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1727章方醒,你這個畜生(為盟主‘馬爾泰諾’賀,加更!)(18-01-16)      第1726章辭別,太原(感謝‘刺眼的黑夜雙子’成為本書新盟主)(18-01-16)      第1725章遠方的漫長戰爭感謝“寂寞紅塵中”成為本書新盟主(18-01-15)     

第1704章我過分了


    “方醒這是想幹什麼?陛下沒發怒?”

    袁熙換了家小酒館,可黃儼沒來,來的卻是全林。

    在全林拿出了黃儼的手書和信物之後,袁熙第一句話就問了這個。

    全林顯得有些緊張,不時看看門外。

    “陛下肯定知道了,可沒什麼異常。”

    全林愁眉苦臉的道:“實話實說,陛下這般寵信方醒,咱家若不是跟著黃公公多年,早就退了。”

    袁熙得到了需要的消息,就敷衍道:“此時勝負還未可知,方醒就方寸大亂,到處去招攬人馬,他是慌了。”

    全林搖頭道:“他今日去了宮中,看著沒什麼異常。”

    袁熙對全林沒什麼耐心,就說道:“他若是敢露出怯意,那些人就會活吞了他……”

    ……

    “你在害怕?”

    散朝後,金忠拽住了方醒,一起去了兵部。

    方醒這幾天到處去撞鍾的消息無人不知,所以今天朝中群臣看他的眼神不大對,隻有朱高熾依舊如常。

    到了兵部金忠的值房,一進去他就反手關了門,然後步履蹣跚的過來坐下,眉心皺出了層層疊疊的皺紋。

    “你這是急什麼?難道殿下有什麼不妥嗎?”

    方醒搖頭,金忠啪的一聲拍了桌子,須發賁張的道:“那你自亂陣腳,這是為何?你想毀了殿下嗎?”

    “你自己想想,你和殿下的關係幾乎是一體,你這般胡鬧,外麵的人會如何想?”

    金忠怒不可遏的模樣有些嚇人,方醒苦笑道:“您聽我說,我……”

    “說什麼?”

    金忠喘息著道:“在外人看來,這多半是陛下和殿下之間不和,殿下害怕了,所以讓你去到處找援軍!你沒看今日那些人看你的眼神嗎?有多少是在竊喜!”

    “還有,你居然去找錦衣衛和東廠,那是在火上澆油!那兩個地方名聲極臭,你這是想讓殿下的名聲也跟著臭起來嗎?而且犯忌諱啊!陛下沒收拾你真是你方家的祖先保佑了!”

    “回家好生待著準備過年,哦,老夫倒是忘記了,你那個小妾到了京城,且等著三個妻妾打架吧!”

    “陛下的身體……”方醒指指皇宮方向。

    金忠的怒火瞬間消散,臉上的皺紋好似又深了些,頹然道:“三五年總是能熬的。你太操切了。”

    方醒搖搖頭,“這話我隻對您說,我對陛下的身體沒信心。若是突然有了變故,殿下遠在金陵,您說這個大局如何把持?您別忘了,那些人對殿下可沒什麼好感。”

    “你如何判定陛下的身體不行了?”

    金忠的胸膛在急劇起伏著,方醒心中不忍,“肥胖本就是大忌,陛下的肥胖還不是貪吃而來,這是一種病。”

    金忠搖搖頭道:“老夫相信陛下!”

    方醒無奈的道:“那我提醒陛下把殿下調回京城來總沒錯吧?”

    “老夫就知道你是這般想的,你啊你!”

    金忠唏噓道:“你這是在往陛下的心口捅刀子啊!”

    方醒不見愧色的道:“可總比殿下遠在金陵,到時候措手不及的好!”

    “大明不能亂!”

    方醒低聲道:“如是中途出事,那些藩王就會各自為政,然後……想想八王之亂。”

    ……

    “陛下,兵部金大人求見。”

    朱高熾散朝後在暖閣歇息,順便聽取孫祥的匯報,聞言皺眉道:“他的身體不好,為何來回奔波,有事不能讓別人來嗎?”

    這話好似要冷落金忠,可孫祥卻知道,朱高熾是真的憐惜這位老臣。

    金忠一進來,朱高熾就指了座位。

    金忠沒坐,說道:“陛下,臣請單獨稟告。”

    孫祥沒意見,馬上告退。

    等他走後,金忠又說道:“陛下,沒外人更好。”

    好吧,於是暖閣內的宮女太監們都消失了。

    這等優容罕見,可金忠卻並未在意這個。

    “陛下,把太子殿下召回來吧!”

    朱高熾的麵色瞬間變為冷淡,然後又緩和了些,“兵部為何說這個?”

    金忠指指自己的老臉,說道:“臣命不久矣,怕的就是家中的幼子無法支撐家業……”

    朱高熾何等人,馬上聽出了金忠話的意思,再聯想到方醒的舉動……

    “啪!”

    茶杯落地,茶水濺到了金忠的袍服下擺。

    “陛下,臣隻擔心大明的江山。”

    金忠卻未害怕,梗著脖子道:“大明如今外有藩王不安分,內有對殿下忌憚的臣子,陛下,您把太子放到了金陵,不妥!”

    朱高熾勃然大怒,喘息著道:“回去!”

    金忠起身道:“陛下,此事不急,不過您得仔細想想。”

    “去吧!好生養著。”

    朱高熾確實是寬厚人,換做是朱棣,金忠此刻絕對是沒好果子吃,可他也隻是發了一下脾氣,最後還緩和了。

    等金忠走了之後,朱高熾獨自一人沉默許久,突然問道:“太醫院的人私下怎麼說?”

    成大飄了出來,說道:“陛下,太醫院說您的身體七八年無事。”

    朱高熾點點頭,喃喃的道:“七八年足夠了,足夠朕理清大明的內患……隻是那方醒卻用這等方式來提醒朕,這是覺得朕高高在上,不好親近了嗎?”

    成大第一次主動說話了,聲音就像是從墓穴發出來的滲人。

    “陛下,興和伯給您的那些藥,我等已經驗證過了,那些有病的貓狗吃了大多有好處。”

    “胡鬧!”

    朱高熾不知道是說誰,成大卻不怕他,說道:“陛下,興和伯當年可是給了陛下蛇酒,作用頗大。公主當年也是他治好的。”

    這話的意思是,方醒有些名醫的潛質,他說你的身體有問題,那你還真得要重視起來。

    朱高熾擺擺手,成大飄了回去。

    “那豎子……罷了,讓太醫院來人,給朕診治一番。”

    ……

    “這一切都是你惹的禍。”

    若說大明誰最忙,夏元吉肯定算是其中的一個。可他還是‘逃崗’來到了方家莊。

    天氣漸漸的冷了,無憂穿著棉襖在院子跌跌撞撞的跑著。兩條大狗也在追著,追上了就跳起來想去舔她的臉,然後躲避的笑聲讓人陰霾的天空下多了些鮮活。

    方醒和夏元吉站在前廳的外麵,聽著這清脆的笑聲。

    “聽著這笑聲,我突然想丟掉這一切,就躲在家,與世無爭也好。”

    方醒輕喝了一聲,兩條大狗就回頭看了一眼,然後無憂就趁機跑遠了,跑向了方傑倫那邊。

    看到方傑倫手中提著根棍子揮舞著,呼呼喝喝的讓兩條狗不許舔無憂,方醒的微笑很幹淨。

    夏元吉卻滿腦子的國事,皺眉道:“你這些年樹敵不少,若是歸家,怕是沒好結果……除非殿下……說來說去,你總是在擔憂陛下的身體,可你得知道,妄議陛下的身體就已經是忌諱了,你還鬧騰著讓人去猜測,分寸呢?”

    方醒的微笑漸漸消散了,“是,我是有些沒了分寸,可陛下拋出了整頓藩王和軍隊的風聲後卻沒了後續,這是什麼?”

    他擔心的是這些風聲會給交替帶來大麻煩。

    “你還是擔心陛下的身體,你認為能有多久?”

    朱高熾的身體大家都知道些情況,長壽是萬萬沒有指望的,那麼現在不到五十歲的朱高熾究竟還能活多久?

    “陛下才穩住了朝政,已經有些革新的眉目,我希望能多些時日,可……”

    肥胖就是最大的原罪,方醒擔心朱高熾哪天就會死於並發症。

    “可陛下最近卻對自己的身體很樂觀。”

    夏元吉覺得方醒的擔憂有道理,及早把太子弄回來大家也心安。可總不能去逼皇帝吧?

    陛下,我們覺得您的壽命怕是不多了,趕緊把太子弄回來,就算是有什麼意外也好接班啊!

    夏元吉覺得自己做不到這般冷酷:“太殘忍了!”

    “我有些功利了。”

    方醒也覺得自己太過殘忍,他本就做好了被朱高熾責罰的準備,可……什麼都沒有,他去上朝時,朱高熾依舊如故,甚至都沒看到怒氣。

    “我過分了……”

    

Snap Time:2018-01-17 09:02:12  ExecTime:0.321