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216章權閹?


  “娘娘,老奴還是比不過她。”
  於嬤嬤對這門本事很是豔羨,卻學不來。
  太後看著李豔霞出去,脖子上的青筋蹦了一下,然後說道:“無恥!”
  於嬤嬤指指茶杯,有人去外麵,然後弄了一杯清火的藥茶來。
  於嬤嬤低聲道:“娘娘,不管誰無恥,可終究得您看著宮中,不然......不然老奴不敢想啊!”
  太後冷冷的道:“本宮還得再活三十年,不看著玉米長大成人,本宮死不瞑目!”
  “娘娘息怒……”
  殿內的人都跪下,齊聲喊道。
  外麵的太監宮女都麵麵相覷,然後有人出了寧壽宮,在外麵盯著,不許人在這停留。
  太後很少……不,是基本上不發怒。今日發怒,讓人心驚,不知道誰會倒黴。
  ……
  俞佳很是懊惱,朱瞻基在吃午飯,這是他休息的時間。
  那種一天到晚都跟在皇帝身邊的太監是不可能的,若是有,不說滿朝文武,方醒第一個就容不下這等禍害!
  所以俞佳休息的時間實際上不少。
  按照份例,他的午餐該有三菜一湯,可那三菜一湯送來時,那分量卻有些嚇人。而且一道菜……不,那不是一道菜,而是幾道菜混合而成。
  一個小太監在給他布菜,小心翼翼。
  小太監夾了一塊蘑菇在碟子,俞佳吃了,淡淡的道:“味道還得重些。”
  小太監趕緊應道:“是,奴婢晚些就去給他們說。”
  俞佳吃了飯,小太監送上茶水,他喝了一口,就放下茶杯,然後起身出去。
  小太監老老實實地收拾著剩菜,他連偷吃剩菜的權利都沒有。
  按照他的估計,自己起碼得先混半年,然後才能一步步的偷吃俞佳的剩菜。
  他把飯菜收進食盒,然後送到了廚房。
  廚房煙熏火燎的,先前是給宮中的人做飯,現在是廚房的人自己吃,所以自然就鬆懈了一些,但是材料卻是上等的,一般的富豪家庭都吃不到。
  然後他就看到了往常慈眉善目的那個太監的變臉。
  怒火在升騰,卻莫名其妙,沒有來由。
  “偷吃!”
  白胖的臉上全是憤怒,然後是冷漠。
  最後是喊:“有人偷吃了給公公們的飯菜,咋辦?”
  廚房……
  “打!”
  ……
  “俞佳,太後娘娘有請。”
  散步的俞佳遇到了李豔霞,聽到是太後相召,俞佳冷哼道:“咱家做了什麼,值當你去娘娘那邊告狀?”
  李豔霞隻是不理,冷冰冰的轉身而去。
  兩人一路到了寧壽宮,俞佳漸漸的緊張起來。
  “太後讓你進去!”
  李斌同樣是冷冰冰的,帶著俞佳進了殿內。
  太後已經吃了午飯,正在喝茶,見他進來,就冷冷的道:“聽聞你的規矩比本宮的還大?”
  俞佳瞬間汗流浹背,急忙跪地請罪。
  太後冷冷的看著他,漫不經心的道:“宮中乃是皇帝的地方,仗勢欺人,狐假虎威,但凡有這等人,本宮卻是見不得。”
  俞佳心中驚怖,他微微抬頭看了站在邊上的李豔霞一眼,把恨意收了,惶然道:“奴婢不敢。”
  太後冷笑道:“從古至今的權臣有不少,權閹也不少,本朝不就出了一個黃儼嗎,怎地,本宮覺得第二個就不遠了?”
  俞佳不敢再自辯,隻是磕頭有聲。
  腦袋和地麵敲擊的聲音回蕩在殿內,太後卻沒有一絲動容。
  “本宮會看著,你且好自為之!”
  ……
  “叔,不對,是五個。”
  “是四個!”
  “爹,是三個……”
  “胡說,無憂你數清楚了嗎?”
  “爹你騙人。”
  張淑慧回到家中就看到方醒躺在地上……
  地上鋪著地毯,比皇家還奢侈。
  地毯上,方醒躺著,兩個女娃在打牌,方醒在收牌。
  他的肚皮就是牌桌,兩個女娃坐在兩邊,皺著眉頭在看著自己的牌。
  張淑慧覺得自己的魅力瞬間消散一半。
  因為無憂看了她一眼,然後又看著自己的牌,並和珠珠在眉來眼去。
  “不許作弊啊!”
  方醒對張淑慧舉手表示歡迎,然後無憂扔下一張牌,他趕緊接住,和另一張牌對比了一下,說道:“珠珠厲害。”
  無憂看了張淑慧一眼,愁眉苦臉的道:“娘,珠珠好厲害。”
  張淑慧哎了一聲,等看到小白在後麵睡眼惺忪的模樣,就過去掐了她一把,然後累的躺下了。
  “叫人備了熱水……”
  張淑慧躺在床上,覺得腰酸背痛。
  小白起身道:“夫人,下次帶我去吧。”
  皇宮就像是一個加成,總是能吸引那些笨蛋的注意力,並願意為此付出代價。
  小白隻是其中的一個。
  張淑慧閉著眼睛,喃喃的道:“一直以為英國公府就算是麻煩了,可今日才知道,宮中就是山林啊!”
  小白不喜歡麻煩,但卻喜歡八卦,於是就纏著張淑慧問宮中的事。
  張淑慧說了今日進宮的見聞,小白訝然道:“皇後好艱難呢。”
  張淑慧忍住發脾氣的衝動,說道:“就算是這樣,依舊有數不清的女人願意進宮,所以你說的艱難隻是無病呻吟。”
  小白嘟嘴道:“可是皇後不能去玩耍呢!”
  “你多大了?還想著玩耍!”
  張淑慧不禁絕倒,然後翻個白眼道:“你少為別人操心,倒是平安也不小了,以後的新豐伯的府邸是個什麼章程,你記得催促夫君。”
  “怎麼又扯上我了?”
  方醒不想爬起來,兩個女娃也在愁眉苦臉的想著怎麼去贏了對方,於是牌局繼續。
  張淑慧隻覺得一股子悶氣湧上來,然後就抽了小白的屁股一巴掌,爬起來說道:“娘娘憋屈。”
  小白顧不得揉屁股,就膩在張淑慧的身上,撒嬌道:“夫人說說嘛!”
  張淑慧沒好氣的掙紮了一下,卻沒掙開,就不耐煩的道:“男人的女人多了,麻煩就多,然後爭風吃醋,不,不隻是爭風吃醋,還有太子之位呢!”
  小白懂了,然後說道:“那就各玩各的唄。”
  啪!
  張淑慧又抽了她一巴掌,說道:“胡言亂語,還有,你要少吃些。”
  等張淑慧把兩個女娃揪走去洗澡後,小白就膩在他的身上問道:‘夫人說要少吃些,少爺,我胖了嗎?’
  娘希匹!
  方醒感受著身上的溫軟,隻覺得心跳在加速,就裝作老學究的鎮定說道:“沒有,那是哄孩子的話。”
  他喜歡的是豐盈的女人,張淑慧知之甚深,所以才會拍了小白的屁股一巴掌後,就感到了些許的威脅。
  小白失望的道:“少爺,我不是孩子了。”
  方醒躺在地毯上,緩緩的道:“十年二十年,你在我的眼中依舊是那個懵懂的小白。”
  初次的印象對男人的影響頗大。
  一個女人,當她和她心儀的男人第一次見麵時,那時候她的形象,基本上會在那個男人的腦海定格。
  隻是小白沒啥形象,在方醒的記憶中就是一個呆傻蘿莉。
  小白不懂這個,就趴在方醒的身上說著最近的新鮮事,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小。
  “爹!”
  “叔。”
  等張淑慧帶著兩個娃洗澡出來時,就看到了兩個睡熟的男女。
  張淑慧呸了一聲,就帶著兩個孩子去了前麵玩耍。
  而方醒也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然後他小心翼翼的起來,把小白抱起來,送到了麵的床上去。
  

Snap Time:2018-10-22 07:12:51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