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248章反目(18-06-24)      第2247章手法不同(18-06-24)      第2246章請記住這些繁華(18-06-24)     

第1707章書店殺人,膽大的仆固


    仆固的行禮已經打包好了,還有大明皇帝陛下贈送的禮物十多本儒學經典。

    “……這些都是大明治國的根基,陛下希望兩國之間能和睦相處……”

    仆固覺得自己的耐心絕對是當世一流,可在麵對著眼前這個據說是禮部學問最深的小老頭時,依舊憋成了內傷。

    “……貴使拿了這些典籍去,以後兩國一東一西,那就是一脈相承,想來肯定是……”

    仆固極力在壓抑著自己心中的殺機,至於那些儒學典籍,大街上到處都是,明人根本就不禁他們購買這些書籍,隻是科學的書籍卻不行,連靠近都不行。

    仆固知道會有人一路跟隨著使團回去,若是在大明境內搶奪科學的書籍,大抵一個都回不去了。

    想到這,仆固突然抬頭看著這位老夫子說道:“你爹娘可是被你的嘮叨給氣死的嗎?”

    老夫子茫然看向通譯,通譯皺眉道:“貴使此言太過……”

    仆固腦門上的青筋直跳,說道:“可他在我的麵前嘮叨了那麼久,從早飯吃完到馬上吃午飯,你們的皇帝可能忍受嗎?”

    通譯早就口幹舌燥了,於是在心中默默的讚同了仆固的話,然後說道:“貴使要注意,孟順大人可是禮部員外郎,若是受辱,禮部上下可不會罷休。”

    仆固冷笑著,隻覺得聽了一上午的之乎者也和兩國和平的氣總算是出了大半,正準備借著吃飯遁去時,院子來了人。

    “聽說你不肯走?”

    方醒一進來就看到了氣的滿臉通紅的孟順,就問道:“誰氣著孟大人了?”

    孟順不知道剛才仆固的話,可看他和通譯的神色,就知道不是好話。

    老先生大抵是固執的,見到方醒就訴苦道:“下官奉尚書大人之命來商談兩國和睦,可這位使者卻是極為不耐煩,把下官的話都當做了耳旁風,興和伯,此事下官……”

    孟順在京城有些名氣嘮叨的名氣,所以方醒趕緊正色打斷道:“孟大人辛苦,此事交給本伯了。”

    孟順嘮叨著,最後被勸了回去。

    仆固看到他出去後才長舒一口氣,說道:“貴國是要用這種方法讓我回去嗎?若是這樣,那你們贏了。”

    “你這話太油滑,借風使舵,倒是讓我有些意外。既然是折騰了一個上午,那你為何不走?”

    方醒也頭痛孟順這種人,可關於孟順的毛病,大明的人說得,外人卻說不得!

    仆固理解這種想法,所以說道:“你們的皇帝隻見了我一麵,據說你們的一個重大節日馬上到了,在這個時候讓我回去,貴國這是要選擇強硬嗎?”

    語氣淡淡,卻包含威脅之意。

    方醒坐下後,看到通譯的嘴皮子都成了老樹皮,就說道:“自己去弄水喝。”

    通譯感激的拱手去了,仆固就叫了自己這邊的通譯出來。

    “你在留戀什麼?”

    方醒沒有回答仆固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仆固看了一眼站在方醒身後的家丁們,淡淡的道:“我在為兩國之間的和睦而停駐。大明對使團很冷淡,這讓我憂心忡忡。興和伯,大明不該拒絕朋友的善意!”

    陰霾的天空下,院子擺著一張桌子,兩人相對而坐。其中一人喋喋不休的在說著什麼,而另一人麵色淡然,隻是偶爾回一句。一個通譯在中間不斷的向兩邊翻譯著。

    “……我國如今在西邊麵臨著世仇,大明若是能伸出援手,那麼我想大明將會贏得我們的友誼……”

    仆固的話在方醒的注視下漸漸緩慢下來。

    “興和伯,我隻想帶著大明的態度回去,那麼現在請告訴我,大明準備怎麼和我國交往?”

    仆固盯著方醒的眼睛,不容他閃躲。

    禮部的通譯已經來了,翻譯的過程中還打了個水嗝。他擔心會被責罰,就小心翼翼的看了方醒一眼。

    “你想要什麼態度?”

    方醒反問道。

    仆固詫異道:“當然是和睦相處,若是可以,成為兄弟之國最好不過了。”

    “那大明需要付出些什麼?不!”

    方醒微笑著問道:“是肉迷能付出什麼?”

    仆固正色的道:“兩國相距遙遠,我們能付出的隻有熱情和誠懇,別的再無其他。”

    “兄弟……”

    仆固說完就沒當回事,可方醒卻探身過來握住了他的手,用力的搖晃著,熱情的道:“回去告訴你們的王,隻要他同意,以後大明和肉迷就是兄弟了!”

    仆固愕然,隨即就擠出笑容,也跟著方醒搖晃著雙手。

    隨後就是一番熱情洋溢的話,辛老七在身後聽著皺眉,他覺得方醒的話不大真誠。

    方醒一番可以當做兩國關係範本的熱情講話說完後,就起身拱手道:“本伯這就進宮去恭喜陛下,仆固大人慢走,若是路上趕不上宿頭也別擔心,大明可沒有盜賊,咱們有緣再見……”

    仆固呆呆的看著方醒往外走,而方醒在出大門前還回身衝著他揮手,笑的很親切。

    “這人怎麼那麼像是文官呢?都是臉皮厚的家夥……”

    “大人,如何?”

    說文官,文官就到。

    這兩文官一直在房間偷窺著,見到了方醒的熱情洋溢,以為有了進展,於是就歡喜的出來。

    仆固回想起剛才方醒說的話,隻覺得自己遇到了對手,都能忽悠的對手。

    “什麼都沒有,全是沒用的話。”

    什麼兄弟之國,沒有好處不過是口號罷了。

    兩文官一怔,其中一個就問道:“仆固大人,那咱們這一趟就白跑了?”

    仆固心中苦笑,麵色卻振奮的道:“也不能這麼說,至少咱們知道明人內部有爭鬥,其次就是那些科學書,回程的時候想辦法弄幾本回去。”

    ……

    可等使團出發的時候,兩個文官嘀咕了半天,然後讓人換了大明的服飾去書店。

    “客官要買哪本?”

    書店的掌櫃看到有客人,就隨口問了幾句,可這兩人卻徑直走到了擺放科學書籍的那幾排,仔細辨認後,每樣拿了五本。

    給錢之後,掌櫃的希望這樣的客人多一些:不嗦,給錢爽。

    這兩人拎著裝書的包袱去追趕使團,才走出幾步,身邊就多了兩人,一邊一個。

    “你們不該來!”

    血光一閃,動手的那兩人已經閃身進了一個巷子。

    “殺人了!”

    兩個肉迷人的身邊頓時空了一大片,包袱落在地上散開,麵的書露出了一角……

    ……

    仆固並不知道此事,他才出了北平城,回首看看城牆,皺眉道:“不好打!”

    “仆固大人,咱們還得要先征服哈烈人呢!現在談明人是不是太早了些?”

    “是啊!咱們現在應當讓明人感到友善,一步一步的來嘛!來日方長……”

    仆固回首,唏噓道:“你們懂什麼!這是大國之爭,當雙方越來越近時,戰爭就不可避免,誰躲誰輸。”

    “有明軍追來了!”

    這時後麵一陣喧嘩,仆固喝道:“明人這是要留下咱們嗎?準備!若是不行就從其它城門打進去,然後到處點火……”

    就在肉迷人戒備的時候,一個小旗部的軍士策馬過來,有兩人的馬鞍前放著屍骸,鮮血還在往下滴。

    一個小旗部自然無法和仆固的麾下爭勝,所以仆固讓人放開了阻攔。

    這些軍士近前後,噗通兩聲就把屍骸丟在了地上。

    是我們的人!

    領頭的小旗官昂首道:“貴使,你們的人偷偷去了書店買書,和人起了爭執被打死,貴使若是想追究,可留下,大明會給貴使一個交代。”

    說完這個小旗部就策馬回頭。

    地上的兩具屍骸已經沒有反應,仆固冷笑道:“誰讓他們去的?”

    無人回答,仆固把目光轉到了兩個文官的身上,惱怒的道:“是不是你們幹的?”

    這種事沒啥好隱瞞了,二人都點點頭,

    “蠢貨!”

    仆固罵道:“明人既然說過不許咱們購買這些書,就算是忍,咱們也得忍到小些的城鎮,你們……”

    “此事之後,明人必然會盯著咱們,還怎麼買?”

    兩個文官麵如土色,仆固低聲道:“蠢貨!咱們好容易才一路潛入到哈烈,我們是孤軍,明白嗎?若是失敗,沒有援軍,那些騙人的鬼話隻是糊弄明人和哈烈人的,咱們沒有糧草,沒有援軍……”

    其中一個文官也低聲道:“仆固,當初你可是給王說了大話,說是你一定能說服哈烈人,讓他們團結起來,然後王才冒險派出了咱們,可一萬多人……咱們一路付出了多大的代價?金幣都給了沿途的賄賂,特別是那些該死的重騎,為了攜帶他們的盔甲,咱們裝作商隊一路專門走偏僻的地方,這一路死了多少人才到了哈烈?”

    “然後你裝作大軍就在後麵的假象,讓哈烈人驚慌失措,可他們也是愚蠢,居然不知道咱們正在舔傷口,以為那幾個該死的國家都已經歸附了我們,仆固,若是他們去試探,咱們肯定完蛋了!”

    仆固冷冷的道:“可我們的大軍確實是在邊境,隻要他們敢進入哈烈,那我們的大軍就會趁機開進去,直接一路打通到哈烈!”

    那個文官倒吸一口涼氣,策馬退了一步,低喝道:“這是拿咱們當誘餌!不但在誘惑明人進攻哈烈,也在誘惑那兩頭羊。”

    隊伍繼續出發,仆固喃喃的道:“哈烈亂了,如果我們不來,那兩頭羊就會吞並哈烈,然後迅速膨脹,到時候我們怎麼辦?若是明人拿下了哈烈怎麼辦?那兩個國家會變成兩把插在咱們背上的利刃,而換做是大明卻會成為巨錘,敲打咱們的巨錘……”

    “仆固,你瘋了!一旦咱們無法聚攏哈烈人,咱們就得完蛋!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咱們隻能在這邊遊蕩,最後變成蠻人!”

    

Snap Time:2018-06-25 00:44:06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