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1848章新官上任給了一耳光(18-02-23)      第1847章躁動的肉迷,初現和平的泰西(18-02-23)      第1846章斬殺(18-02-23)     

第1817章強奪產業,斷人根基


    小吏發蒙,掌櫃張開嘴,臉頰抽搐著,說道:“您是……”

    “本伯方醒!”方醒點點頭,說道:“聽聞你家的分店不少,南邊少說有十多家,北邊還有七八家,每年經手的糧食多不勝數,是個好買賣。怎麼樣,可願意給了本伯嗎?”

    掌櫃愕然道:“伯爺,您這是……您這是明搶啊!”

    “對,本伯就是明搶!”

    掌櫃突然大聲喊道:“朗朗乾坤!朗朗乾坤啊!居然有人強搶別人的產業,這位大人,南昌府不管嗎?布政使司不管嗎?就任由著旁人掠奪?小的不服!要上告!要……”

    方醒起身道:“你什麼都別想要,來人。”

    “伯爺!”

    方醒指指掌櫃說道:“拿了他,然後找人清理這店的賬簿,回頭報給本伯。”

    兩名軍士衝過去擒住了掌櫃,掌櫃衝著那小吏喊道:“大人!大人!救命啊!”

    小吏麵如土色,哀求道:“伯爺,此事不妥啊!”

    方醒沒搭理他,走出米店,站在門口吩咐道:“其餘兩家也馬上拿了,隨後清理賬簿,還有,王賀該到了吧?”

    “老爺,監軍還沒進城。”

    ……

    如狼似虎的官兵直接在南昌城封了三家店,然後王賀也施施然的進了城。

    “興和伯,累死咱家了!”

    王賀指指放在地上的箱子,一邊捶打著腰,一邊說道:“這些都是那三個商家的賬簿,咱家從北平就挖到了他們的跟腳,全是王府的產業,你這邊算是白費勁了吧,!”

    方醒看看站在他身後的幾個年輕人,點頭道:“你們此次做的不錯,算是一次曆練,回書院後把此次的經曆給那些學生們說說。”

    這幾個年輕人都是書院的學生,被方醒抽調出來,跟著王賀在北平清查了那三家商戶的根底。

    王賀讚道:“他們算賬飛,而且機靈,興和伯,以後要是書院的學生們都出仕了,那你可就是結黨了。”

    王賀這是在提醒方醒:大哥,你可要撇清些啊!否則不是權臣都是權臣!

    方醒挑眉道:“我又不掌權,怕個屁!還有,這三家多大的規模?”

    王府的生意,對外宣稱是私人的,這個就值得玩味了。

    大明目前並不禁止藩王經商,當然,你別太赤果果就是。

    “剛才本伯在收攏那家米店時,就算是強搶,可那掌櫃依舊說是私人的產業,這麵就隻得品味了!”

    王賀麵色凝重的道:“每年少說五萬貫。”

    “不少了,巨富啊!”

    方醒接過總賬冊,隨手翻了翻,問道:“可給了宮中嗎?”

    “給了。”

    “那就好。”

    方醒把賬冊放下,譏笑道:“王府有爵祿,有土地,加上經商,每年那麼大的規模,可寧王卻是清心寡欲,差不多與世隔絕了,本伯就想知道那些錢鈔去了哪!”

    ……

    “孽畜!”

    朱權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然後起身道:“他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直接強奪產業!”

    江訓站在門內,有些憂鬱的道:“殿下,那三家可是府中的財源,如今他封了南昌城的,怕是下一步就要把南北的分店都封了。”

    做生意不怕,就算是被人說王府與民爭利也不怕!

    可朱權卻目露疲憊之色,說道:“封了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賬簿,府中每年那麼多的錢鈔去了哪?追根而去,那些藏在城外、私下采買的鐵料怎麼瞞得住?”

    江訓大驚失色,不敢相信的道:“殿下,沒有旨意,他不敢的吧?”

    朱權冷冷的道:“將在外,他又是皇帝心腹的心腹,若是拿到把柄,你說他敢不敢動手?”

    江訓呆呆的道:“他這是早有預謀,殿下,咱們要動動了。”

    朱權點點頭,說道:“叫人去傳他,就說本王想問問京中之事。”

    江訓出去安排人,朱權站在屋子中間,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那雙曾經握刀的大手已經變得白皙細嫩,不輸於女人。

    “豎子可惡!”

    一本書被扔在了地上,接著被重重的踩了幾腳。

    朱權奮力的踩著那本書,喘息著罵道:“朱棣,你這個畜生!當年你騙了我!你騙了我!”

    江訓安排人去找方醒,回來就看到了癲狂的朱權。

    “那個畜生!那個畜生!騙了我,還哄我給他寫檄文,還哄我給他出謀劃策!畜生!”

    朱權奮力的踩踏著,仿佛那本已經麵目全非的書就是朱棣。

    “那個豎子也學了朱棣的那一套,逼迫!哄騙!一丘之貉!”

    “殿下……”

    朱權停住了,他緩緩抬頭,看到江訓跪在前麵,淚流滿麵。

    “殿下……”

    江訓哽咽道:“您當年本有龍飛九五的可能啊!臣……臣恨不能回到當初,輔佐您重新來過……”

    朱權呆呆的看著門外,頭發散亂,蒼涼的道:“來不了了,火器!如今都是火器。咱們就算是打造出了刀槍又有何用?”

    江訓麵色蒼白,安慰道:“殿下,可火器衛所不多啊!而且南方沒有。”

    劃江而治,這是江訓這些年一直在念叨的東西。

    有朱棣在,沒誰敢說席卷大明,所以他在等著。

    當朱棣駕崩後,江訓欣喜若狂的找到了朱權,想勸說他馬上起事,卻被否了。

    江訓絕望的伏地,用近似於哀鳴的聲音說道:“殿下,新帝稚嫩,這是最好的時機,錯過了……臣死不瞑目!”

    朱權呆呆的看著他,緩緩的走過去,俯身扶起他,微笑道:“你為本王謀劃半生,苦了你了。”

    “殿下……”

    朱權微微頷首,說道:“你的忠心本王知道,這是天意,本王多番試探,可最後來的卻是方醒,這人手段狠辣,朱濟就栽在了他的手中。當年曲阜之事雖然沒有找到凶手,可誰都知道是他幹的。”

    朱權鬆開手,轉身看著那玉磐,微微搖頭,苦笑道:“他倒是沒吹噓,當年他確實是就帶著一個……不,是兩個千戶所橫行交趾,皇帝讓他帶著一個千戶所來此,就是盯著本王……”

    “盯著本王啊!”

    朱權歎息一聲,痛苦的道:“皇帝不外乎就是想讓本王舍棄護衛,可沒了護衛,以後就是豬狗,任人宰割,想起本王的子孫……”

    這位還不知道他的子孫中出了一位‘雄才大略’的家夥,直接造反了。

    江訓咬牙道:“殿下,那方醒好狠,沒了錢糧,咱們就沒了底氣,靠著被削減的爵祿和那些田地,何時能準備好數萬大軍的的東西?”

    朱權冷冷的道:“等著,咱們隻能等著,等著京城那個豎子慢慢的犯錯,本王不成,那就等本王的子孫,總歸有一日,寧王這一枝必定會堂堂正正的走進皇宮,麵南而坐!”

    室內良久沉寂,兩人都是修道之人,倒也能安之若素。

    “殿下,興和伯來了。”

    

Snap Time:2018-02-24 08:03:06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