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2204章不做朋友,那麼就做對手


  方醒覺得陳默有些飄了,不敲打一下,以後多半會栽在女色身上。
  陳默躬身受教,不管怎麼樣,他都覺得自己是跟著方醒,聽方醒的話,這才有了今天。
  而方醒為了他的事又跑了一趟,讓他有些惶然。
  所以他在表決心。
  “.…..下官若是再去逗弄那些未婚的女子,就天打五雷轟……”
  “轟隆!”
  天空中一聲霹靂,陳默下意識的打個哆嗦,然後看看天色。
  方醒也在看天色,哭笑不得。
  剛才還豔陽高照的天空中,現在已經多了一層薄霧般的烏雲。
  “轟隆!”
  烏雲在飛的鬱積,顏色烏黑。
  陳默瞠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幕,然後才想起方醒還在這,就幹笑到:“興和伯,下官……”
  “回去吧。”
  陳默訕訕的拱手,正準備回去,卻看到遠處來了一行人。
  “陳大人!”
  通譯看到了陳默,就顧不得這是皇城外就叫喊起來。
  轟隆!
  空氣中多了濕氣,方醒知道怕是要來一場雷雨,他看看周圍的地形,也沒啥好躲避的地方。
  陳默已經已經迎了過去,方醒站在門外往看了看,看到了被風吹的眯著眼的李斌。
  他再抬頭看看天色,苦笑道:“躲不過了。”
  守門的軍士同情的道:“伯爺,要不小的給您找把雨傘吧?”
  “那沒用。”
  方醒是騎馬,除非是學江南那些柔弱書生,策馬緩緩而行,否則雨傘隻是累贅。
  那種嬌弱的作態也隻有那些懵懂的少女才會喜歡吧。
  大滴的雨水沒有任何征兆的砸落下來,方醒看到李斌在奔跑,就進了門內。
  “興和伯……”
  身後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陳默在後麵呼喊著。
  方醒回身,就見到了三個使者和通譯。
  “伯爵閣下……”
  不等通譯翻譯,聽到了李斌喘息聲的方醒冷冷的道:“退後!”
  “他叫退後!”
  兩個通譯覺得這趟出來真的無趣,居然被人呼來喝去。
  所以連帶說話都是無精打采的。
  多克惱怒的道:“這是什麼意思?”
  “退後!”
  守門的軍士也出來了,他們手握刀柄,森然逼了過去。
  “退後退後!”
  多貝爾深諳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就伸開雙臂表示無害,然後瞥了跑到方醒身後的李斌一眼。
  三人被逼著退到了聽不到門內說話聲的距離,然後看著方醒回身和那個太監說話。
  “.…..娘娘說辛苦興和伯了,改日無憂進宮時自然會多給些好吃的。”
  太後的話很風趣,方醒也笑了笑,“多謝娘娘恩典。”
  李斌看了一眼遠處的那幾人,然後問道:“陛下如何?”
  “不錯。”
  這對最尊貴的母子之間也生出了隔閡,方醒不知道是該笑還是無奈。
  “陛下心力交瘁,最近睡不好,加上壓製著自己的怒氣,怒極攻心。”
  “為何怒?”
  李斌不解的為太後問道。在他看來,朱瞻基身為皇帝,最近大明內外都不錯,沒什麼壞消息。
  哦!有個壞消息,那就是太後沒給朱祁鎮同學祖母的寵愛,反而讓朱祁鈺小朋友拔了頭籌。
  “焦躁。”
  方醒指指自己的太陽穴說道:“陛下過於操勞,勞心過甚,有些繃不住了,會易怒,可他終究是壓住了,最終自己憋著,今日才那個啥……你要轉告娘娘,陛下需要歇息,主要是睡覺和心情愉悅。”
  李斌看看左右,低聲道:“二皇子怎麼辦?”
  這話問的突兀,卻含義頗深。
  想讓朱瞻基的心情愉悅,最好的方式就是給孫氏和二皇子麵子,如此他自然歡喜。
  “那不可能!”
  方醒堅定的道:“我和陛下說過了。”
  “他的是他的,大明的是大明的。”
  李斌送了一口氣,然後拱手道:“如此咱家就回去了,興和伯慢走。”
  大雨傾盆而下,雨滴砸在地上,濺起了密密麻麻的水花和泡沫,就像是那一層薄薄的雨水下有無數的魚兒在活動著。
  李斌苦笑道:“興和伯你且等等,咱家卻是不敢等了。”
  說完他接過邊上軍士遞來的雨傘,然後帶著幾個太監衝進了雨幕中。
  方醒回身,看著在側麵屋簷下躲避的三國使者,陳默正在和通譯說話,就招手叫陳默過來。
  陳默沒有猶豫,就一頭衝了過來。等到了方醒身前時,他已經成了落湯雞。
  這算是一個小小的懲罰。
  “他們說什麼?”
  大雨依舊,陳默抹了一把臉說道:“原先定下的日子變動了,他們說大明說話不算數,意思是說……現在都不算數,以後怎麼做朋友。”
  陳默也有些牢騷:宮中派人來讓禮部去通知,但他卻被蒙在了鼓,導致剛才麵對三國使者時都隻能打。
  他覺得那些人在嫉妒,他們在嫉妒自己的際遇和能力。
  可恥的人啊!
  然後他就看到方醒的臉上多了冷厲。
  不,是冷酷。
  陳默一個哆嗦,覺得自己實在是太驕傲了,這是在作死啊!
  “那麼就不做了。”
  陳默愕然,隨即才知道方醒的意思。
  “不做了……”
  “對。”
  方醒回不了家,想著今日珠珠又要來了,遇到大雨不知道如何,就說道:“腰要挺直了,不做朋友……那麼就做對手,就這樣去告訴他們。”
  陳默哀求道:“興和伯,伯爺,下官會被收拾的。”
  要是那三國使者一起翻臉,陳默覺得胡會剝了自己的皮。
  方醒的眸子沒有一絲溫度,看著那三個使者,然後衝著他們勾勾手指頭。
  這是羞辱啊!
  陳默緊忙再次衝進大雨中,跌跌撞撞的跑了過去。
  多克的麵色已經變成了醬紅,而阿貝爾也差不離,兩人都被方醒勾手指頭的動作氣得不行。
  隻有亨利,他依舊在保持著冷靜。
  “興和伯要見你們!”
  陳默拋棄了昨天大家一起洗澡時的憨笑,冷冷的道:“你們最好馬上去。”
  多克怒道:“他想說什麼?他並不是管這事的,他想幹什麼?”
  多貝爾也憤怒的道:“他在羞辱我們嗎?”
  陳默挺直了腰杆,大聲的道:“興和伯說了,不做朋友,那麼就做對手!”
  大雨傾盆,此處瞬間寂然。
  

Snap Time:2018-10-21 19:01:28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