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214章糞坑的逆賊


  大明不希望看到泰西是鐵板一塊,而亨利狡猾,正好來向方醒試探。隻是這人隻肯說些虛話,方醒覺得無趣,覺得還不如回家去補覺。
  回到家中沒見到兩個丫頭,方醒就一邊脫衣服,一邊問了妻妾。
  小白正在計算今年方家入庫了多少糧食,沒空管這個。
  張淑慧在收集舊衣服,這些舊衣服將會被捐獻出去。
  聞言她恨恨的道:“兩丫頭昨晚睡在一起,嘀咕了半宿,早上不肯起,被抽了一陣就說委屈,這不就去了後花園。”
  “常事,小孩子不就是這樣嗎。”
  方醒換了衣服,然後拎著一把折扇,晃晃悠悠的去了後花園。
  方家的後花園不小,以前沒怎麼修整,看著就像是叢林一般。
  現在這曲徑通幽,長椅和小亭子也隨處可見。
  方醒輕輕扇著扇子,想著泰西三國的事,不知不覺就走了一半。
  “.…..那隻老虎被爹送走了,我都哭了好久,爹也不肯答應,還說家最疼我…...”
  “可是……可是老虎會咬人呢!”
  “沒咬,那是玩耍,它的爪子勾著衣服,要是真咬,肯定就會見血……”
  方醒止步,含笑聽著。
  前方有個長椅,兩個小女娃肩並肩坐在上麵,小短腿搖晃著,說著些自認為成熟的話。
  “家還有好些小鵝呢,你要是喜歡就養幾隻,等大了它們會看家,還會幫你啄人……”
  “可是臭烘烘的……”
  “是啊!這個最討厭,到處……”
  小女娃的話題就像是天邊的雲彩,五顏六色,方醒卻不好再聽,就向前幾步。
  “爹!”
  無憂見到方醒,頓時什麼委屈都沒了,歡喜的滑下長椅跑過來。
  “叔。”
  珠珠落後一步,卻也歡喜無限。
  方醒摸摸兩個女娃的頭頂,說道:“太陽大了,晚些就會曬的你們的臉蛋發黑,好了,跟我回去,咱們去雕冰。”
  ……
  把冰拿給孩子雕刻玩耍,方醒躺在躺椅上,看似在打盹。
  張淑慧一邊盯著兩個女娃,一邊在給衣服打包。
  弄好之後,她習慣性的問道:“夫君,娘娘那邊怎麼樣了?”
  “還好,相敬如賓。”
  方醒沒睜眼,可右手的食指卻在身邊彈動著。
  “那就是沒了寵愛。”
  張淑慧就知道是這樣,可每次總是忍不住要問問,關心一下。
  方醒說道:“這就是命。”
  胡善祥的命已經不錯了,方醒覺得至少玉米的存在就帶著些逆天改命的意思,讓人振奮。
  可張淑慧卻覺得皇帝薄情寡義,就嘀咕了一陣,最後幹脆叫人備車,風風火火的要進宮去看皇後和玉米。
  “別去!”
  方醒隻來得及說了一句,張淑慧就帶著人走了。
  “這個女人!”
  她居然沒帶無憂去,可見確實是去打探消息,多半還會順帶給皇後打氣。
  兩個女娃在邊上玩著九連環,不時遇到難題請教方醒,方醒開始還熱情洋溢,等後麵被難住之後,就隻能裝睡。
  他想告訴張淑慧,這段時間少進宮,免得摻和進後宮的爭鬥中。
  孫氏生了兒子,目前在蟄伏,可宮中卻不乏失意者,這些人吹捧孫氏,背地說著胡善祥的壞話。
  這樣的事很多,隻要不涉及到皇帝,就當做是八卦在散播。
  可有人大意作死,嘀咕皇後時被太後聽到了,太後勃然大怒,然後把那兩個太監打個半死,若非是有人說二皇子還沒滿月,那兩個太監多半是要被活活打死。
  可就算是這樣,太後依舊斥了不少人,其間有沒有指桑罵槐方醒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聽說孫氏更加的沉寂了。
  這個時候張淑慧進宮去給自己的‘閨蜜’打氣助威,在朱瞻基的眼中是什麼?
  上眼藥啊!
  “你就生氣吧,自己做的孽自己受。”
  方醒把書往臉上一蓋,懶得想朱瞻基在至親的幾個女人之間如何周旋。
  張淑慧帶著滾滾煙塵衝進了宮中,然後一車禮物毫不掩飾的分成兩半,一半是太後的,一半是皇後的。
  而皇後的兩個孩子經常在太後那邊打混,所以那些禮物倒像是給他們準備的,不少都是孩子的玩具。
  至於宮中另一位尊貴的女人,二皇子的生母,自然是毛都沒撈到一根。
  宮中有人說方家夫婦做事不留後路,太絕了,以後說不準會倒黴。
  “莫欺少年窮啊!”
  宋老實念著不知道從哪聽到的話,看著慷慨激昂,可卻是在茅房撒尿。
  宮中以前是沒有茅廁的,隻是去年的一次朝會結束時,有個官員突然憋不住了,卻找不到茅廁,最後拉了自己一身的稀粑,頓時皇宮就成了大號茅廁,臭氣熏天。
  後來朱瞻基就令人在乾清宮外麵找了個偏僻的地方,修建了現在這個茅廁。當時這個茅廁一出,群臣激動的不行,皇恩浩蕩都不知道說了多少次。
  這人有三急,屎尿最急啊!
  這個茅廁是個大坑。邊上有個太監在大便,宋老實蹲著撒尿,尿液噴濺在前方時,濺了不少在那個太監的身上。
  這太監也沒叫罵躲閃,而是歎道:“聽說皇後娘娘喜歡掐人?”
  宋老實抖抖下半身,然後提起褲子,看著太監說道:“胡說,娘娘好著呢。”
  太監嘿嘿的笑道:“聽說有人被掐的渾身青紫呢,你在乾清宮做事,沒聽說過?”
  宋老實皺眉看著他,然後緩緩係上腰帶,順帶活動了一下臀部,突然一腳踢出去。
  太監惶然想躲,可他蹲了一刻鍾還多的時間,雙腿早已麻木,被宋老實一腳踢在肩膀上,人就後倒去。
  噗通一聲之後,宋老實跑出去喊道:“有逆賊!有逆賊!”
  這離乾清宮不遠,宋老實的嗓門不小,馬上就衝來了一群太監。
  這些太監開始速度不,等看到是宋老實站在茅廁外麵後,他們兩眼放光,然後就像是一群野牛般的衝了進去。
  “臭死了!”
  “拉他出來!”
  “拉個屁!誰願意沾屎尿,你看他身上的蛆蟲,嘔!”
  “找棍子來!去!”
  一個太監衝了出來,看了宋老實一眼,然後就往前方跑。
  宋老實正在喝水,慢條斯理的就像剛才的話不是他喊的一般。
  等人被救上來時居然還是活的,這得多虧了皇宮中的要求高,幾乎隔幾日就有人來掏糞,然後蓋的嚴嚴實實的,外麵撒上些香料拖走,這才保證麵沒有發酵出來的‘毒氣’。
  “找水來!還有去問問是什麼謀逆。”
  有人臭烘烘的出來了,笑眯眯的問宋老實。
  宋老實喝了水,然後打個水嗝,嘟囔道:“他說皇後娘娘掐人,我不認識他,他是騙子,他們說騙子是謀逆。”
  

Snap Time:2018-10-22 07:23:15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