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09章這一家子(18-08-17)      第2408章侯府遇到了對頭(18-08-17)      第2407章還是舅舅靠譜(18-08-17)     

第1820章陰雲密布


    方醒皺眉看著王嶽,說道:“你這個撇清並不高明,本伯拿陳慶年,這是軍方之事,和你無關。你在擔心什麼?擔心寧王府的事?那你且回去捫心自問,無需和本官撇清。”

    寧王一旦鋌而走險,首要責任就是王嶽,其次就是陳慶年。

    方醒覺得王嶽這是自我感覺太良好了,以至於認為寧王的事他一點責任都沒有。

    王嶽目光閃動,低聲道:“這一切都是你逼出來的,若是沒有你的逼迫,本官敢擔保寧王不敢造次!他肯定不敢!”

    曆史上的朱權確實是沒有造反,可現在的形勢卻大相徑庭。強勢的皇帝手握重兵,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的一幹親戚,在想著用什麼手段來肢解他們的勢力。

    “王大人自便吧!”

    方醒看著遠處出現的十餘騎,就說道:“寧王的人來了,看好你的地方,若是有人謀逆,別讓人割了你的腦袋!”

    ……

    朱權沉浸在琴聲之中物我兩忘,雙手輕輕拂動琴弦,直至江訓走到身前才停止操琴,歎息道:“他可是去了前衛?”

    江訓心情沉重的道:“殿下,程雲也被拿了。”

    !

    琴弦斷,朱權看著食指上漸漸湧出鮮血的傷口,抬頭道:“他這是在逼迫本王,隻是本王有些好奇,他哪來的膽子?”

    不等江訓回答,朱權說道:“是了,王嶽他們害怕擔責,必然會跟著他走。隻要本王一反,天下輿論沸騰,那就是逆賊……而他卻是那個豎子的心腹,事後最多是假惺惺的罰俸罷了,就算是降爵……他好像是降無可降了吧!”

    江訓點頭道:“殿下,他是文皇帝留給現今皇帝的人,先帝想升他的爵,卻被拒絕了,說是此生隻做大明的興和伯……那是文皇帝給的爵位,沒人敢輕動啊!”

    “對,這便是有恃無恐!”

    朱權歎息道:“程雲知道什麼?”

    江訓的道:“殿下,程雲隻是聯絡前衛,其它的事他多半不知。”

    朱權仰起頭,意態閑適的道:“那你怕什麼?”

    江訓苦笑道:“殿下,程雲是府中之人,而他和陳慶年之間的來往就是現成的證據,方醒這人有些邪門,臣怕他悍然動手。”

    朱權微微一笑,說道:“那就動手吧!等他動手!”

    江訓心中一驚,大膽的看著朱權的臉,卻看到了麵如死灰。

    這是一個心灰意冷的寧王,從朱棣時期他就被壓製著,不敢妄動。

    朱高熾時期時,朱權試探了一下,說想換封地,被拒。

    而朱瞻基登基後,他同樣用這個理由去試探了一把,結果……結果很‘喜人’,沒等來朱瞻基的回答,等來的卻是方醒。

    朱權的麵色漸漸漲紅,他憤怒著,喘息著,不甘著……

    “殿下……”

    朱權仿佛是陷入到了回憶之中,臉部扭曲。

    江訓哎了一聲,然後去找到了楊麟。

    楊麟仿佛早有準備,他在仔細的擦拭著自己的長刀。見江訓進來,他獰笑道:“方醒逼人太甚,殿下不動就是坐以待斃,你來,可是殿下有了決斷?”

    江訓閉上眼睛,緩緩調勻呼吸,然後問道:“你可有把握?”

    楊麟挑眉道:“我的人看到了方醒麾下的陣列和火槍威力,正麵迎擊沒有勝算,除非是加上前衛。可陳慶年已經被拿下了,咱們隻能夜襲!”

    江訓眼神陰冷的道:“那就試試,今晚就動手,趁著他誌得意滿之時……”

    楊麟不屑的道:“那人是名將,懂不懂什麼是名將?從不輕敵的才是名將!”

    江訓頹然道:“那我等就隻能束手就擒嗎?”

    楊麟厲聲道:“你怕了?人死鳥朝天,不死當過年!老子都不怕,你怕什麼?就今晚!”

    ……

    王嶽回到布政使司衙門就吩咐人召集衙役。

    “大人,要不收攏丁壯吧?好歹也能擋一陣子,到時候看看興和伯那邊的情況再做決斷。”

    魏青麵色有些發青,甚至腳都在顫抖。

    “沒用,隻是做個樣子罷了!”

    王嶽苦笑道:“寧王若是謀逆,第一個就會去攻打聚寶山衛,然後隨便派些人來就能把咱們給抓了,不管誰勝誰負,咱們自己得站穩了地方,要是被背一個附逆的名頭,那本官寧願現在就吊死在布政使司的大門口。”

    魏青點點頭,問道:“大人,難道此事就沒有回轉的餘地了嗎?”

    王嶽搖搖頭,呆滯的道:“興和伯此行就是想讓寧王低頭,可現在看來卻是被拒了。他先前引而不發,留下了陳慶年,就等著抓寧王的手柄,如今看來寧王是無路可走了,要麼低頭認輸,要麼就隻能……鋌而走險!”

    魏青卻比他果斷,建議道:“咱們去找興和伯,他弄出來的事,布政使司他必須要保護好,否則不管成敗,他都是罪人!”

    王嶽搖搖頭道:“沾了他的邊,到時候咱們就外不是人,文官們會把咱們當做是沒氣節的窩囊廢,不能啊!”

    ……

    很,布政使司衙門就明晃晃的出現了不少衙役,他們已經佩刀了。

    很,城中嗅覺靈敏的人家開始了遷移。

    出城玩耍、探親……

    連老百姓都知道寧王府要‘造反了’,於是南昌城內的糧食被搶購一空,價格開始飆升。

    ……

    “這樣不好!”

    方醒在喝酒,一個人,吳躍和王賀都沒敢喝。

    “不管怎麼鬧騰,別虧了百姓,咱們不是拿下了晉王府的那家米店嗎。去,開倉,以沒漲價前的價格為基準,降價兩成!老子要讓南昌城那些想發橫財的米商虧死!糧食不夠就調來,壓!把南昌城的糧價壓下去!”

    “至於寧王府,王嶽那頭都在做樣子了,寧王要麼就趕緊造反,要麼就隻能俯首稱臣!”

    方醒喝了一口酒,眼珠子有些發紅,他微笑道:“本伯等著他!”

    既然都明晃晃的來了,方醒也不甘示弱。隨著他的命令,吳躍部也開始了戒備。軍營四周的巡查密度陡然上升。

    沒人在軍營邊上看熱鬧了,那些百姓都在采買食物,然後一家老小躲在家中,就等著看大熱鬧。

    氣氛越發的緊張了,王府中有大批人進入,管事想再采買些菜,卻無人搭理。

    朱權在喝酒,一個人在精舍中待著,誰也不給進。

    南昌前衛也在戒備,潘小安分外的賣力,不斷的派出人手去盯著王府的動靜。

    就在這緊張的氣氛中,一群人進了南昌城。

    “這般蕭條是為何?”

    徐景昌看到家家戶戶都在關著門,就問了帶路的軍士。

    “國公爺,要……要開戰了!”

    徐景昌差點被驚下馬來,等到了軍營外,看到那戒備森嚴的模樣,他徹底的絕望了。

    一路進去見到了還在喝酒的方醒,徐景昌叫苦道:“你好歹也等等哥哥啊!咱們合計一番,也能讓寧王吃個大虧。打不得,打不得啊!”

    

Snap Time:2018-08-22 13:47:26  ExecTime: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