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140章國之大事,在祀在戎(18-05-23)      第2139章雷厲風行(18-05-23)      第2138章文官聒噪(18-05-23)     

第1813章斥,請罪,痛哭流涕


    南昌的駐軍就這麼一個前衛,另一支軍隊就是寧王朱權的護衛。

    朱權的護衛人數不算少,當年朱棣曾經想削去這支精銳力量,可在當時藩王人人自危的氣氛下,隻得暫時擱淺了。

    而南昌前衛存在的意義,一是防備地方騷亂,二就是盯著寧王府。

    而南昌前衛的指揮使陳慶年卻有些油滑,他不想得罪寧王府,卻也不想得罪方醒,於是就弄了一出送女的戲碼。

    當他被武川那雙能讓人骨髓發寒的眼睛盯著時,幾乎把腸子都悔青了。

    “伯爺說了,武人的路隻有軍功,隻有操練管好麾下,其它的都是旁門左道,就像是裹腳布,臭不可聞!更別想著憑此晉升!”

    武川說完就走,陳慶年眨眨眼睛,身邊的指揮同知潘小安籲氣道:“好大的煞氣,大人,這事麻煩了。”

    陳慶年沮喪的道:“興和伯乃是陛下的心腹,本官想著討個親近,卻……若是他回京給陛下一說,你我都得滾蛋!回家種地去。”

    潘小安突然咦了一聲,歡喜的道:“大人,興和伯沒把那兩個女人送回來呢!”

    陳慶年也才想起來,他起身道:“那是在等著本官請罪後處置,走吧。”

    ……

    “伯爺,下官有罪。”

    陳慶年沒敢耽誤,一溜煙就趕到了方醒的駐地,隨即求見請罪。

    屋子很簡陋,椅子都隻有三張。

    方醒摸著不怎麼光滑的桌麵,緩緩的道:“你可盡職了?”

    “下官不敢說盡職,但兢兢業業卻是有的。”

    陳慶年覺得眉心那處就像是被人用手指頭點著,微微有些發脹,他惶然道:“伯爺,下官隻是擔心伯爺在此地沒人服侍,就……那錢是下官出的,都是俸祿,絕無貪腐…..”

    方醒看了他一眼,突然轉了話題問道:“本伯諒你也不敢!寧王府如何?”

    陳慶年一個激靈,急忙說道:“伯爺,寧王府平日看不出什麼問題,下官每日都派人在盯著,保證沒錯。”

    方醒冷笑道:“錯不錯都在你,出了問題,本伯第一個斬你的頭!”

    陳慶年麵色煞白的道:“伯爺,下官哪敢懈怠啊!隻是王府中混不進去,下官……”

    方醒看到這廝被嚇壞了,就說道:“把那兩個妥善安置了,給些錢糧送回家去,若是被本伯知道你禍害人,那你就準備進宮去侍奉陛下吧。”

    揮手趕走了陳慶年,那兩個女孩一步三回頭的模樣並未讓方醒掛心。

    “伯爺,咱們停留多久?”

    吳躍有些急躁了,他喜歡的是對陣廝殺,這等束手束腳的感覺太難受。

    “急什麼!”

    方醒伸個懶腰,“安排些人盯著,其他人該歇息就歇息。”

    ……

    “他們睡了?”

    “是的殿下,就留了五十餘人巡查,其他人都睡了,呼嚕聲百步開外都能聽得清楚。”

    護衛統領楊麟目露凶光的道:“殿下,臣帶人去把他們給一鍋端了吧,到時候把那些火器弄到手,咱們打到金陵去,和北平劃江而治!”

    “噤聲!”

    江訓起身到了精舍外看看,回身道:“非常時期,謹慎些。”

    楊麟不屑的道:“他的麾下都是靠著火器取勝,沒那本事潛入進來。”

    “殿下!”

    江訓趨前幾步,低聲道:“他們自己帶有些糧草,剛才布政使司衙門那邊派人又補充了些,看這樣子是不準備走了呀!”

    朱權深吸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睛,說道:“他既然能得文皇帝的喜愛,必然用兵不凡,不過無需驚惶,北平那豎子若是敢動手,馬上就讓人去傳信,傳信各地!”

    ……

    “當年的大寧可是兵強馬壯,文皇帝若是沒有奪了寧王的兵馬,靖難之役幾乎是……必敗無疑,這就是命!”

    方醒睡了半個時辰就醒了,當他看到去而複返,在門口候著的陳慶年時,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把他叫了進來。

    方醒在弄一鍋粥,他神色專注,看似心無旁騖,緩緩的攪動著粥。

    “是,伯爺,當年咱們文皇帝可是天命啊!”

    陳慶年的眼角抽搐著。方醒這話可有些忌諱,直接提到了當年的密事。

    方醒攪動著粥,說道:“朵顏三衛都被本伯滅了,寧王還有什麼外援?不,那些人從不知道何為忠心,寧王恨我,大抵是恨我當年假道滅虢,滅掉了他最後的希望……”

    陳慶年幾乎想拔腿就跑,他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方醒,隻想避開這個話題。

    方醒放了些魚片進去,頓時香味就漸漸的彌漫開來。

    “曾經差點看到希望的人,他就不會安心,你明白嗎?”

    陳慶年差點就想說我不明白,可最後隻能是點頭。

    方醒攪動著粥,緩緩的道:“本伯要你盯著南昌城,至於王府,在本伯……”

    陳慶年突然福至心靈的說道:“伯爺,最近下官事多,王府那頭……下官萬死,想請伯爺您多看看。”

    方醒終於看了他一眼,點點頭,說道:“你去吧,看好南昌城!”

    魚粥的香味彌漫著,陳慶年吸吸鼻子,躬身告退。

    “再香的東西,本伯也想放辣椒。男人,就該吃辣,辣出些豪爽之氣來……做事陰柔,隻知道鑽營,遲早會掉腦袋……”

    陳慶年瞬間冷汗布滿脊背,他回身跪下,膝行進來。

    “伯爺,下官……被王府中的人威脅了……”

    方醒看著這張涕淚橫流的臉,忍著厭惡,森然道:“你剛才隻要多走一步,門外就有一把刀在等著你!”

    門口辛老七現身,他手持長刀,死死的盯著跪在方醒身前的陳慶年的脖頸。

    陳慶年想去抱住方醒的小腿,被方醒用筷子一點,急忙縮了回去,

    他淚眼朦朧的看著方醒,說道:“伯爺,下官迫不得已啊!王府的人拿到了下官在外麵放……放……”

    方醒淡淡的道:“讓手下的軍士當你的打手,在外麵放貸,陳慶年,你前生莫不是商人?”

    陳慶年垂首道:“伯爺,下官……萬死。”

    他知道自己怕是栽了,身後的辛老七讓他感到了死亡的威脅。他相信自己隻要敢彈起來,那把長刀就會光臨自己的脖頸。

    方醒抽動著鼻子,聞到了一絲味道,就趕緊用筷子攪動著小鍋,卻不敢攪動鍋底。

    “這鍋底有些糊了,卻不能攪動鍋底,這是止損。否則把那些糊了的翻起來,整鍋魚粥都毀了……”

    “伯爺饒命!”

    方醒皺眉看著磕頭如搗蒜的陳慶年,歎息道:“其實你放貸也罷,可你的妹夫……”

    “伯爺……”

    陳慶年淚如湧泉的喊道:“伯爺,下官萬死……程雲早就被王府收了,下官就是被他一步步引下去的啊!”

    “熬好了,味道不錯啊!”

    方醒把小鍋端下來,然後把小爐子蓋住,舒坦的道:“睡醒了喝魚粥,那感覺就是好啊!你說什麼?”

    方醒側臉看著陳慶年,迷惑的道:“你想說什麼?”

    

Snap Time:2018-05-23 16:48:45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