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09章這一家子(18-08-17)      第2408章侯府遇到了對頭(18-08-17)      第2407章還是舅舅靠譜(18-08-17)     

第1816章你有意見?


    方醒依舊在營地待著,麾下依舊每日操練不輟,漸漸的成了南昌城的一景,每日都能吸引不少閑人來看熱鬧。

    那件事發生之後,男子被囚禁在軍營,女人每日在營地幫廚,看著竟然沒有一點兒要追究的意思,倒是讓外界想看熱鬧的人大失所望。

    按理方醒這般處置能讓氣氛緩和些,可外麵漸漸的有些雜音,說是方醒的麾下在街上強買強賣,還調戲婦女。

    強買強賣確實是有,調戲婦女也有,可誰也不知道是不是方醒麾下幹的。

    “軍服都一樣,咱們也給下麵的兄弟放過假,這事倒是有些意思。”

    方醒召集了人議事,開頭就定下了調子。

    “咱們的人不會去幹這等事,而且當時發生的地方也沒咱們的人,這不過是在造勢罷了,不足為奇。”

    吳躍憤憤不平的道:“伯爺,這還是栽贓,肆無忌憚的栽贓!”

    黑刺的百戶官顏飛得以參加此次議事,他謹慎的道:“伯爺,此事多半是王府幹的,他們想幹什麼?”

    方醒意態閑適的道:“本伯斷定奏章已經在進京的路上了,這不過是給陛下施壓的借口而已。”

    吳躍怒道:“伯爺,那咱們直接動手吧!”

    “藩王哪能說動就動?”

    方醒略帶譏諷的說道:“皇親國戚嘛,非有確鑿的理由,陛下也無法動彈。”

    “那咱們就隻能憋著?”吳躍失望的道:“回頭京城那邊肯定會下旨申飭,伯爺,咱們這次可就白來了。”

    “不白來,顏飛,你那邊可有結果了?”

    方醒從容不迫的問道。

    “伯爺,已經盯住了三家商鋪。”

    方醒點點頭,吩咐道:“讓人進來。”

    隨後就進來一人,卻是徐慶。

    “伯爺。”

    徐慶胖了些,臉上掛著那種沒有含義的微笑,商人的微笑。

    方醒問道:“那三家商賈自稱是誰的?”

    徐慶說道:“他們都說是自己的。”

    “那就好。”

    方醒微笑道:“辛苦你了,回頭你就去金陵。”

    徐慶忍不住喜悅,問道:“伯爺,船隊在整修,可是要出海了?”

    方醒點點頭,說道:“等這邊的事處置好了,我就去金陵,協調一番。”

    徐慶拱手謝了,等他走後,方醒想起了在金陵的鄭和,不禁說道:“工匠雲集,貨物堆積如山,這才是大國盛世!”

    看了一眼依舊是不忿的吳躍,方醒說道:“天氣有些熱,帶上一個百戶所,找茬去!”

    ……

    天氣熱,走動就少,南昌城中看著有些冷清。

    南昌前衛的營地,陳慶年正咬牙切齒的喝罵著眼前的妹夫程雲。

    “你是瘋了?陛下登基,那方醒可是他的心腹,老子上次叫你早些從王府脫身,你就當做是耳旁風,你死就死,別連累了老子!”

    程雲皺眉聽著他罵完,然後說道:“大哥你這是聽了誰的話?為何對殿下如此偏見?如今的大明可是盛世,盛世就得有盛世的氣象,也就是王者之氣。”

    程雲給自己倒了茶水,對著一臉狐疑神色的陳慶年笑了笑,說道:“王者之氣,這是曆代帝王都想彰顯出來的東西。當今陛下承襲了文皇帝的衣缽,可不會在藩王身上墜了名聲。特別是像殿下這等宗室長輩,陛下若是要動手,那……就是殘暴,天下藩王人人自危,大明危矣。”

    “你別給老子說這些文縐縐的,就問你,出還是不出?”

    陳慶年目露凶光,惡狠狠的說道:“若非是看在我那苦命的妹妹份上,老子早就晚上派人摸過去,割了你的腦袋!”

    程雲微微一笑,說道:“大哥可知當今的局勢?”

    “老子知道個屁!”陳慶年沒好氣的罵道。

    程雲不以為忤,說道:“陛下年輕,登基後看著有些穩不住的意思,頻頻想弄些大動靜出來,這便是沒有城府。關鍵是陛下想削藩,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道理在誰的一邊?當然還是藩王!”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此天理也!”程雲搖晃著腦袋說道:“寧王殿下當年可是雄兵數萬,隻是棋差一招……”

    “殿下想幹什麼?”陳慶年艱難的問道:“難道是想……謀反?”

    看到自己的大舅兄害怕的模樣,程雲嘴角微翹,隱住譏諷說道:“不會,隻是自保罷了。”

    陳慶年鬆了一口氣,說道:“那你還折騰什麼?趕緊出來,免得老子整日就擔心被你牽累掉了腦袋。”

    程雲說道:“大哥,你見罪於方醒,以後不可能會升遷。而且你的那些證據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升遷就是危險。所以以後就在南昌吧。有殿下的護佑,咱們一家子謀個富貴,至於以後,且看陛下的施政……”

    陳慶年鬆了一口氣,說道:“此次我也是僥幸,那方醒大概是不想引起殿下的警覺,所以就放了我出來,否則他當場就能把我扣住,然後行文兵部,哎!收了吧,那些欠錢的趕緊去收了,然後就此收手。”

    這時外麵有人進來稟告道:“大人,興和伯帶人氣勢洶洶的出去了!”

    陳慶年還在發蒙,程雲已經反應過來了,“多少人?”

    “一百餘人。”

    “哦!那事情不大。”

    ……

    “!”

    南昌城中的一家規模不小的米店被人闖了進去,櫃台當即就被一刀劈開。

    “啊……”

    店有兩個買米的百姓,看到全副武裝的軍士被嚇得尖叫出聲,然後扛著裝滿米的袋子趁機跑了。

    能占小便宜為啥不占?

    尖叫一聲代表我們被嚇壞了,忘記給錢了。若是你能找到我家,那沒說的,可為了兩袋子大米,值當搜索南昌城嗎?

    店的掌櫃和夥計沒有這等心思,他們已經在長刀的威脅下跪了。

    門外的軍士閃開一條路,方醒施施然的走了進來。

    掌櫃抬頭看了看,無辜的道:“大人,小的沒犯事啊!”

    小刀提了椅子過來,方醒就像是惡霸般的坐下,然後淡淡的問道:“誰的產業?”

    掌櫃的愕然,然後說道:“我家老爺的產業。”

    “不是王府?”

    方醒的問題赤果果的,毫不加掩飾。外麵正在交涉的巡城軍士聽了就拱拱手,一溜煙跑了。

    王府是老大,可終歸是在蟄伏。而這位興和伯可是睚眥必報,卷入他和王府之間的爭鬥,多半會成為炮灰。

    隨後就有小吏來了,進來就問話:“敢問伯爺這是為何?”

    掌櫃看到小吏如同是見到了親生父母,喊冤道:“大人,小的本分生意,今日不知何故,這位大人帶人進來打砸……”

    小吏看向方醒,拱手道:“伯爺……”

    方醒隨意的道:“本伯家中赤貧,聽聞這家米店沒有後台,就準備吞了它,你有意見?”

    

Snap Time:2018-08-22 13:46:51  ExecTime: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