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09章這一家子(18-08-17)      第2408章侯府遇到了對頭(18-08-17)      第2407章還是舅舅靠譜(18-08-17)     

第1821章催化劑徐景昌


    方醒的眼珠子泛著紅色,他指指自己的對麵,“來,喝酒。”

    徐景昌坐下,看看桌子上堆著一堆花生,就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之後,歎氣道:“你這是被寧王給頂住了?無計可施了?”

    “陛下讓你來做什麼?”

    方醒打個酒嗝,捏開花生殼,單手搓搓,然後把花生米丟進嘴。

    “你的膽子太大了!”

    徐景昌這一路也被折騰的夠嗆,在朱瞻基的嚴令下,他幾乎是星夜兼程,這才在今天趕到了南昌。

    “陛下擔心你心切,所以讓我來從中撮合一二,最好就是讓寧王解散護衛,上一份奏章請罪,這樣藩王的事大抵就暫時安穩了。”

    徐景昌覺得自己就像是夾在婆婆和丈夫之間的小媳婦,兩頭受氣。

    “你這邊先別動,等我去寧王府看看再說。”

    徐景昌喝了兩杯酒,起身就準備去找朱權。

    “你別去。”

    方醒搖頭道:“寧王此刻定然是在兩難之間,你若是去了,那就是服軟。陛下不能服軟,否則以後就難辦了……”

    徐景昌無奈的道:“所以你就想冒險?”

    他再次坐下,指指酒壺說道:“你方醒戰前可曾喝過酒?你這是要豁出去了?你也要壯膽?”

    方醒點點頭,說道:“一旦寧王暴動,各地藩王弄不好就會扯著大旗附逆,比如說……陛下殘害宗室什麼的,到時候……”

    “到時候就算是平息了各地的謀逆,你方醒也是頭號罪人,人人喊打!”

    徐景昌愁眉苦臉的道:“你就消停些吧,慢慢來,哥哥我身板小,可扛不住這等大陣仗啊!”

    “怕什麼?”

    方醒紅著眼道:“真要鬧翻天,那就正好一舉解決了藩王的麻煩,到時候全都圈養在京城,等以後丟到海外去!”

    徐景昌捂著額頭,呻吟道:“你這是要作死啊!別帶著我好不好?”

    “弄死就是!”

    方醒笑道:“到時候亂軍之中,寧王畏罪自盡,我看誰敢來給他翻案!”

    “你好狠的手段!”

    徐景昌打個寒顫,擺擺頭,然後說道:“你的膽子太大,我先去王府!”

    “回來!”

    徐景昌才走到門口,方醒低喝一聲。等他轉身後,看到方醒目露狠色,就哀求道:“此事不能鬧大啊!陛下不是文皇帝,沒那個威望壓住宗室……”

    “那就殺!誰敢不從就殺誰!”

    方醒冷冰冰的道,然後又喝了杯酒。

    “我說你這是入魔了吧?”

    徐景昌驚駭的道:“當年我去終南山玩耍,見到一人坐於大樹下,不知多少年,整個下身全和樹根長在了一起。那人就隻有眼珠子還是活的,那眼神就和你現在一般……那就是入魔啊!來人!來人!”

    門外進來了辛老七,徐景昌指著方醒說道:“你家老爺怕是喝醉了,扶他歇息去!”

    辛老七搖搖頭,皺眉道:“國公爺可去歇息。”

    徐景昌這才發現自己喊錯了人,他怒道:“都不省心!老子這就去王府,看看誰敢謀逆!”

    才走出房門,徐景昌就看到自己的隨從都被扣押在了一邊,他怒道:“方醒,你瘋了!”

    “我沒瘋!”

    方醒腳下平穩的走到門邊,說道:“瞻基年輕,誰欺負他,那老子就弄死誰!”

    他沒有稱呼朱瞻基為陛下,徐景昌指著他罵道:“老子現在就想一棍打暈你,然後把你拖出南昌城。”

    方醒打個酒嗝,笑道:“你打不過我。”

    徐景昌看看盯著自己的辛老七,罵道:“哥哥我不是打不過你,是現在沒你人多!”

    “喝酒!”

    ……

    喝酒多了會頭暈,可方醒卻越喝越清醒。他看著對麵的徐景昌已經是醉態可掬,伸手去抓花生總是抓不到。

    “來人,扶了定國公去歇息。”

    方醒把花生米丟進嘴,起身搖搖腦袋,覺得一點兒酒意都沒有。

    “方醒,哥哥還能喝!還能喝!”

    徐景昌掙紮著,被辛老七單手就提溜了出去。

    “我還能喝!再來一碗,大碗!”

    徐景昌的聲音遠去,吳躍和王賀走進來,看到方醒的狀態,兩人鬆了一口氣。

    “我沒醉,想醉沒醉!”

    方醒的眼睛很亮,他說道:“我本想醉了,然後懶得理他,躲過去罷了。隻是卻沒醉,這就是天意。吳躍。”

    吳躍拱手:“伯爺!”

    王賀遲疑了一下,最後忍住了勸解的想法。

    “叫弟兄們準備好,一旦寧王府的人大隊出門,馬上出擊!”

    方醒呼出一口酒氣,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起身道:“敢衝擊咱們的,不必警告,直接幹掉!”

    ……

    徐景昌被扶著進了房間,被人丟在床上。

    等人走了之後,他繼續喊著喝酒。

    漸漸的,聲音小了下去,直至消失。

    一刻鍾後,徐景昌狼狽的站在營中,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衝著左邊盯著自己看的軍士幹咳道:“看什麼看?本國公要出去找女人!”

    徐景昌拍拍身上,施施然的出了軍營。可隨後就有人去稟告了方醒。

    ……

    朱權依舊在彈琴,一曲終了就喝一壺酒。

    琴聲忽而古樸,忽而出塵,漸漸的多了殺伐之意。

    朱權的膚色白皙,手指修長。可如今這修長的手指已被琴弦崩勒的傷痕累累,鮮血染紅。

    一曲彈完,朱權拎起酒壺,揚起脖子……

    酒水從他的嘴邊溢出來,打濕了前襟。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朱權把酒壺一扔,冷冷的道:“出去!”

    可外麵的人卻違令衝了進來。

    朱權的眸色一冷,殺機升騰。

    “殿下!大喜!大喜!”

    江訓大步進來,身形有些搖晃,可見心神激蕩。

    “何來的喜事?”

    朱權問道。

    江訓拱手道:“殿下,定國公求見。”

    朱權緩緩的閉上眼睛,瞬間之後喝道:“來人,給本王披甲!”

    江訓大急,勸道:“殿下,定國公此來就是代表了陛下,這是來和解的啊!”

    朱權漠然的看著門口,很兩個太監吃力的拎著他多年沒穿過,卻依舊閃著金屬輝光的甲衣來了。

    “殿下,前衛的陳慶年被拿了,加上聚寶山的一個千戶所,咱們打不過啊!”

    朱權伸開雙手,兩個太監有些生疏的在給他披甲。

    “你害怕了?!”

    “先前你是在絕望中想拚命,可現在徐景昌的到來……讓你看到了希望,於是你就如蒙大赦!”

    朱權活動了一下身體,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他微笑道:“你不懂,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不進則退,要麼就是北平的那個豎子從此對藩王寬容些,要麼他就等著天下大亂吧!”

    江訓跪在地上,認真的道:“是,殿下,臣亂了分寸。此刻應該做的是強硬,讓徐景昌看到強硬。”

    朱權點點頭,滿意的道:“召集人手,讓徐景昌來!”

    

Snap Time:2018-08-22 13:46:58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