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210章短暫的陛見


  什麼叫做天朝上國?
  這個問題見仁見智,不過有一條卻是滿朝文武都認同的。
  沒有人認為那些外藩使者隨隨便便就能見到皇帝。
  皇帝是大明的象征,他高貴,那麼大明就高貴。
  所以不知道這個氛圍的三國使者就碰了滿頭包,然後回到驛館,又被禮部的官員訓斥了一通,等見到陳默時,他們幾乎覺得這就是個虎狼窩。
  “陛下明日召見你們。”
  陳默板著臉說出了這個消息,並未在多克等人的臉上看到笑容。
  ……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穿戴整齊,然後跟著一隊軍士去了皇城。
  黑暗中的皇城就像是一頭臥在前方的怪獸。
  三人近前了些,前方有禮部的官員在等候了,他招手道:“趕緊跟著本官來!”
  三人緊緊跟在他的身後進了麗正門,通譯被搜身後也跟了上來。
  皇城中燈火點點,遠遠看去就像是一片星海。
  太奢華了啊!
  太大了啊!
  三人心中震撼之極,卻不知道這是刻意的安排,隻是讓這些人看看大明的大。
  “讓他們羨慕,最好生出燒毀這一切的嫉妒之火,然後和大明開戰吧。”
  這是方醒的原話,當時被文官們噴成了窮兵黷武的宣言,可最終卻無人反對這個安排。
  中央之國的驕傲讓那些文官不肯示弱半分,巴不得鎮住那群鄉下人。
  晨曦在東方若隱若現,當走近一些時,阿貝爾突然驚呼了一聲。
  “那是什麼?”
  黑暗中,一個個黑影如同雕塑般的屹立在那,紋絲不動!
  “是人!”
  就在前方,一個個高大的軍士按照相同的距離,整齊的站著,一直延伸到承天門。
  淩晨的微暗中,一個個雕塑般的人站在那,那份震撼讓三個使者不禁失了禮儀。
  “這是軍隊?”
  多克脫口問道。可沒人會回答他的問題。
  禮部的官員在前方回身,皺眉道:“請貴使跟著本官來,記住,宮中不得亂走,不得窺看。”
  三人收斂心神,一路從這些‘雕塑’的中間走過,雖然說是不得窺看,可他們依舊在打量著那些軍士。
  那些軍士神色冷肅,目光看著正前方,一動不動。
  這真是奇跡啊!
  對於泰西來說,這份整齊和肅然幾乎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兒,讓人震驚之餘,不禁生出了擔憂來。
  假如大明的軍隊都是這等紀律,那誰能敵?
  一路進了宮,天色漸漸的亮了起來,巍峨的宮殿出現在眼簾,讓人忍不住仔細端詳著。
  那禮部的官員回身看到三人在左顧右看,不禁鄙夷的幹咳了一聲。
  果真是土包子!
  等進了大殿之後,看著上麵端坐著的皇帝,三人微微一怔。
  按照禮部事先的溝通,此刻他們應當單膝跪下。
  是的,大明不需要強迫別人雙膝下跪。
  可三人見到上麵的朱瞻基後就開始愣神了。
  有禦史馬上就發作了,他厲聲道:“見了陛下竟然不行禮,大膽!”
  兩邊的大漢將軍在怒目而視,武器閃閃發光。
  通譯一個腳軟,就跪趴在了地上,多克三人這才清醒,然後單膝跪下,大聲問好。
  通譯哆嗦著翻譯了過去:“尊敬的大明皇帝陛下,這是來自於斯本、金雀花和法蘭克的使者,我們向您致敬。”
  朱瞻基淡淡的道:“使者遠來,國中可有話?”
  多克搶先說道:“國王向您致敬,皇帝陛下,金雀花希望能和東方的大國成為朋友。”
  三人都表達了本國想和大明成為朋友的願望,可這等虛頭巴腦的話如何能讓人動心。
  皇帝自然是不屑於和這些人打交道,並且也不宜出頭太多。
  楊榮出班,動作瀟灑流暢,然後拱手問道:“朋友好說,隻是大明的朋友很多,不知三國想成為什麼樣的朋友。”
  大明的朋友大多是藩屬國,想和大明平起平坐……目前好像還沒出現這等國家。
  所以楊榮的話很高明,可進可退,隻看皇帝的意思和三國使者的應對。
  這等手腕自然是文官最擅長,所以包括方醒在內,武勳們隻是在壓場子罷了。
  什麼樣的朋友?
  三人想了想,對東方外交政策的不了解,讓他們做出了另外的判斷。
  “尊敬的皇帝陛下,金雀花願意做大明最誠摯的朋友,我們可以攜手……”
  “尊敬的皇帝必須愛,法蘭克……”
  “.…..”
  邊上觀禮的西洋諸國使者聽著通譯的話,幾乎都傻眼了。
  攜手?
  你們居然想和大明攜手?
  楊榮已經在微笑了,笑的很自然,然後和藹可親的說道:“是,大明對待朋友總是真誠的,三國既然這般想,那大明自然不會丟棄友誼。”
  完蛋了!
  那些使者都覺得這三國大抵是沒看清自己的身份,太過得意。
  想和大明做朋友沒問題,實力如何?
  關鍵是聽不聽話,恭不恭謹。
  天朝上國的念想一直在這片土地上回蕩著,多年遭受異族踐踏的曆史讓大明的君臣百姓們都想看到萬國來朝的盛況。
  而朋友……
  隻要不是傻子就該知道,所謂的朋友,那隻是利益的結合體。
  大明能夠把利益做大,能夠讓旁人分潤,那麼大家就是朋友。
  如果不能,那麼那些恭謹的目光中就會多出不少覬覦,隻等著中原板蕩,烽煙四起時,再進來趁火打劫。
  所以楊榮開始的不但是可進可退,更是一個試探。
  結果試探出來的東西讓人不大滿意。
  大殿內的氣氛有些古怪,說凝滯也算不上,好像有些譏誚。
  不管是文官還是武勳,包括那些西洋使者,他們都譏誚的在看著三個使者。
  甚至連邊上的太監都在譏誚的看著他們。
  好大的屁股,居然想和大明平起平坐,真當楊榮的問題是玩笑的啊!
  朱瞻基頓時興致索然,隻覺得下麵就該是武勳們的日子了。
  既然無趣,那麼自然不需要應酬。
  朱瞻基隻是屈指叩擊了大腿,楊榮馬上就心領神會的叫人開始了程序。
  一套程序走完,覺得氣氛不大對的三國使者們正想再套套近乎時,禮部的官員已經出來了。
  “貴使,請。”
  這是結束會麵了?
  多克覺得這不對勁,就說道:“尊敬的陛下,我們……”
  “大膽!”
  禮部的官員雙目圓瞪,喝道:“禮儀何在?”
  多克愕然,等看到周圍都是嫌棄不屑的眼神後,這才醒悟這不是金雀花。
  等級森嚴啊!
  三人灰溜溜的跟著出去,朱瞻基這才起身,然後全體相送,就差了出去的三人。
  於是陛下不喜歡泰西使者的事就幾乎是坐實了。
  “野蠻,粗俗不堪!這樣的人如何能麵聖?”
  朱瞻基走後,一個老學究痛心疾首的在批判著禮部的工作,胡在邊上尷尬的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
  

Snap Time:2018-10-22 07:09:52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