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248章反目(18-06-24)      第2247章手法不同(18-06-24)      第2246章請記住這些繁華(18-06-24)     

第1708章皇帝的助攻


    “肉迷國的使團中有人換了大明的服飾去買科學書籍,臣的人看到了,就出手當街殺之,以震懾那些有此意之人。”

    葉落雪長身而立,聲音悅耳:“臣叫了五城兵馬司的人把屍骸丟給了仆固,仆固很冷靜,那兩個文官卻有些慌張,隨後發生了爭吵。”

    朱高熾放下毛筆,皺眉道:“他們一無所獲……方醒倒是有些糊弄人的本事,還能讓人無話可說。可他們這般看重科學的書,讓錦衣衛和東廠的人一路盯緊,傳話沿路官府和衛所,盯緊了他們,若是有一本書流出去,重罪!”

    ……

    “不許他們接觸科學的那幾本書?”

    孫祥沒有任何猶豫的吩咐了下去,然後和安綸說道:“那幾本書這般緊要?居然大動幹戈!”

    安綸也沒看過那幾本書,“公公,要不奴婢去買幾本回來看看?”

    孫祥點點頭,說道:“多買幾本,咱家也看看。”

    買書很容易,一刻鍾不到,有番子就帶回來了。

    “公公,小的可是一路狂奔,路上還撞翻了一個攤子,您看……”

    孫祥接過書,看看番子身上的狼藉,皺眉道:“可賠錢了?”

    番子的諂笑僵住了,孫祥歎息道:“不要仗勢欺人,更不要耀武揚威,罷了,安綸,你在櫃子取了錢鈔讓他去賠。”

    安綸應了,在邊上的一個立櫃麵找到了個布袋子,打開麵全是錢鈔。他找了張寶鈔出來給了番子,“一個銅錢都不能少給,不然非但無功,反而有罪!”

    番子去了,安綸隨手把櫃門關上。

    “數學……”

    孫祥已經開始翻看著,安綸隻得跟著學習。可打開書本之後,他發現自己就像是迷路了。

    ……

    “去吧,交代清楚,千萬別出了岔子。”

    錦衣衛,賽哈智交代了下去。按照往常的習慣,接下來他應當是要打瞌睡。

    室內有火盆,簾布放下之後暖洋洋的,舒坦極了。

    沈陽準備出去,賽哈智卻叫住了他。

    “聽聞有些人在排擠你?”

    沈陽一怔,心想這事兒又不是什麼新聞,錦衣衛的人都知道,你賽哈智要是不知道的話,那真是屍位素餐了。

    “大人,隻是同僚之間的玩笑罷了。”

    方醒前段時間來找過賽哈智,不知道說了什麼,不過據說方醒走時不大愉。

    沈陽原先是靠著朱瞻基,在被趕到塞外之後,其實他已經失去了根基,所以在麵對那些挑釁時,他忍了。

    賽哈智既然知道,此刻卻假意相問,沈陽已經提高了警惕,就看這位不管事的指揮使大人怎麼出招。

    賽哈智的眼睛依舊是睡眼惺忪,聲音也如往常般的沒有情緒:“從你回京之後,本官一直在看著你,看你如何應對那些刁難,這是曆練,也是殺威棍,你可能理解?”

    沈陽覺得臉上的傷口有些撕裂的痛,他拱手道:“大人的苦心下官感激不盡,定會竭盡全力,為我錦衣衛爭氣。”

    這是標準答案,而且弱了些,沈陽應當加上些話,比如說……大人以後有事就招呼,下官保證不含糊!

    此時別拽文,越直接上官的心情就越好,可沈陽卻沒說。

    賽哈智的眼中多了些探究,說道:“你不錯,回頭本官會打個招呼,好好去做。”

    “多謝大人。”

    帶著戒心的沈陽出了錦衣衛,不知道賽哈智為何轉變了態度。

    等他轉悠到了今天事發的書店時,看到外麵圍了些人,一看穿著就知道是普通百姓。

    沈陽在邊上買了幾個鍋貼,托在油紙上吃,被燙的嘶嘶做聲,卻不肯等稍冷再吃。

    想著自己在家能不能做鍋貼,沈陽靠了過去,想看看誰在鬧事。

    一個吸溜著鼻涕的男子摸出個錢袋,數數麵的銅錢,說道:“那幾本書家的孩子早就說想看,可咱不是聽了村的讀書人說那些歪門邪道嗎,就沒買,今日就問一句,那些蠻夷使者可真是為了那幾本書殺人了?”

    “沒錯,今日我可是親眼看到的,那倆蠻夷使者偷偷摸摸的在店麵買書,然後出來就被發現了,就拔刀準備殺人,幸好有好漢出手,反而殺了他們。”

    “嘖嘖!那些蠻夷就沒去買幾本儒學的典籍嗎?”

    一個男子好奇的問道,這時麵色慘白的書店掌櫃出來了,大抵是被先前的慘狀嚇壞了,可生意人的本能讓他馬上就抓住了機會。

    “那兩人來了不說話,就買了好幾套科學的書就走,出去就出事了。當年老夫可知道的,那時候進書的時候有規矩,說是不許賣給外邦人,可今日這兩人穿的是咱們的衣服,不說話,不然老夫哪會賣給他們?”

    掌櫃漸漸恢複了正常,說話越發的有氣勢了,甚至還揮手。

    “今日小店差點犯了大錯,老夫有過,所以今日一律七折,什麼書都是七折!”

    沈陽看著那些人蜂擁進了書店,心中的疑惑豁然而解。

    賽哈智原本是準備冷眼看著他在錦衣衛內掙紮著,哪怕是方醒去和他密談,可賽哈智篤定自己緊跟皇帝就無需沾染因果,就拒絕了。

    可這一切卻在肉迷國使者派人偷買科學書籍後變了。

    沈陽隻覺得眼睛發熱,喃喃的道:“伯爺,您一定會標榜千古!一定!”

    ……

    “肉迷人傻了嗎?瘋了嗎?”

    金幼孜覺得這個世界變了,他甚至有些怒不可遏,卻不知為何。

    “他們冒著和大明交惡的危險去買那人的書,為什麼?”

    他看看同僚,卻都是木然,這更讓他壓不住心中的火氣。

    “陛下令錦衣衛和東廠出動,一路監控肉迷人,還有各地衙門和衛所,目的就一個,不許肉迷人把那幾本邪門歪道帶出去,這是為什麼?”

    金幼孜麵色漲紅,可楊榮等人卻都是木然。

    “你沒看過那幾本書吧?”

    最後還是楊士奇開口了。金幼孜看到同僚們都麵帶苦笑,就滿不在乎的說道:“那等邪書,本官提及就覺得難以容忍,還去看?做他方醒的春秋大夢!”

    楊溥和黃淮對視一眼,都微微搖頭。

    他們雖然反對科學,可卻不會昧著良心把科學貶低成垃圾。

    楊榮淡淡的道:“科學有其可取之處,否則肉迷人瘋了才會去冒險,所以金大人,此事到此為止,不可再鬧。”

    金幼孜氣結道:“本官哪鬧了?還有,你們莫不是都準備去為他捧場?那便去吧,本官這就去覲見陛下。”

    “站住!”

    金幼孜才走到門邊,身後傳來了楊榮的厲喝。他回身冷笑道:“陛下此舉如同是在為方醒打氣,影響之深遠,大明各地就要重新掀起學科學的風潮了,你們還坐得安穩?”

    輔政學士人數多了,內部也隱隱約約的有了別苗頭的趨勢,所以看到金幼孜和楊榮對上了,大家都默默的不作聲。

    “陛下的身體不好!”

    楊榮的臉有些黑,他進無可進,至少沒必要太過使勁,可作為首輔,他自然要壓住一些會給朱高熾帶來煩惱的事。

    “你沒看過那幾本書,自然不知道被外邦帶走後的後果。”楊榮板著臉說道:“在陛下的身邊輔政,你至少要弄清楚了事情再去稟告,別聽風就是雨,那是禦史的事!”

    這話比較重,金幼孜當即就怒了,“你就糊弄人吧,方醒的科學若是勢大,咱們就是罪人!千古罪人!”

    楊榮冷冷的道:“別拿這種話來這說,那隻會讓朝政失控。還有,本官說過多次了,科學還未曾出山,你若是害怕,那就該多去告誡那些後輩,少弄那些虛的,多出去看看民間疾苦,而不是整日吟詩作對,陽春白雪,那等人,本官看到就惡心!毫無用處!”

    “那你沒有吟詩作對嗎?”

    金幼孜的火氣上來了,不管不顧的和楊榮繼續頂牛。

    “好了好了,二位大人都消消火,陛下那邊身體不好,別讓人知道了,到時候陛下堵心。”

    

Snap Time:2018-06-25 00:43:10  ExecTime:0.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