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1823章以卵擊石


  “殺了方醒,賞千金!”
  楊麟在中間呼喊著,他瘋狂般的催促著麾下對火槍陣列發動衝擊。
  他想要燦爛!
  他想起了江訓曾經喃喃自語說過的話。
  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則五鼎烹耳!
  是啊!既然前途灰暗,那就轟轟烈烈的戰死吧!
  “殺!”
  殺氣席卷雙方之間的空間,迅速的隨著那有些淩亂的步伐撲了過來。
  吳躍長刀揮下。
  “嗶嗶嗶!”
  “!”
  ……
  槍聲傳到王府,朱權沒有任何反應,他繼續說著,不,是回憶著。
  “……四哥成功之後就開始不認賬了,其實……其實我知道他不會認賬,隻是自己沒了軍隊,,沒了軍隊!”
  “!”
  外麵的排槍開始密集起來,慘叫聲就像是魔音,躲都躲不過。
  “……沒了軍隊就是羔羊,我在草原上征伐,看多了那些部族之間的瘋狂,為了生存,什麼都可以被拋棄……不過我還得要感謝四哥,至少他留了我條命。”
  朱權對麵色呆滯的徐景昌說道:“隻是我不喜歡南昌,不,是本王不喜歡南昌。幾次上了奏章被拒,然後又被人彈劾,上一次奏章就彈劾一次,哈哈哈!”
  “!”
  外麵的排槍聲接連不斷。
  “前進!”
  “前進!前進!前進!”
  整齊的呼喊聲震動了整個王府,那些仆役丫鬟們在府中到處亂跑,他們想尋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每當有抄家之禍時,死幾個人真的是再正常不過了。
  隻需往上報一個負隅頑抗,人不但是白死了,家屬弄不好還得受牽連。
  朱權冷眼看著這片兵荒馬亂的景象,說道:“四哥果然沒看錯人,方醒夠狠,夠果決。當年本王若是有他這般果決,嘿!”
  這等大逆不道的話徐景昌就當是沒聽到。他抬頭看去,就看到那些護衛潮水般的逃了進來。他們神色驚恐,有的人身上還帶著血跡,卻忘記了慘叫,隻知道逃。
  逃!
  朱權微微搖頭,說道:“都是假的,這些人不是本王麾下的精兵,多年養著他們花了不少錢糧,不過能衝一下就算是不錯了。”
  整齊的腳步聲漸漸逼近,朱權抬頭,看著走來的方醒微笑道:“你很厲害,四哥信重你,當今皇帝也信重你,不出意外的話,以後你就是他身邊的重臣,封公也隻是尋常事……”
  “你想說什麼?”
  方醒走過來,然後雙腿交叉,緩緩坐下,就坐在朱權的對麵,雙方伸手可及的距離。
  “你……你輸了!”
  朱權緩緩拔出長刀,搖頭道:“本王還沒輸。”
  “你想自盡?”
  方醒好奇的看著那雪亮的鋒刃,說道:“你得知道,自盡很痛苦,你會聽到鮮血從自己的脖子上噴濺出來的聲音,然後你會恐慌,會後悔……你寧可一生被關在鳳陽的冷宮之中也不願意自殺。”
  “是的,你肯定不會,因為你從小多智。可人一聰明就怕死,越聰明的人就越怕死,很少有例外。”
  朱權把長刀擱在自己的脖子上,他仙風道骨的胡須在顫動著,他的雙手也在顫動著。
  “人生在世,除死無大難。你隻需要放棄護衛,然後……對不住,因為剛才的殺戮,你必須要進京請罪,不過由於你是宗室長輩,陛下大概會把你暫時幽禁起來,然後……”
  方醒的身體猛地撲了過去,他一把抓住朱權的雙手,就在朱權想奮力的掙紮時,方醒一頭就撞在了他的額頭上。
  !
  朱權眨了一下眼睛,然後看看抱著額頭往後倒去的方醒,他就笑了笑,再然後……
  “壓住他!”
  兩個人飛撲過來,一個是辛老七,他知道方醒這段時間的心理壓力極大,因為方醒本就是準備要硬碰硬的把寧王府給解決了。
  什麼護衛,那不過是借口罷了。
  方醒和朱權都知道的借口。
  目的隻是要讓朱權這位宗室長輩跌落神壇,映照出藩王們的野心和不甘,然後為朱瞻基下一步的削藩做準備。
  而王賀不知道這些彎彎繞,他隻知道一旦朱權自盡,那麼他作為監軍必然是要倒黴的。
  所以瞬間爆發了小宇宙的王賀居然率先撲倒了朱權,差點被他手中的長刀給剖腹了。
  辛老七後到,他在半空中準備撲擊的雙手硬生生的變成了擊打,重重的打在朱權的右手上。
  長刀落地,方醒才倒在地上。
  他躺在地上喘息著,王府的地麵很硬實,梗的背疼。
  他有些頭暈,眼睛發花,看著那些軍士衝進了王府麵。
  “跪地不殺!”
  “跪地不殺!”
  方醒有些想嘔吐,如果是別的軍隊,他會喊一聲不許亂殺。
  可聚寶山衛不需要,他們哪怕才剛經曆了一次殺戮,也不會變成殺紅眼的惡魔。
  “暈……”
  方醒晃晃腦袋,胸腹處有些翻湧,就像是有一隻青蛙在他的肚子一跳一跳的。
  “哈哈哈哈!殺了本王,來啊!殺了本王!”
  哪怕是方醒主動發起攻擊,可最後的結果卻像是雞蛋碰石頭,朱權依舊神誌清醒,而方醒……
  “嘔!”
  方醒努力偏頭,然後早些時候吃的花生和酒水就化為噴泉噴了出來。
  “這就是四哥手下的悍將?哈哈哈哈!連本王都不如!”
  朱權被控製住了,他坐在地上,任由辛老七和王賀捆住他的雙手,衝著方醒嘲笑道:“本王若是撞你一下,你今日就得去陪四哥了。”
  方醒又吐了些東西出來,然後他感到舒服了些,就仰頭說道:“你別得意,你別以為今日我犯了大錯。”
  “難道不是嗎?”
  被控製住的朱權絕望了,所以反而是放開了。
  方醒嘿嘿的笑著,然後側臉又吐了一次,不過這次沒吐好,臉上和脖子上都被波及。
  他氣喘籲籲的道:“城外的道觀有什麼?我的人馬上就會趕去,殿下,那有什麼?會不會是能讓你終生幽禁的東西?哈哈哈哈!嘔!”
  朱權仰頭,肌膚拉伸之下,他感受著脖子上那道被長刀拉出來的小口子上傳來的疼痛。目光蒼涼的看著天空。
  “四哥,這就是你的孫子……”
  ……
  “攻進王府了?”
  王嶽坐在堂上,身邊的桌子上擺放著一把……菜刀。
  布政使司的長刀全都被衙役們拿了,王嶽自覺也拎不動,就尋了一把菜刀,好歹能做個樣子。
  而坐在另一邊的魏青卻在掛繩子,他沒有自刎的勇氣,所以準備用繩子了結自己。
  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方醒失敗的基礎上。
  所以當一個衙役連滾帶爬衝進來時,正在試著繩套高度的魏青手一滑,身體前傾,然後……
  “大人,興和伯已經攻入王府!”
  “果真?”
  王嶽不禁在心中念了一聲佛,隻要方醒占據上風,不管他是如何的大逆不道,就算他剁了寧王朱權也和他沒關係。
  安全上岸了啊!
  “魏大人……”
  

Snap Time:2018-11-21 00:29:01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