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1727章方醒,你這個畜生(為盟主‘馬爾泰諾’賀,加更!)(18-01-16)      第1726章辭別,太原(感謝‘刺眼的黑夜雙子’成為本書新盟主)(18-01-16)      第1725章遠方的漫長戰爭感謝“寂寞紅塵中”成為本書新盟主(18-01-15)     

第1716章殺,練


    “一看你就是吃穿不愁的,站著說話不腰疼,滾!”

    “對,趕緊滾!別以為你有錢就能為所欲為,再不走打死你!”

    “……何不食肉糜啊!無恥!”

    一陣粗魯的叫罵聲中傳來了個雅致些的,馮平看了一眼,卻是個壯漢。

    賣豬肉的壯漢。

    “看什麼看?再看老子打死你!”

    馮平點點頭,然後往巷子去,腳步蹣跚。

    “呸!”

    剛才說出了雅致話的大漢衝著他的背影呸了一口,然後給了在邊上正在理豬大腸的兩個閑漢一個眼色,這兩人就跟了進去。

    邊上的小販們看到了這一幕,都撇撇嘴,誰都沒管。

    要過年了,誰都想撈一把……

    ……

    馮平不知道自己想去哪,他不想回家,不想自己狼狽失敗的時刻被家人看到。

    往前走著,從人潮中擠出去,前麵漸漸的就沒人了。

    空蕩蕩的,就像是馮平現在的心一樣。

    “小民關注的是填飽肚子,多賺些錢鈔,我卻成了何不食肉糜的……官吏,這是誰的錯?”

    寒冷的天氣中,兩邊圍牆的縫隙依舊能看到青苔在頑強的存在著。

    “他們肯定在說我蠅營狗苟吧……”

    馮平呼出一口氣,用力的拍打了一下圍牆,然後就看到了身後的兩個男子。

    短刃被磨過,大抵也順便用來切割豬肉,所以能聞到一股血肉的腥味。

    “把錢拿出來!”

    一個男子把刀頂在馮平的脖子上,另一個男子伸手在他的身上亂摸。

    “我沒錢…..”

    馮平呆呆的看著持刀男子說道,身體一點害怕的反應都沒有。

    “這是什麼?”

    搜身的男子摸出了一塊玉佩,麵露喜色的抽了馮平一耳光,然後歡喜的道:“叫人磨平了去賣!可算是有個肥年了。”

    馮平看著那塊玉佩,呆滯的眼神活動了些,然後張嘴,吐出了一口濃痰。

    “哈…….噗!”

    幾天的鬱積仿佛被這一下吐了出來,馮平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持刀男子伸手在臉上摸了一下,湊到眼前一看,頓時就幹嘔一聲,然後腦子一熱,右手就拉了一下。

    “嗤!”

    短刃很鋒利,輕易就割開了脖子,高壓下,紅色噴濺……

    馮平摸摸脖子,湊到眼前看了看,歎息道:“血啊……”

    他的身體搖搖晃晃的轉過去,腳步依舊蹣跚的前行著……

    鮮血從他的脖頸上繼續噴濺著……

    那個動手的男子看著手中的短刃,再看看那個轉身往外跑的同伴,喃喃的道:“我沒想殺他……”

    “噗通!”

    前方的馮平倒了下去,他的嘴角掛著苦笑,氣息微弱。

    “……當官……不就是……不就是這樣的……這樣的嗎……哎……”

    倉皇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馮平勉力睜開眼睛,看到那個動手的男子從自己的身邊跑過去,不禁微微一笑,然後氣息漸漸湮滅……

    這是北平啊!

    你能往哪跑?

    ……

    “誰去?”

    “不知道,陛下隻是發火了,我們當時就說可調動宣府的兵力去清剿,陛下並未同意。”

    張輔最近在研究道德經,他把書合上,看到方醒盤腿坐在蒲團上,就說道:“我是去不了的,朱勇太過衝動,不可獨當一麵,這一點在單獨覲見陛下時我就說過。”

    方醒從小幾上拿起一本書胡亂翻了一下,問道:“大哥可是要坐鎮京城嗎?”

    張輔點點頭,“都督府雖然有孟瑛,可陛下對諸衛依舊有些顧慮,若無人鎮壓,估摸著晚上都睡不穩。”

    “興和城……”方醒搖頭失笑道:“我這個興和伯倒是有了個名頭,總算是不再是興和堡了。”

    “你想去?”

    張輔問道。

    方醒搖頭道:“我不想去,除非陛下的身體康健。”

    張輔垂眸道:“兵部調兵,有金忠在,誰敢做亂臣賊子?”

    “可金忠的身體也不行了,若不是為了幫陛下撐過這段時間,他早就回家去……等著了。”

    等死這個詞太艱難,方醒無法說出來。

    兩人相對無言,隻覺得京城上空壓著一片黑雲,不知道何時會落地。

    “陛下很有信心,可你知道的,人總是對自己有信心…..”

    方醒沒用手,盤著的雙腿一動,人就起身。

    “我得去聚寶山衛看看,看看那些兄弟們。”

    “你去吧。”

    張輔落寞的看著方醒出門,冷風別吹卷進來,他看看手中的書,隻覺得時光就在書上不停歇的流過……

    “來人,備馬!”

    ……

    軍營中,當方醒到時,營中正在吃午飯。

    殘餘的炊煙在營地上空渺渺而上,看這天氣多半是要下雪。

    方醒的到來算是個意外,一路拱手中,他和林群安、王賀,以及幾位千戶官找了個地方吃飯。

    “伯爺,兄弟們都有些懶心了,壓不住啊!”

    林群安訴苦道:“下官也想壓壓,可不知怎地,都打不起精神來。操練看著好看,可咱們都知道沒了精氣神,那隻是空架子,愁人啊!”

    方醒夾了片五花肉進嘴,咀嚼幾下就吞了下去,罵道:“瑪德!廚子連毛都沒弄幹淨。”

    一群人圍著個鐵爐子,吃的都是一個菜一大鍋白菜炒肉。

    “伯爺,下官看這是先帝去了,大家覺的以後沒了奔頭。”

    方醒讚賞的對張風度點點頭,說道:“是這樣,先帝去了,連我都有些提不起精神來,不過……”

    “大人,可是肉迷人嗎?”

    幾個千戶官都目光炯炯的看著方醒,以往他們會去爭搶那些肉,可現在連搶食最奸猾的王賀都停筷了。

    方醒點點頭,“肉迷人雄心勃勃,他們在擴張強壯中,而哈烈人就成了補品。他們在野望,西邊的泰西人估摸著更樂意看到肉迷人和大明火拚,這樣他們就可坐收漁利……”

    “伯爺,肉迷國的使團應該還在路上,要不咱們去攔截吧,全部幹掉。”

    孫煥山吸吸鼻子,然後說道:“反正都是敵人,殺了再說,等肉迷國得知消息怕都是許久了,到時候咱們就說不知道完事。”

    “兵痞!”

    方醒挑了片大半瘦的,然後混雜著白菜刨了一口飯。

    孫煥山嘿嘿的笑著,顧盼自雄的道:“咱們扮作馬匪,給他們來個夜襲,誰會知道?問了就說哈烈的亂兵到處都是。”

    吃完飯,方醒召集了人訓話。

    校場上站滿了人,五個大方陣看著整整齊齊的,連炮兵的軍姿都挑不出毛病來。

    “沒了殺氣!你們這是廢了嗎?”

    方醒皺眉看著這些麾下,說道:“你們曾經南征北戰,戰無不勝,可你們現在頹廢了。”

    校場上靜悄悄的,方醒有些失望,他更希望有人出來反駁一番,那樣證明麾下還有血性。

    “脫了!”

    這些都是老兵,在沒有征戰的情況下,想激發他們的鬥誌很艱難。

    方醒一聲令下,自己率先開脫。

    下麵的將士遲疑了一下,然後默默的跟著脫衣。

    方醒身後的千戶官們也在脫。天氣很冷,王賀看到他們脫的隻剩下了一條短褲,就打個寒顫道:“咱家不用脫了吧?”

    可方醒一個眼神過來,王賀就嘟囔著解衣,稍後一具白白嫩嫩的身體就呈現在大家的眼中。

    “跑起來!”

    方醒第一個開跑,後麵的五個大陣列默不作聲的緊跟著。

    冷!

    方醒隻覺得皮膚就像是被誰在用鋼針紮著。

    要想不冷,那就不能停。

    五千餘人呼吸出的霧氣蔚為壯觀,沉重的腳步敲打著大地。

    就這樣跑著,不知道跑了多少圈,方醒已經不冷了,而是熱。

    他在家操練的強度比不上這些將士,所以呼吸越來越急促,腳步也越來越沉重。

    王賀緊跟在他的身後,也有些不行了。

    他想放棄,可卻知道軍中的規矩,除非是你趴下了,否則退出就是懦弱。

    而一個懦弱的監軍,自然不能服眾,所以王賀在咬牙堅持著。

    當肺部就像是火燒般的難受,當呼吸就像是拉風箱般的時候,王賀絕望了,他跑不動了……

    

Snap Time:2018-01-17 08:59:19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