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1818章逼你造反


  方醒大步進來,目光掃過室內,拱手道:“殿下想知道京城何事?”
  雖然江訓已經在極力的掩飾了,可依舊被方醒察覺到了一些激憤。
  而朱權依舊是雲淡風輕,等坐下後,他問道:“本王聽聞建庶人被放出來了,這是何意?”
  方醒的膝蓋無法跪坐,所以盤腿。他雙手撐在膝上,說道:“陛下有擔當,不以過往恩怨為念,讓建庶人重歸於民。”
  方醒抬頭,看著雲淡風輕的朱權說道:“殿下以為是建庶人活,還是自己活?”
  朱權瞟了方醒一眼,指指小幾上的書說道:“天地悠悠無所歸,唯有道才是吾輩的歸屬。百年之後,塵歸塵,土歸土,不管帝王將相,還是平民百姓,誰能躲得過這歸屬?”
  方醒的身體微微後仰,含笑道:“是,塵歸塵,土歸土,帝王將相百般籌謀,在光陰之前依舊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朱權點頭道:“想不到你倒是有些悟性,可願隨本王修道?體驗天人交感。”
  方醒一笑,說道:“前人種樹,後人卻不一定能乘涼。若是種下一株毒樹,後人每日在這樹下熏陶,那就是害人害己,遺禍子孫,殿下以為然否?”
  朱權抬眼,緩緩對上了方醒那雙含笑的眼睛。
  沒有電光閃爍,沒有針鋒相對,有的隻是平淡。
  方醒的右手微微一動,摸到了腰間的那一管眼藥水,心中暗道:哥今天來之前就準備好了,來啊!對視吧!
  他微笑著,漸漸的就笑不起來了。
  一個人如果不是在有意的狀態下,那麼可以很長時間不眨眼。
  可當你刻意去不眨眼時,保證時間會讓你失望。
  方醒的眼睛開始發酸,就像是有東西在刺激著眼球,幾乎下意識的就想眨眼。
  朱權的眼睛依舊穩定的輸出著雲淡風輕,見到方醒在轉動眼球,就微微搖頭,說道:“你想要什麼?”
  方醒聞言忘記了眨眼,沉聲道:“護衛!”
  朱權搖搖頭,輕蔑的道:“失了護衛,本王算是什麼?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就憑你也配讓本王如此嗎?”
  方醒同樣搖搖頭,譏笑道:“殿下暗指陛下,方某權當說的是自己,可……可殿下以為自己是誰?”
  江訓在邊上麵色一變,正準備斥,方醒卻森然道:“本伯為國征戰至今,滅國有三,部族無數,殿下當年為國守邊,可有這般功績嗎?”
  當年朱權受封大寧,多次和朱棣等人合兵出塞征戰,可若論戰績,他卻比不過方醒。
  朱權緩緩搖頭,驕傲支撐著他完成了這個動作。
  他不屑於狡辯!
  方醒腰背挺拔,問道:“殿下博覽群書,堪稱博學,可曾有一書讓百姓受益嗎?”
  朱權堪稱是博學,可他最耗時的卻是道家。
  朱權輕蔑的說道:“你不過是魚目混珠,怎配與本王談論學問!”
  方醒微笑道:“你自以為是的學問,在方某看來隻是閑極無聊罷了,殿下,你的時間不多了,方某的耐心同樣不多。是各自相安,還是劍拔弩張,方某將會等待殿下的決斷,告辭了!”
  方醒起身而去,江訓忍不住說道:“殿下,這是逼迫,咱們必須要決斷了!”
  朱權淡淡的道:“再如何,京城的那個豎子也不敢殺本王,何須急切?來,和本王合奏一曲。”
  琴聲、鼓聲緩緩而出,悠揚出塵。
  走在王府的方醒聽到樂聲,不禁讚道:“果真是琴棋書畫,無所不能,若是能以此為樂,自然無礙!”
  陪他出去的楊麟冷笑道:“殿下學究天人,興和伯樂什麼?”
  方醒大步前行,突然大笑道:“世人皆愚,妄圖盜天機!”
  楊麟跟隨朱權日久,自然知曉這話的含義,他把方醒送出王府,回來請見朱權。
  “殿下,那方醒在暗示您想造反。”
  朱權雙手不停,琴聲淙淙。他微微垂眸,楊麟躬身告退。
  一曲罷,朱權閉眼道:“逼迫太盛!”
  江訓沉聲道:“殿下,決斷吧!臣馬上就去安排人手,夜間突襲。先拿下方醒麾下,再通過程雲控製前衛,這南昌就是您的了!然後咱們馬上奇襲金陵,隻要拿下了寶船,咱們就是進可攻,退可守……”
  他的話被朱權輕輕搖頭止住了。
  “我們是弱者。”
  朱權說道:“我們虛弱,不敢反抗……”
  “是,殿下。”
  江訓明白了朱權的意思,隨即就去找到了楊麟。
  “最近除去盯著方醒的人,少動,但要做好準備。”
  ……
  “各處都弄清楚,準備動手!”
  方醒回到營地就召集人議事。
  “城外的道觀查清楚了嗎?”
  吳躍說道:“伯爺,不好查,那守衛森嚴,必然是有見不得人的東西。”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對於朱權的學問方醒是佩服的,可如今他卻阻礙了大勢。
  “大勢麵前,什麼都是螳臂當車!”
  “盯住陳慶年和程雲,二人再次碰麵時,馬上拿下!”
  方醒殺氣騰騰的道:“本伯要一步步的逼迫下去,看他究竟反不反!”
  ……
  寧王府外鬆內緊已經兩天了,連出入的人都少了許多。
  這日上午,程雲去請見了朱權,然後出了王府,就直奔南昌前衛。
  “你來做什麼?”
  在方醒突然對城中的三家商戶動手之後,陳慶年就一直在緊張之中,生怕下一個就是自己。
  程雲拱手道:“大哥,府中有交代,近些時日,不,那人在城中一天,前衛就得做好準備。”
  “你們……你們想幹什麼?”
  陳慶年麵色煞白,指著程雲喝道:“滾出去!滾!給老子滾!”
  外麵進來兩個軍士,陳慶年罵道:“滾出去!”
  兩個軍士是陳慶年的心腹,自然知道兩人的關係,就縮縮脖子出去,順手關了門。
  程雲依舊在微笑著,說出的話卻讓陳慶年渾身顫抖。
  “大哥,方醒暫時不動你,那是因為要用你來麻痹殿下,你真以為自己能脫身?”
  陳慶年渾身發軟癱坐在椅子上,指著程雲罵道:“當初你說放貸掙錢多,老子聽了你的鬼話,然後被你脅迫……你這個畜生,當年你落魄,老子看你是讀書人,就把妹妹嫁給了你,如今你卻恩將仇報……老天爺,來記雷劈死這個畜生吧!”
  程雲冷冷的道:“看看你如今就像是個潑婦,殿下若是早知道你這般軟弱,就該直接把你換掉!坐穩了,告訴你,殿下是當今陛下的叔祖,誰敢動他?”
  陳慶年已經失去了分寸,他惡狠狠的道:“現在怎麼辦?程雲,要是老子被拿了,馬上就會把你供出來!”
  程雲矜持的道:“殿下安,方醒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動咱們……”
  “大人,有人闖營……”
  室內兩人瞬間變色。
  慘白!
  

Snap Time:2018-11-21 05:21:07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