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09章這一家子(18-08-17)      第2408章侯府遇到了對頭(18-08-17)      第2407章還是舅舅靠譜(18-08-17)     

第2112章冷眼看豺狼


    霧氣消散,陽光下,甲板上全是人。

    大家都在曬著太陽,覺得骨縫的濕氣都在往外冒。

    “午飯有羊湯,加了辣椒,保證吃一碗下去渾身濕透…….還有大餅,這邊的麥粉可不賴,加點羊油,嘖嘖!保證讓你們吃的不想回去,隻想在這邊找個娘們成親…..”

    船隊的廚子得意洋洋的在喊著,這也是給大家鼓舞士氣的意思。

    那些船工軍士都舔著嘴唇,想著羊湯的味道,還有用羊油煎的大餅,頓時口水吸溜。

    有人就罵道:“吃了一身臭汗加羊騷味,臭烘烘的晚上咋睡覺?”

    這是牢騷,廚子卻不慣毛病,罵道:“入尼瑪!不想吃就喝水!”

    “毛病!有吃不吃,還嫌臭!特麼的都是剛殺的羊!”

    罵人的軍士訕訕的道:“老子愛吃就吃,關你屁事!”

    廚子衝他笑了笑,然後帶人回去了。

    “你小心被人吐唾沫。”

    那軍士的同僚都在嬉笑著,氣氛漸漸的鬆泛了。

    軍士惱怒的道:“要是被老子發現了,定然要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他邊上的一個軍士大笑著,正準備奚落幾句,目光卻定在了岸上。

    “有人……”

    望哨失職了,他剛才在換衣服潮濕的天氣讓他的身上半濕,上麵風大,很難受。

    所以等他看到遠處來了一隊騎兵時,已經晚了些。

    “起航……”

    有人去解開纜繩,有人開始升帆,有人在……

    “戒備!全體戒備!”

    甲板上的軍士拿出武器開始列陣,在船隊離開陸地上的威脅之前,就隻能靠他們了。

    甲板下麵的火炮開始準備了,隻要船離開碼頭,有發射的角度,他們將會讓敵人嚐嚐來自於東方的怒火。

    風帆在上升,有人在撐船,不是一個人,而是許多人。

    船隊緩緩離開碼頭,可終究速度不夠,那幾百騎兵已經追了過來。

    “公公回來!”

    洪保就站在船舷,冷冷的看著這群逼近的騎兵,態度從容。

    張旺一咬牙,就把指揮的事交給了自己的副手,然後頂著盾牌衝到了洪保的身邊,一起注視著來騎。

    “公公,他們要翻臉嗎?”

    洪保冷笑道:“咱們有一艘船在外麵,翻臉吧,就算是屠光了咱們,可隻要消息傳回去,整個大明都將會發怒,整個泰西無法承受的怒火!”

    “公公,火炮……”

    這時後麵有人喊了一聲,洪保和張旺側身看去,就看到左邊那艘戰船已經脫離了碼頭,側舷的窗口紛紛打開……

    “哈哈!”

    洪保興奮的道:“來啊!老子弄死你們!”

    “公公,退!”

    生機出現了,張旺拉著洪保就想往後退。

    “放手!”

    洪保一甩手,厲聲道:“咱家不退!”

    說話間,那些騎兵已經到了碼頭,當先兩人下馬,然後有通譯衝著洪保這邊喊道:“誤會了!這是法蘭克和金雀花的使者,他們是來和大明使者會麵,並無惡意!”

    張旺惡狠狠的道:“公公,讓火炮轟擊吧!”

    洪保搖搖頭,說道:“咱們靠岸,其它船戒備。”

    “你這個蠢貨!”

    見明軍警惕,阿貝爾冷笑道:“如果明人直接走了,多克,金雀花就等著多一個大敵吧。”

    多克冷冷的道:“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嗎?那你為何惱怒?”

    “閉嘴!”

    阿貝爾衝著前方擺擺下巴,“明人回來了,笑起來,否則他們會以為咱們是在惡意恐嚇他們。”

    戰船靠岸,洪保極為灑脫的上岸,然後站定。

    阿貝爾和多克走過來,微微躬身,邊上的通譯介紹了他們的身份。

    “咱家洪保,大明使者。”

    洪保很冷淡的自我介紹。

    從被冷落開始,他就沒準備給這兩個國家好臉色。

    “二位居然一起出現,難道是和好了?那真是讓咱家歡喜啊!”

    洪保的態度顯然不對了,阿貝爾心中一緊,就笑道:“戰爭延綿多年,兩國早已疲憊不堪,再打下去,就會一起墜入深淵,所以我們已經開始談判了。”

    多克點頭道:“我們厭倦了沒玩沒了的流血,是的,戰爭讓我們之間成了仇敵,死傷慘重,可終究一無所獲。”

    這是開始戒備了。

    從大明的消息斷斷續續的被天方人帶過來之後,當遠方的草原漸漸被大明占據後,泰西諸國一廂情願的認為肉迷人將會遇到大麻煩。

    可他們期待的大麻煩沒在肉迷出現,卻出現在了泰西。

    本能讓兩國感到了威脅,於是談判的速度加了,然後迫不及待的暫時合在一起,來和大明的使者會麵。

    共禦強敵!

    這個不用明說,大家馬上就心領神會了。

    洪保心中冷笑,說道:“既然如此,咱家隻是和各國友善會麵,然後就要回去了。”

    阿貝爾瞥了身邊的多克一眼,見他隻是微笑,就說道:“還請使者上岸,法蘭克從不會虧待朋友。”

    多克也微笑道:“金雀花同樣對東方的朋友期待已久,國王已經得知了消息,作為使者,我代表國王陛下向遠方的客人表示歡迎,如果方便,希望使者能到金雀花去看看,國王陛下一定會很高興。”

    於是碼頭邊的一處場所就被征用了,清理幹淨之後,三方會晤就開始了。

    “大明對泰西抱著好奇和友善,所以皇帝陛下派了咱家過來,就是想看看泰西,看看這邊是朋友還是敵人。”

    洪保的開場白不怎麼客氣,而且神色冷漠。

    阿貝爾知道是兩國合流引來的戒備,所以他不知道該怪誰。

    但大明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誰要是懷疑,那就去看看他們的船隊,整個泰西都無法比擬的火器。

    多克卻不怎麼擔心,因為他覺得明人距離太遠,若是遠征的話,代價估摸著能讓人崩潰。

    不過沒誰會主動選擇大明作為敵人,所以他也是和煦的道:“金雀花願意和大明進一步成為朋友,如果可以…….”

    “不,法蘭克的使團已經去了大明。”

    多克!你果然是想挖法蘭克的牆角!

    阿貝爾怒火中燒的起身道:“他們冒著必死的危險去尋找大明,這就是法蘭克的友誼,用生命作為證明的友誼!”

    多克還是微笑著說道:“阿貝爾,冷靜,這是會麵,不是談判,你需要冷靜。”

    

Snap Time:2018-08-22 11:01:31  ExecTime: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