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215章得意忘形


  坤寧宮就是皇後的地盤,基本上可以算作是宮中之宮。
  在這,皇後隻要在一個度之內,那麼誰也無權來幹涉她,包括皇帝。
  時近中午,太陽有些毒了,兩個孩子想出去玩耍,但被限定在了走廊之內。
  走廊鋪了一層油紙,玉米在上麵飛速的爬著,目標就是前方手持鈴鐺的端端。
  端端輕輕搖晃著鈴鐺,然後緩緩的往後退,和玉米保持著距離。
  “那是你弟弟,不是小狗。”
  胡善祥和張淑慧坐在遊廊邊上,在喝著宮中做的解暑湯,稍後就是午飯。
  兩人見端端一邊後退一邊嘴還發出以前在太後那邊逗小狗的聲音,不禁都樂了。
  “你弟弟大了會埋怨你!”
  胡善祥就像是個民婦般的在笑著,很是心滿意足。
  張淑慧再次生出了那個念頭來:皇後不會是有意的吧?
  我隻要孩子,至於那個皇帝夫君還是算了吧,你們一對狗男女自己玩去。
  她看著含笑的皇後,心中有些犯嘀咕。
  這時外麵有人進來,然後和怡安說了一些話。
  怡安緩緩過來,張淑慧起身說是去更衣,然後跟著宮女去了。
  怡安過來低聲道:“娘娘,宋老實抓了一個散播謠言的內侍。”
  胡善祥看到端端已經抱住了玉米,就收了些微笑,歎息道:“說了本宮的壞話嗎?很多人啊!打一頓教訓一下就行了。”
  怡安說道:“娘娘,陛下那邊已經接手了。”
  等張淑慧出來後就見胡善祥有些心神不寧的模樣,卻不好問。
  可胡善祥卻沒用她問,就苦笑道:“以前說我壞話的多,多了不管,現在說的少了些,抓住反而要深究,你說這算是什麼。”
  張淑慧這才知道是有人被抓了,就勸道:“宮中的謠言多,你當不知道就是了,自然有人會收拾他們。”
  胡善祥看著一對在玩鬧的兒女,眼神中多了些冷意:“居然說我喜歡掐人,而且要掐的渾身青紫才作罷。”
  “好大的膽子!”
  張淑慧氣得不行:“這是欺負人呢!要是傳出去您成什麼樣了?這得多惡毒,傳出去還有皇後的樣嗎?”
  ……
  “惡毒的謠言,這是在找死呢!”
  那個太監被洗刷了一番,依舊帶著臭味被帶到了俞佳的麵前。
  他在顫抖著,俞佳一揮手,有人來把他綁在長凳上,然後兩條板子輪流拍打著。
  十板之後,那人的屁股卻沒破,隻是青紫,漸漸腫起。
  “說吧,誰指使的?”
  若不是為了尋找幕後的指使者,這等事還到不了俞佳這。
  這人抬頭,嘶喊道:“奴婢也是聽別人說的。”
  俞佳冷笑道:“你不在這當值,為何要來這邊?規矩難道你不懂?”
  那太監重重的垂下頭去,頓時臉部和長凳親密接觸,再抬頭時,幾乎已經看不出原貌了。
  “打!”
  那太監抬頭在笑,臉上鼻血噴濺,看著竟然是慘笑。
  於是板子繼續拍打,那屁股也漸漸的成了血紅色,皮肉雜亂。
  連續打了二十板,那太監竟然隻是慘呼,到後麵隻是嚎叫,卻不肯再說一句話。
  “打!”
  從朱瞻基登基之後,作為他身邊大太監的俞佳就再也沒有受過什麼挫折。
  今日算是第一次!
  不管男女,不管是什麼第一次,總是會讓人記憶深刻。
  而這個第一次就讓俞佳的怒氣值在狂飆,隻管喊打。
  這是在乾清宮的下麵,人來人往不少,所以當李豔霞緩緩過來時,並未引起關注。
  “打!”
  “他是誰帶的?叫來!”
  俞佳被氣得麵色發青,卻也沒後悔自己攬了這個活計。
  慘嚎聲讓路過的人都為之側目,李豔霞自然也不例外。
  等她看到那太監已經被打的奄奄一息之後,就問了一個宮女。
  “李尚宮,那人汙蔑皇後娘娘呢,俞公公氣壞了說是要打死他。”
  “汙蔑……”
  李豔霞問道:“汙蔑了什麼?”
  換個人這宮女肯定不敢說,可李豔霞卻是宮中的女官大佬,她不敢惹,就低聲道:“李尚宮,說是皇後娘娘以掐人為樂……”
  李豔霞的眸色微冷,然後走向了俞佳。
  俞佳正在發狠的說要打死那個太監,等見李豔霞過來後,就氣咻咻的問道:“李尚宮這是來看笑話的嗎?”
  耳邊是打板子的聲音,以及那漸漸虛弱的慘叫聲,李豔霞冷冷的道:“停下吧。”
  俞佳愕然看著李豔霞,然後笑了笑,說道:“這是乾清宮。”
  乾清宮是俞佳的地盤,而李豔霞更多的是管人。俞佳的意思是她多事了。
  李豔霞看看他的左右,俞佳卻微微搖頭,於是那些太監們都笑嘻嘻的看著李豔霞,卻不肯走開。
  李豔霞盯著俞佳,肅然道:“你可以請人來動刑,東廠也有人,交給他們,自然會有結果。”
  俞佳的麵色都變了,看著怒氣勃發。
  李豔霞微微搖頭,說道:“打死了他,到時候從哪找證據去?”
  俞佳隻是冷笑,他覺得當著這麼一幹人的麵,李豔霞讓自己下不來台了。
  李豔霞心中歎息,然後微微低頭,轉身離去。
  身後打板子的聲音依舊,隻是那慘叫越發的低微了。
  走出十幾步後,有人驚呼道:“公公,他……他沒氣了!”
  李豔霞的腳步一頓,隨後俞佳的聲音傳來,卻有些惱羞成怒的味道。
  “不肯交代不算完,查,把和他親近的人都查清楚,一一問話。”
  李豔霞聽到這不禁微微搖頭,然後疾步離去,隻是隨便怎麼走,她的上半身看著都紋絲不動。
  一路到了太後那,李豔霞走到太後的身邊,俯身低聲說了剛才的事,最後說到俞佳時,她卻猶豫了一下,不想用自己的看法去影響太後。
  “.……剛才用刑被打死了。”
  太後在看一幅畫,她緩緩的把畫卷了起來,然後交給人放好,這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皇後不惹事,小心翼翼的活著,人軟和了容易被欺負啊!”
  “查!”
  太後麵無表情的道:“俞佳愚蠢,可是得意了嗎?”
  在宮中得有一雙慧眼,知進退,明厲害,否則哪天死了都不知道。
  而作為女官來說,做事嚴謹是最好的養老方式。
  李豔霞是太後的人,自然無需那麼多顧忌,她把猶豫拋開,說道:“娘娘,他是有些得意了,離忘形不遠了。”
  太後微微仰頭,看著虛空,目光沒有感情。
  “本宮要讓宮中太平,瞻基終究是心太軟……去,叫俞佳來!”
  於嬤嬤神色一振,過來說道:“娘娘,老奴去吧。”
  太後看著冷漠的李豔霞,說道:“大妞你多看著這邊,你去。”
  “是。”
  李豔霞疾步出去,上半身依舊紋絲不動。
  

Snap Time:2018-10-21 19:21:02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