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09章這一家子(18-08-17)      第2408章侯府遇到了對頭(18-08-17)      第2407章還是舅舅靠譜(18-08-17)     

第1826章方某榮幸之至(感謝“8000banshee”成為本書盟主)


    “見過公公。”

    李二行禮,鄭和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份,問道:“剛從海上來?”

    “正是。”

    李二說道:“公公,此事卻有些機密,小的懇請單獨稟告公公。”

    “公公,此人來曆不明……”

    邊上的王景弘說道:“要不讓別人先問話吧。”

    這是想給李二用刑,鄭和看到李二麵色如常,就說道:“不必了,咱家當年也曾上陣殺敵。”

    等王景弘出去後,李二說道:“鄭公公,興和伯派了小的出海交易……”

    鄭和聽完之後,不禁笑罵道:“那人就是這般無賴,此事若是被群臣知道了,少不得要群起而攻之,罷了,咱家此次要出海,你們便跟著去一趟。”

    李二愕然,鄭和起身道:“他剛到金陵,你們在江邊還不知道,咱家也不攬功,你們自己去見他。”

    李二大喜,剛準備告退,門外卻進來了侯顯。

    “公公,興和伯來了。”

    鄭和笑著往外麵走去,說道:“這是說不得,一說就到。”

    剛到門外,方醒就已經到了,見到鄭和,他就拱手道:“鄭公,我還以為你已經出海了呢!”

    鄭和說道:“你又不是沒出過海,哪有那麼的。”

    兩人進去,方醒見到李二就欣慰的道:“總是沒你們的消息,今日見到你本伯也就放心了,回家去看過老娘了嗎?”

    李二跪地道:“多謝伯爺掛念,小的已經見了老娘,家中的媳婦也好。”

    “起來。”

    方醒和鄭和分左右坐下,然後接過李二的‘成果清單’看了看,就說道:“這些東西直接交給金陵戶部,然後直接轉到北平,不列入戶部的收入。”

    李二應了,方醒隨即手書一份說明給他,交代道:“我這邊派人和你一起去交割,此事曲勝自然知道厲害,不會多問。”

    等李二走後,鄭和問道:“這些東西最後給誰?”

    方醒指指北邊,說道:“這錢戶部也不會要,所以就當做宮中的花銷,以後也少些麻煩。”

    “什麼麻煩?”

    “為了錢和臣子鬧翻臉!”

    皇室沒錢,用度捉襟見肘,然後批條子去戶部要錢,被批駁了一通,顏麵掃地。

    方醒想起了以後的那些奇葩事,不得不吐槽著大明的財政製度。

    鄭和不過是略一思忖就知道了方醒的意思,他指著方醒說道:“你啊你,好大的膽子,以後被那些人知道了,少不得要罵你是佞臣,而且陛下也得跟著受累。”

    “這些東西來路不正,陛下要為天下表率,如何收得?”

    鄭和嚴肅的道:“你這是好心卻做了壞事,這些東西就交給咱家,等出一趟海之後再送到北平去。”

    呃!

    方醒愕然,這不就是洗錢嗎?

    出海一趟之後,這些錢財和貨物就搖身一變,變成了合法收入,然後列入賬外,單獨呈給朱瞻基。

    “多謝鄭公。”

    鄭和點頭道:“你考慮事情卻是肆無忌憚了些,總以為那些人不堪一擊,可咱家告訴你,那些人最擅長的就是隱忍,等抓到時機之後,一擊致命!”

    “是,多謝鄭公提醒。”

    方醒想起了以後的徐階,這位堪稱是忍者無敵,這才換來了後麵的揚眉吐氣。

    鄭和見他謙遜,不禁笑道:“你現在倒是不驕不躁,怪不得那些人奈何你不得。寧王如何了?”

    方醒說道:“他就在那個大宅子。”

    “你…….你居然把他給擒了?”

    鄭和的身體猛的站起,然後又頹然坐下,說道:“那是寧王,文皇帝一輩的人,你的膽子真是大的沒邊了,此事必然會引發不測,你趕緊回去,也好應變。”

    “我現在不會回去。”

    方醒說道:“馬早就去了京城。”

    “你這是想自己拿著寧王,陛下在京城可以從容應對?”

    鄭和拱手道:“好!咱家佩服你興和伯!”

    “你這是拿自己來做盾牌,給陛下遮風擋雨啊!”

    鄭和唏噓道:“前有金忠,後有你興和伯,大明的忠臣從未斷絕,咱家也就放心了。想想以前出海多半要被文官詬病,此次你興和伯一力擔之,咱家慚愧!”

    方醒拿住朱權,朱瞻基在京城發布消息,群臣若是攻擊,那也隻能攻擊在金陵的方醒,朱瞻基卻可從容應對。

    這就是忠心啊!

    鄭和說道:“以前咱家覺得你滑了些,如今看來卻是錯了,興和伯,咱家給你賠禮。”

    鄭和鄭重的躬身,方醒趕緊扶住他,幹笑道:“這是臣子該做的事,鄭公何必如此。”

    若是解縉在此,一定會罵道:什麼狗屁的忠心,這廝最缺的就是忠心。這不過是講義氣罷了。

    隨後鄭和就說了自己的憂慮:“這貨物采辦不順利啊!那些工坊都停工了,這會還得去找人開工,弄不好得明年才能出海。”

    看到他愁容滿麵的模樣,方醒說道:“為何一定要官辦工坊的貨物?”

    鄭和一怔,說道:“以往都是這樣,你,難道陛下……”

    方醒說道:“陛下什麼都沒說,不過我卻覺得公私皆可,公私皆有才好。”

    朱瞻基不知道?

    這等事事關製度變革,他怎麼會不知道。

    鄭和點點頭,說道:“官辦的工坊大多刻薄工人,咱家說過幾次,可那些人卻依舊如故,若是公私皆有,那便是你說的競爭,好事!”

    “王景弘,侯顯!”

    鄭和的眸色一冷,喝道。

    旋即王景弘和侯顯進來,鄭和說道:“船隊攜帶的貨物公私都要,放出消息去,咱們支持!”

    王景弘一怔,然後拱手道:“此事大善,算咱家一個!”

    侯顯點點頭,淡淡的道:“官辦工坊咱家早就看不下去了,此事咱家讚同,若是上麵怪罪,咱家也算一個!”

    王景弘,船隊正使,鄭和的第一副手,航海家,以及實幹家。

    這位的能力連朱高熾都讚不絕口,幾乎可以同那些輔政學士並列,可見一斑。

    而侯顯更是不得了,堪稱是這個時代的外交家,不管是出使藏邊還是海外縱橫,他的手腕連呂震都嫉妒不已。

    而鄭和更是不消說,這個時代最偉大的航海家,從馬背上轉到海船上,他沒有辜負朱棣的希望,率領大明船隊縱橫無敵!

    方醒起身,躬身,認真的道:“方某得以和三位並肩,榮幸之至。”

    是的,他覺得自己真的是榮幸之至。

    朱棣的眼光和威壓讓所謂的宦官作祟成為笑談,他提拔的宦官大多兢兢業業,所作所為不比那些文武差,甚至更出色。

    三人一怔,看到方醒麵色嚴肅,不禁心中一暖。

    太監再能幹,再厲害,可在文武的眼中就是個奸閹,皇帝的家奴。那些人表麵客氣,可背後有幾人能看得起他們?

    而方醒卻是三朝重臣,當今陛下的心腹,他此刻說出這番話,無意是內心的流露。

    鄭和三人躬身,嚴肅的道:“我等能與興和伯並肩,榮幸之至。”

    

Snap Time:2018-08-22 13:47:17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