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236章這是綁架(18-06-21)      第2235章雨中的使團(18-06-20)      第2234章人之初,利益驅動人心(18-06-20)     

第2209章我想我們上當了


    來人是方五,多克他們都有印象。

    大蟲和小蟲在方五的身邊蹲著,舌頭長長的伸出來,看著的慌。

    “求見我家老爺?”

    “是的。”

    方五不置可否的道:“老爺請諸位到前廳奉茶,請吧。”

    多克的腿還在有些發軟,他看了亨利一眼,心想你居然敢陰我,等回頭咱們有的算賬。

    可亨利卻在看著那些孩子,多克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就見到一個大孩子拿著一個冊子,用炭筆在記錄著什麼。

    這有什麼好看的?

    多克覺得亨利是在……

    “那是什麼?”

    當看到每一個孩子都到那個大孩子的麵前,應該是被評價了一句,然後大多歡喜的蹦跳起來時,多克隻覺得脊背發寒。

    “走啊!”

    方五不耐煩的催促著。

    多克緩緩倒退著,目光轉動,看到更遠的地方,幾個男子正在那交談。

    他覺得這是一場陰謀,卻想不到陰謀的起源。

    三人緩緩跟著方五而去,亨利低聲道:“多克,他們在嚇唬我們。”

    多克沒說話,亨利歎息道:“在見麵之前……我們在皇城外麵被那位興和伯攔住了,恐嚇了一番,現在又是恐嚇,多克,他喜歡用這種手段。”

    這是一個新發現,對後續的議程有幫助。

    而亨利主動說出來,就是為了平息剛才多克的怒氣。

    阿貝爾最是尷尬,他剛才的膽小暴露在人前,以後難免會在多克的麵前輸了氣勢。

    而遠處的那幾個男子卻在暢的笑著。

    “七哥,果然一試就試出了成色。”

    小刀笑眯眯的道:“多克是色厲內荏,阿貝爾膽小惜身,那個亨利最是老奸巨猾,他們之間不是鐵板一塊。”

    而在錦衣衛,先前在酒樓被問話的男子正一臉正氣的說話,哪還有半點猥瑣的氣息。

    “.…..他們就問了這些。”

    “是的大人。”

    沈陽微笑著說道:“你回答的正好,回頭記功。”

    “多謝大人。”

    沈陽揮揮手,等這人走了之後說道:“果真是不安分,東廠的人呢?難道他們沒發現?”

    有人稟告道:“大人,東廠的人發現了,隻是他們在旁觀。那三人回驛館請示了禮部的人,說是要出城去拜訪興和伯,就是東廠的人決斷答應的,然後他們的人應該已經去報信了。”

    “報信?給誰?”

    沈陽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

    “大人,給興和伯。”

    沈陽點點頭,然後淡淡的道:“安綸還知道大局嗎?”

    ……

    “大局為重!”

    麾下委屈的說功勞被錦衣衛的搶走了,東廠隻得了個報信的小事。

    安綸在念佛,他去慶壽寺求了佛珠,還是一位高僧給的。

    他慢慢地撥動著佛珠,說道:“朝中對泰西的看法多有分歧,有人希望震懾住他們,有人想交個朋友,有人在喊打喊殺……咱們得穩住了,慢慢的盯著他們,一旦越矩,馬上出手……”

    他喝了一口茶水,繼續說道:“那些都是貪鄙之輩,他們去了方家莊,這是先前被嚇壞了,然後又畏懼方醒和陛下的關係親密,首鼠兩端,果真是沒有操守,全是利益。”

    陳實有些不甘的道:“公公,酒樓若是咱們的人在回話,陛下那邊肯定會有誇讚啊!”

    酒樓回答泰西人問題的那個男子如果是東廠的人,那麼安綸現在就可以進宮去稟告皇帝。

    陳實認為這是一個大功勞。

    “這不是功勞。”

    “這是搶功。”

    安綸有些厭倦的道:“國與國之間哪有掏心掏肺的?那些使者去打探興和伯,這算起來隻是小事,就算是去打探大明有多少軍隊,那也正常。”

    陳實有些不解,說道:“公公,那何不如看緊他們,不許他們接觸這些。”

    安綸淡淡的道:“裝也得裝出和善的模樣來,明白嗎?不然丟人。”

    “可興和伯卻直接威脅要殺上門去,殺到泰西去……”

    “有人裝和善,也得有人提刀子,你若是不明白這個,以後隻能管些無足輕重的小事……”

    陳實悚然而驚,起身束手而立,說道:“公公,咱家錯了。”

    安綸歎息道:“別整日就想著爭權奪利,記住了,咱們是陛下的家奴,忘掉了這個,就離死不遠了。”

    陳實點頭,竟然有些哽咽之聲。

    安綸愕然,然後苦笑道:“咱家有那麼可怕嗎?”

    陳實停了一下,惶然不安。

    室內漸漸安靜,陳實隻覺得渾身發癢,恨不能跑出門外,然後用力的跑動,用力的咳嗽。

    不知過了多久,安綸悠悠的問道:“閆大建在忙什麼?”

    一陣劇烈的咳嗽之後,陳實喘息著說道:“公公,閆大建最近很老實,就算是碰到了保定侯也沒有什麼怨懟。”

    安綸點點頭,臉上的神色無悲無喜,就像是千年佛陀,靜待時光流逝。

    ……

    接到東廠的通知之後,方醒就做了一些安排,等在前廳見到三人時,他已經對這三人的性格有了判斷。

    “不管是誤會還是刻意,本伯隻會看局勢,需要和平就是朋友,需要戰爭,那麼就是敵人,僅此而已,來人,送客!”

    多克三人不敢相信的看著方醒出了前廳,然後看看通譯,他們懷疑是不是通譯在中間翻譯錯了話。

    通譯也驚呆了,他發誓自己從未見過這等無禮的主人。

    他居然逐客?

    三人灰溜溜的出了方家,多克卻不肯走。

    “你還想留在這等什麼?”

    阿貝爾覺得今天從走出驛館開始就全錯了,不管是去皇城還是來方家莊,他們都錯了。

    “從遇到這位伯爵開始我們就錯了。”

    亨利也有相同的感覺,而且他的認識比阿貝爾還深。

    “他在壓迫我們,一步步的讓我們低頭,而所有的一切,隻是為了讓我們害怕,害怕大明。”

    “沒錯!”

    阿貝爾被這話一提醒,就想起了和方醒的幾次見麵,不禁歎道:“他比獵人還要狡猾!”

    “第一次見麵是在碼頭邊,他看著普通尋常,並未和我們交談,於是我們就看輕了他。”

    阿貝爾覺得智慧在自己的身上飛速聚集著,他的語速越來越。

    “我想我們上當了……”

    從一個人畜無害的家夥,突然變成一個張開獠牙,大吃活人的凶徒,阿貝爾覺得方醒就是一個老謀深算的權謀家。

    “他不像是一個名將,更像是國王身邊的陰謀家!”

    亨利點頭道:“可這樣的名將更讓人害怕,而且他和明皇的關係密切,所以我們算是遇到了礁石。好吧,我們回去,等待明皇的決斷。”

    多克回身看了一眼,就看到兩個家丁在盯著自己一行人,那眼神,分明就是譏諷。

    三人和隨從離開了方家莊,一路上後麵都有人在跟著。一會兒是個老頭,一會兒是個樵夫……

    

Snap Time:2018-06-21 16:33:05  ExecTime:0.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