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207章誰的心思變了


  “.…..興和伯說了,這是大明,還說隻要陛下您同意,他就領兵前往泰西,好像還說了京觀……”
  朱瞻基已經換了躺椅在躺著,俞佳在邊上轉述著方醒在宮門外的話。
  一個宮女在朱瞻基的身邊扇扇子,為了減少朱瞻基的頭痛,屋的冰盆被減少了一半,有些熱。
  “三個使者,斯本的使者當老好人,被興和伯說是野心勃勃之輩。金雀花的使者咄咄逼人,被興和伯一番話震懾住了,隻有那個法蘭克的使者,興和伯沒怎麼敲打他。”
  那個宮女微微抬頭,然後好像是有些熱,就扯了一下胸口的衣襟,然後露出了一截白嫩的脖頸。
  俞佳冷冷的看著那一截白嫩,繼續說道:“那三個使者已經回去了,看著有些沮喪。”
  朱瞻基沒有睜開眼睛,說道:“他們哪來的有恃無恐?哪來的底氣?打下去就是了。”
  俞佳見他又漸漸的恢複了平靜,就悄然退了出去,出門時他回頭看了一眼。
  朱瞻基的眉頭微皺,看著有些疲憊。
  那個宮女在搖扇,但方向卻漸漸的變了,開始往自己的胸脯上扇動。
  空氣中仿佛多了些曖昧的氣息。
  俞佳的眸子一冷,隨後放下簾子,然後就去了外麵。
  太陽很大,除去宋老實在陽光下繼續掃地之外,其他人都躲的躲,藏的藏,顯得格外的寂靜。
  當俞佳出現在台階上時,仿佛是誰在變戲法般的,一下就湧出不少人來,然後灑掃的灑掃,各司其職。
  “公公。”
  一個太監近前,俞佳看著下麵詫異的宋老實笑了笑,說道:“叫李豔霞來。”
  稍後一個女官頂著日頭來了,她緩步上了台階,抬頭,冷冷的道:“俞公公,何事?”
  這女人看著三十歲不到的模樣,妝容全無,卻五官精致。隻是太過冷漠,加上女官的身份,一般人根本就不敢靠近。
  俞佳看了她一眼,然後說道:“仁皇帝在時就散了不少宮女出去,如今陛下登基幾年了,李尚宮……”
  宮中的忌諱多,許多事情都隻能暗示。
  而沒有這個領悟能力的話,你就別想往上走一步。
  李豔霞能做到尚宮,那領悟能力自然是不缺的。
  她皺眉問道:“是誰?何事?”
  俞佳冷笑道:“春天才過,現在是夏季,可你手下的人卻開始騷動了。野貓啊!小心抓到人,到時候把你帶進去。”
  兩人平行站著,李豔霞垂手看著下麵那些在裝模作樣的太監,說道:“我的人?”
  俞佳冷冷的道:“難道不是嗎?”
  女官那俞佳伸不進手,就是因為李豔霞從來都不買他的賬,所以他一直想尋個機會給她個教訓。
  李豔霞說道:“她在陛下的身邊伺候,那麼就該是你俞佳在管著,難道我還能在乾清宮時刻盯著?”
  她側身,冷笑道:“咱們不是一條線上的人,你管不了我,當然你可以去進讒言,但……你沒發現嗎?”
  “什麼?你想說什麼?”
  俞佳的神色淡然,沒有被激怒。
  李豔霞譏笑到:“從陛下登基到現在,你已經換了個模樣,越發的自矜得意了,而且手還伸的長,當真以為我不敢去求見陛下嗎!”
  俞佳的麵色漸漸冷厲,聲音更是宛如寒冰。
  “你隻管去,看看咱家怕還是不怕!”
  李豔霞仔細看著他,嘴角微微翹起,說道:“我是斷絕了出宮的想法,自然會為自己謀身。後宮是以太後娘娘和皇後娘娘為尊,俞佳,你的心思當真以為別人不知道嗎?”
  俞佳的臉頰抽搐了一下,依舊看著下麵,問道:“咱家什麼心思?”
  “你自己裝著吧。”
  李豔霞冷冷的道:“你想如何不關我的事,別想著來敲打我。”
  兩人隨即默然,看著下麵的宋老實在上來。
  “好熱,要喝水!”
  宋老實上來就在邊上的陰影處坐下,然後拿出宮中獨一無二的水壺,仰頭喝了起來。
  咕咚咕咚的喝水聲讓人口舌生津,隻想來一杯冰涼的茶水。
  俞佳的咽喉湧動了一下,正準備說話時,李豔霞卻搶先了。
  她束手側身看著俞佳,麵若冰霜的道:“井水不犯河水!”
  俞佳想說話,最後隻是笑了笑,很冷。
  李豔霞就這麼下了台階,那雙手依舊在袖子,上半身幾乎見不到晃動。
  宋老實覺得這樣走動很沒趣,就放下水壺喊道:“要跑下去,跑。”
  李豔霞止步,然後緩緩回身看著宋老實,竟然笑了一下,讓俞佳也有一瞬的失神。
  她對宋老實說道:“喝水不要急,不然會被嗆到。”
  然後她轉身下去,全程沒有看俞佳一眼。
  “好,我不急。”
  宋老實大聲的應了,然後見俞佳呆呆的站在那,就說道:“俞公公,這熱,去麵吧,麵他們放了冰,好舒服。”
  俞佳仿佛沒聽到,宋老實就再說了一遍,他這才緩緩回身,然後進去。
  “怎麼像是那日病死的那個人一樣的,看著呆呆的。”
  宋老實覺得俞佳越來越沒意思了,就起來跑去找人玩耍。
  俞佳走了,李豔霞走了,宋老實走了,下麵那些被曬的發暈的太監們都三三兩兩的在說笑,然後趁機跑了。
  ……
  李豔霞來到了寧壽宮外,稍後李斌出來,見她麵色微紅,就笑道:“大熱天的俞佳把你叫去,是何事?”
  李豔霞微微頷首,低聲道:“有些得意忘形了。”
  李斌一邊陪她進去,一邊說道:“得意不怕,隻是別學黃儼就是了,娘娘讓你盯著那些人就是想防備這個。”
  到了麵,李斌看看左右,太後正在看話本,抬頭看了一眼,就說道:“都下去吧。”
  等人出去後,她摘下老花鏡,皺眉問道:“何事?”
  李豔霞近前說道:“娘娘,那俞佳想敲打奴婢。”
  太後冷哼一聲,說道:“他既然想敲打你,那必然是你犯了錯,是誰犯事了?”
  “娘娘,是一個近身伺候陛下的宮女……”
  “嗯……”
  太後的眼中多了厲色,李豔霞趕緊說道:“俞佳說那宮女想勾引陛下。”
  “打死!”
  太後毫不猶豫的吩咐道,李斌馬上就出去找人。
  等他出去後,太後問道:“俞佳是個什麼意思?”
  李豔霞說道:“他最近有些得意了,有人聽到他提到了金英,說是誰若是不聽話,再大的臉麵也顧不得了,金英就是前車。”
  “金英……”
  太後想了想,說道:“記得當年是太孫府上的吧,後麵犯事了被趕了出去,據說最近很是得力?”
  太後看似不大理事,可她的耳目卻不少。
  李豔霞點頭道:“是,金英在宮外的工坊,聽說做事很勤勉,陛下都誇讚了。”
  太後歎息道:“好啊!知錯就改,那就好啊!”
  

Snap Time:2018-10-21 17:49:35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