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1848章新官上任給了一耳光(18-02-23)      第1847章躁動的肉迷,初現和平的泰西(18-02-23)      第1846章斬殺(18-02-23)     

第1822章開始了嗎?


    徐景昌抱著被朱權扣押的風險進了王府,一路看到了不少甲衣完整的侍衛。越往麵走,侍衛就越多,他的心也就越沉重。

    一進精舍,他就看到了跪坐在蒲團上的朱權。

    渾身披甲,身前的小幾上擱著一把連鞘長刀的朱權!

    “見過殿下!”

    朱權抬眼看著躬身的徐景昌,冷冷的道:“你來作甚?是要等那方醒斬下了本王的頭顱,你好帶著它回京請功嗎?”

    徐景昌苦笑道:“殿下,您該知道我就是個紈,此來不過是調和罷了。”

    “刀都擱在本王的脖子上了,你來調和什麼?”

    朱權握住刀柄,盯著徐景昌道:“你是徐達的孫子,本王不為難你,自去吧。”

    徐景昌愁眉苦臉的道:“殿下,如今陛下根本就沒那個意思,不過是想大家過些安穩日子罷了,您……說句不該的,您那點護衛還無法撼動江山,那留著何用呢?散了吧,隻要護衛交出來,臣保證興和伯馬上撤軍,一溜煙撤離江西,如若不然,臣拿腦袋擔保!”

    朱權提刀起身,大步走到徐景昌的身前,目光在他的脖子上掃過,說道:“你不夠。”

    然後他大步出去,徐景昌隻覺得脖子上汗毛倒立。他轉身追上去,一路勸解著。

    前方就是聚集的護衛,見到朱權出來,楊麟上前拱手,殺氣騰騰的道:“殿下,可要動手?”

    “動不得啊!”

    徐景昌拉著朱權的手臂哀求道:“殿下,一切好說,一切好說……”

    朱權的眼中多了一道淩厲,說道:“好說什麼?方醒呢?讓他來!來殺了本王!”

    楊麟拔刀道:“保衛殿下!”

    “保衛殿下!”

    “保衛殿下!”

    王府中的喊聲傳了出去,讓人心悸。

    這是要火並的開端啊!

    徐景昌已經絕望了,他瞅瞅周圍,準備等機會逃出王府。

    至於朱權說不會動他,那話傻子才信。

    人在絕望的時候會本能的想泄憤,想看到別人比自己更淒慘,而徐景昌就擔心自己成為更慘的那個。

    所以他悄然放慢了腳步,看著被圍在中間,一臉悲憤的朱權,準備開溜了。

    “……本王被移到南昌尤不知足,多方逼迫,這是要逼死本王,這是要……”

    逼個屁!隻是讓你把護衛交出來罷了!

    徐景昌心中暗罵一句,正準備從側麵溜走,卻看到一個侍衛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

    臥槽尼瑪!我隻是想溜而已啊!

    徐景昌幹咳道:“本國公是去撒尿……”

    侍衛根本就不是來堵他的,一溜煙跑到朱權的身前,喊道:“殿下,聚寶山衛出動了!他們喊著交出定國公,說再不交人就要動手了。”

    朱權的身體晃了一下,回身正好看到幹笑著倒退的徐景昌。

    “殿下!拚了!”

    楊麟舉刀喝道:“兄弟們,保衛殿下!”

    朱權沒有阻止,就看著楊麟帶人往王府大門方向去了。

    徐景昌不知道該走還是留,最後他還是緩緩走過來,說道:“殿下須知一旦動手,事情就不可挽回了。”

    朱權雙腳交叉,緩緩坐在地上。

    “從小父皇就喜歡我……”

    …...

    “交出定國公!”

    整齊的腳步聲回蕩在街道上,王府就在眼前。

    “這原先是布政司的衙門,後來寧王被改封南昌,就用了這個衙門來改建王府。”

    王賀在顯擺著自己的見識。

    “也就是四個門弄過,其它的隻是隨便修整了一下,格局卻就那麼大了。哎!換做是其他藩王,至少擴建幾倍,寧王說他憋屈,這個倒是沒說錯。”

    “那不管我的事,我隻知道藩王不收拾,遲早是禍害!”

    方醒對這些權利爭鬥沒興趣去分辨對錯,他看到王府的大門敞開,就吩咐道:“去看看!”

    “保衛殿下!”

    “回來!”

    聽到了這個喊聲之後,方醒叫住了準備去查探的人,然後側耳聽著。

    “保衛殿下!”

    方醒壓壓手,吳躍伸出食指放在唇上,周圍的將士們連呼吸都壓住了。

    少頃方醒站直,說道:“不少人,喊聲帶著憤怒,這是有人在煽動他們,準備!”

    吳躍喊道:“列陣!”

    瞬間陣列成型。

    “保衛殿下!”

    聲音幾乎就是從大門傳出來,接著麵衝出一個男子。他看到外麵的陣列楞了一下,然後身體左右搖晃了一下,似乎是想躲避鉛彈。

    那些槍口微微晃動,輕蔑的沒有一絲硝煙。

    “保衛殿下!”

    隨即一群群王府護衛就衝了出來,見到肅立的陣列,都楞了一下,然後紛紛整隊。

    “還可以,不是烏合之眾。”

    方醒誇讚了一句,王賀說道:“大多沒什麼忠心,隻要去掉那些軍官,這些人最多半年就會忘掉寧王和王府。”

    對麵的陣列成型,楊麟躲在陣列中間喊道:“殿下仁義,卻無辜受此磋磨,方醒此人正是奸佞,他就是來公報私仇的。是坐以待斃,還是奮力一搏,讓君王知道殿下的委屈,兄弟們……”

    ……

    “大人,興和伯率軍堵在了王府的門口,王府的護衛也出來了,雙方現在正在對峙,要動手了!”

    魏青滿頭大汗的衝進來,一番話就讓王嶽的心落到了穀底。

    “大人,咱們該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王嶽麵帶譏笑的道:“好,好,打起來最好,讓他們打,打完了本官再去收拾殘局!”

    說完他的身體一鬆,腰背都彎曲了下去,整個人看著頹廢而無力。

    ……

    王府前,楊麟的眼中閃過瘋狂之色,喊道:“殺!”

    他是朱權的心腹,若是護衛交出去,他就成了空頭指揮使,以後自然會被打落塵埃。

    對於不少人來說,失去原先的權利就等同於死亡。

    要死也死的轟轟烈烈的!

    “殺!”

    王府護衛勇敢的衝了上來。

    吳躍看向方醒。方醒點點頭。

    此刻他的心中再無一直以來的擔憂和顧慮,既然要動手,那就把寧王的武裝給解除了。

    至於後果,方醒猙獰一笑。

    ……

    “……四哥雄壯,父皇說他以後是個帥才,於是就安排他去了北平。”

    朱權盤腿坐在地上,緩緩的說道:“他確實是不錯,不過開始卻是匹夫之勇,而我,父皇說我智謀無雙……”

    “後來就有了那個姚廣孝,四哥的身邊漸漸的聚集了不少人,他們慫恿四哥謀反……”

    朱權微笑道:“沒想到居然成功了,可他卻奪了我的兵馬,若無我的兵馬,他哪來的機會問鼎?”

    徐景昌尷尬的站在邊上聽著這些大逆不道的話,他真的想逃了,可身後站著的兩個侍衛卻看著孔武有力,他擔心自己會被瘋狂的朱權給一刀剁了。

    “……我給他出謀劃策,我給他書寫檄文,他答應和我共享天下……可他……騙了我!”

    朱權冷笑道:“他居然騙了我……”

    “嗶嗶嗶!”

    外麵傳來尖利的哨聲,徐景昌和方醒在交趾並肩作戰過,所以知道這哨音代表著什麼。

    “開始了嗎?”

    朱權還是在微笑著。

    

Snap Time:2018-02-24 08:02:26  ExecTime:0.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