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208章獠牙下的恐懼


  京郊,三騎護送著一輛馬車而來。
  大雨初霽,天空湛藍的不像話。
  大雨洗去了酷熱,此刻路上無人,麵就掀開了簾子。珠珠探出頭來看著前方,然後遺憾的道:“還沒到,姐姐還等著呢!”
  孩子總是迫不及待的想見到小夥伴,然後相互顯擺分開的這段時間各自的新鮮事。
  他們剛才在一個村子躲雨,雨歇了才重新上路。
  等能遠遠的看到北平城時,路邊多了幾騎。
  “老爺!”
  家丁招呼了一聲,珠珠趕緊掀簾子看了一眼,然後歡喜的喊道:“叔,叔……”
  “……兩邊沒有接觸,東廠的人盯的比較死,誰敢勾結,那不消說,必定是要舉國覆滅……”
  一個錦衣衛的人在給方醒說著西洋使團和泰西使團之間的事,見路上一輛馬車鑽出個小丫頭來,正歡喜的朝著方醒叫嚷,就笑道:“伯爺,這便是侄小姐吧,果真是可愛,小的告辭了。”
  方醒微微頷首:“辛苦了,回去告訴沈陽,兩邊絕對不能勾結,否則那就是自尋死路,別跟他們客氣!”
  說完他微笑著策馬過去。
  ……
  一家酒樓的包間,滿桌子的好菜,可多克等人卻無心享用,隻是隔著屏風模模糊糊的在看著外麵的一個大明男子。
  男子一臉的諂媚,滔滔不絕的說道:“.…..當年興和伯殺人太多,文皇帝還令他去廟沐浴佛法,好細磨去他身上的煞氣……”
  通譯說完後,多克低聲道:“問他那人的名將是怎麼回事。”
  通譯出了屏風說了,男子嘿嘿的笑著,卻不肯說話。
  通譯皺眉道:“說話。”
  男子的笑瞬間沒了,就像是一條變蛇龍般的,冷冷的道:“錢呢?沒錢說個屁!”
  通譯愕然,然後極其不情願的摸出了一張寶鈔遞過去。
  他們的錢鈔都是用帶來的貨物交換的,雖然不少,可那麼多人,花銷也不小啊!
  男子接過寶鈔,這才換了笑臉,繼續說道:“興和伯身經百戰,每戰必勝,而且每次大勝幾乎都鑄了京觀,所以百姓們都說他是第一名將。”
  “他經曆過哪些征戰?知道細節嗎?”
  通譯在亨利的示意下再次摸出寶鈔來,連聲音都柔和了不少。
  男子起身揉揉肚子,肚子一陣咕嚕後就放了響屁。
  “哎喲!吃壞肚子了,走了走了!”
  “兩貫錢!”
  通譯及時用更多的錢留住了男子,然後多克提出了問題。
  “聽聞他殺過使者?”
  當時方醒眼中的殺機幾如實質,現在回想起來,多克覺得自己冒失了。
  可人總是喜歡僥幸,所以他還想最後確認一下。
  男子揉揉肚子後,奇跡般的停住了咕嚕聲,然後接過寶鈔說道:“不知道,不過當時說他殺過,而且不止一起。”
  臥槽!
  三人麵麵相覷,亨利低聲提出了問題。
  “興和伯和皇家的關係很好嗎?”
  “好,誰不知道啊!從文皇帝開始到現在,興和伯和皇家就是穿一條褲子的,你說能不好嗎。好了,我走了。”
  男子嘀咕著出去了,屏風隨即被撤開,通譯過去關了門。
  “他走的時候說了什麼。”
  通譯回身道:“說什麼再不走就要被人給盯住了,到時候會被流放到海外去。”
  “海外……”
  亨利一直對海洋抱著希望,認為斯本的未來隻會在海外。
  可現在看來,大明在此之前就把目光對準了海洋,而且領先斯本很多。
  他看了呆滯的多克和阿貝爾一眼,對這兩個國家卻不屑一顧。
  兩國之間的大戰延綿多年,雙方一直在為了那點地盤而戰鬥。
  可海外更多啊!
  想要多少都有!
  目光短淺!
  這是他對兩國的判斷!
  而大明把目光投向海洋後,那對於斯本來說就是一個噩耗。
  在見過那幾艘戰船之後,他隻能把希望寄托在大明僅有那麼幾艘。
  等一路到了大明之後,他漸漸的絕望了。
  那麼龐大的國家,怎麼可能隻有那幾艘船?
  他覺得自己愚蠢至極。
  “也許我們該去看看。”
  這是多克在說話,亨利皺眉道:“看什麼?”
  多克說道:“我們該去解釋一下誤會,我想這對以後有好處。”
  ……
  三個得知方醒對皇帝的影響力後,馬上就改弦易轍的使者來到了方家莊。
  方家莊的小麥才剛收獲,地空蕩蕩的,那些孩子正在麵尋找寶貝。
  一群大狗在大蟲和小蟲的帶領下虎視眈眈的盯著田間,漸漸的全都轉向了莊子的入口。
  一群大狗緩緩逼過來是什麼感受?
  亨利還能保持鎮定,因為他看到那些孩子都在笑,惡作劇式的笑。
  多克和阿貝爾卻有些發怵,就像是在叢林中遇到了群狼。
  “放學了!”
  一陣鍾聲傳來,接著一群不大的孩子從主宅的邊上衝了出來,歡呼著呼嘯而至。
  就像是打了勝仗般的,那些放學的孩子見到有陌生人就跑了過來,等看到是異族人時,一個大孩子就警惕的問道:“哪來的?來找誰?”
  “我們是使者,來求見……”
  三人看著通譯在應付這些孩子,他們在評估著這些孩子的能力。
  那些孩子馬上就散開了,那個大孩子拱手道:“如此就怠慢了貴客,隻是還請等待通傳。”
  通譯笑眯眯的謝了,看著一個孩子往主宅跑去。
  這是去討賞的吧?
  剩下的孩子們也不走,隻是攔住那群大狗,讓多克和阿貝爾總算是能放鬆下來,仔細觀察著。
  這時一個孩子從後麵跑過來,低聲和一個大孩子嘀咕了一番,然後那些孩子們開始往兩邊散開。
  大蟲和小蟲被引到了後麵,然後撲了過來。
  “狗!”
  鈴鐺是攆山犬,它的兒子自然非凡。
  兩條伸出舌頭,無比凶狠的大狗衝了過來,多克等人馬上亂作一團。
  亨利瞬間就躲到了多克的身後,是的,他並未逃跑。
  而多克在強撐著,他不願意丟了金雀花的麵子,哪怕被咬死,他覺得自己都不能退。
  可當看到那兩條大狗嘴的獠牙時,多克還是退了。
  然後他就被亨利擋住了,進退兩難。
  阿貝爾被忽略了,他跑到了側麵,躲在了那些孩子的身後。
  大蟲第一個衝了過來,它人立而起,兩隻爪子就趴在了多克的肩上,喘息著的大嘴,獠牙生輝。
  在京城,使團沒有佩刀的權利,所以赤手空拳的多克一下就軟了,先前的豪情蕩然無存。
  他想反抗,可大蟲的嘴一下張大了,瞬間多克的勇氣消失。
  人在許多時候的表現看似荒謬,那是外人不知道他此刻的煎熬和恐懼。
  恐懼有時候會讓人認命,並放棄抵抗。
  “大蟲,小蟲!”
  後麵傳來的一個喊聲挽救了多克,大蟲的爪子放開,然後和小蟲一起跑了。
  

Snap Time:2018-10-21 18:22:16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