道的是,在曆史上,孫氏就是憑著兒子逆襲成功。
  而且還是她攜手朱瞻基一起的逆襲。
  而胡善祥在這個過程當中就成了悲劇,堪稱是千古悲劇。
  她成了所謂愛情的背景板,以及陪襯,幾乎和所有小說的配角一般,再多的名目,卻隻是陪襯。
  而孫氏自然就是小三翻身的代表,以及真愛無敵,可以逆襲的代表。
  沒有吃午飯的方醒有些饑腸轆轆,可饑餓在見到了錦衣衛的人時,都化作了警惕。
  “伯爺,那人被打死了。”
  “滅口?誰的手筆?”
  方醒一下就打起了精神,覺得宣德年的第一次挑釁總算是出現了。
  來人苦笑道:“是俞佳親自令人動刑,就在乾清宮的下麵,許多人都看到了。”
  “俞佳瘋了嗎?”
  方醒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卻在警惕著這麵是否會有什麼陷阱。
  “此事他交給東廠也好,最好的就是稟告陛下,然後等待聖裁。”
  來人顯然是得到了沈陽的全部授權,所以非常清楚這事的來由。
  “那人最先是想引了宋老實去散播皇後娘娘的壞話,隻是卻不知道宋老實對陛下和娘娘都有敬畏之心,一腳就把他踢進了糞坑……”
  “俞佳接了此事,隻是拷打卻不得法,當場打死了那人,最後一無所獲。”
  方醒的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他是個念舊的人,所以不希望看到故人變樣,往壞的一麵急劇下滑。
  來人繼續說道:“那人什麼都不肯說,俞佳又不肯交給外麵,最後活活的打死了他,連帶那個內侍親近的人都被關押了,據說已經開始用刑。”
  “病急亂投醫,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
  等來人一走,方醒就交代了張淑慧:“以後咱們家離俞佳遠一些。”
  “記得他以前老老實實的,笑起來還帶著些害羞,怎麼現在變化那麼大呢?”
  張淑慧想起了當年在金陵時,俞佳跟在朱瞻基的身邊鞍前馬後,那時候的他看著本分,不缺小機靈,所以這也是後來他擊敗金英的主要原因。
  “這人怎麼就得意忘形了呢?”
  張淑慧真的不理解,於是一上午都在嘀咕著這個事情。
  “各人有各人的緣法,你要是有空就趕緊給我按按,少去嘀咕別人。”
  方醒躺在地毯上不耐煩的打斷了張淑慧的感慨,然後覺得有些安靜。
  他緩緩睜開眼睛,就看到一雙小手。
  “啊……”
  ……
  宮中的事如方醒所想的那般悄無聲息的過去了,俞佳心急了些,但本意是好的,就被斥了幾句。
  而後案子被交給了東廠。
  “這世上總是有些貪婪之輩,得隴望蜀啊!”
  通州的碼頭邊上,方醒和張本在看著這片繁華景象。
  “盛世景象啊!”
  車水馬龍,往來不息,可等著卸貨的船隻依舊排出老遠,有人都急的跳上岸來叫罵,然後被碼頭的人拎著棍子追殺。
  天氣熱,人的脾氣也不好,據說碼頭這邊已經出現三起流血事件了,打的頭破血流。
  張本沒覺得粗俗,撫須笑道:“這是工部失職吧?”
  方醒說道:“隨著興和城的建成,實際上從興和城到京城這一片地方都成了後方,再也不用擔心敵人的襲擾,所以不斷繁榮,對運力的要求不斷增加……”
  “所以朝中才會決定要修建南北大通道,全用水泥鋪設,若是以往,誰隻要敢提,別說是南北大通道,就算是從北平城修建到通州,夏元吉都會發狂。”
  夏元吉的瘋狂大家都知道,那是連文皇帝都拿他沒轍的人,現在幾乎無人能製。
  所以大明的錢鈔才會有序發放,大明的財政一直在健康,越來越穩健。
  兩人隨後就去了工坊。
  金英正在爐子邊看著一爐鋼出爐。
  “閃開些!”
  監控安全的工匠沒注意來人是方醒和張本,隻是見有人想靠近,就喝罵道:“想找死呢!那鋼水出來沾到一點……呃,伯爺。”
  “開了……”
  方醒來不及說什麼,眼前一亮,就看到鋼水傾瀉而出。
  金英看到了方醒,就繞了個圈子過來,得意的道:“興和伯,張大人,這爐鋼水可是金陵船廠要的。”
  張本問道:“船廠要去用在何處?”
  金英的臉上有些蛻皮,看著紅白相間,格外醜陋,可張本卻意外的對他和顏悅色。
  金英有些意外,因為以前他還沒被‘流放’時就和張本有過一次交集,那次張本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隻蛆蟲般的厭惡。
  他楞了一下,然後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張大人客氣了,船廠自己要用,再有就是船上用的地方也不少,隻是要盡量保證少生鏽,這些我們工坊一隻在探尋,已經做了好幾年的方子,各種都試過多次,燒錢如流水啊!”
  “花錢如流水。”
  張本算是個嚴謹的人,所以忍不住就指出了他話的錯謬。
  金英卻不認錯,他指著還在傾倒的鋼水說道:“張大人,咱們工坊花錢從來都不說花,是燒,您看看這是不是。”
  張本莞爾道:“這個確實是。”
  “船廠用鋼鐵不少,以前是鋼不好,而且出產不多,所以用得少,現在不一樣了,咱們工坊這邊供貨之後,金陵那邊來人找上了工部和戶部,隻說以後專用我們工坊的鋼鐵……”
  金英得意的模樣和以前差不多,但看著他那像是破相的臉,以及黝黑的手,方醒和張本都暗自讚歎。
  “工部要瘋了,吳中前幾日就來過我們這,還想誘惑幾個工匠回去,被咱家知道了……!”
  張本能想象得出吳中當時的狼狽,隻是卻不好取笑同僚,就問道:“船廠那邊在建造更大的戰船,上次行文說要不少東西,工坊這邊可接到了?”
  “接到了!”
  金英得意的幾乎飄飄然了,說道:“那份清單工部和咱們一起分,最後船廠的人在場,單場就把大半貨物給了咱們,吳中……!”
  方醒看到了朱芳,就過去說話,張本正色叮囑道:“泰西使團都來了京城,所以戰船關係到大明海疆的安全,不可懈怠,工坊一定要抓緊。”
  金英收了得意,肅然道:“張大人放心,這事咱家知道輕重,定然會盯著他們,不許弄虛作假。”
  

Snap Time:2018-10-21 17:49:23  ExecTime: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